第78章 二婶许惠玲

      龙翼双手按在二婶许惠玲的双乳上爱不释手的捏弄,软绵绵的从他的指缝里露出,尖尖的被揉的坚硬而耸立起来,龙翼曲指捏忽轻忽重,白嫩的被揉的通红颤巍巍的晃动着,揉的二婶许惠玲阵阵酥麻一种无法言明的快感传遍全身不由的扭动娇躯,龙翼凑过头去一口就咬住那粒葡萄似的,轻轻的用舌尖顶住在牙齿上转动着,用力的吸吮,舔的二婶许惠玲全身轻颤,呼吸急促,胸部剧烈的起伏,双手不自觉的搂住龙翼发出轻微的呻吟。

      龙翼的手慢慢的由二婶许惠玲的上向下移动,那平坦的洁白如玉,滑不溜手,黑长的掩着小丘一般的,肥美的夹着殷红的阴缝,内玉液津津汹涌而出,不住的轻捻着缓抓着,龙翼不时的把手指之中抽动,爽的二婶许惠玲内又痒又麻不自觉、的向上不时的迎合手指的进入,小嘴急促的张合:“啊卓儿婶婶好痒我的好痒”

      龙翼的大嘴在二婶许惠玲的脸上、双唇、不住的亲吻,直吻到她火热的,龙翼把脸贴在上摩擦,火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地方,二婶许惠玲犹如被抽打一样全身颤抖,龙翼用手分开两片,粉红的好似花生米一样大小呈鲜红色,不断,他不由的用两指捏弄一阵,揉的二婶许惠玲娇声哼道:“啊卓儿婶婶下面好好难过好痒快我的好夫君快给给婶婶止止痒啊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了婶婶受不了了哦”

      这时龙翼摩擦了几下,当他舔着二婶许惠玲的中突起的时,她反应突然剧烈起来,死命的向上抬着,龙翼不停地舔着秦烟雪的,舌头深深地她的内翻搅,二婶许惠玲的呼吸随着龙翼的动作越来越急促,也开始剧烈的收缩,口中不由的忘情的叫道:“啊卓儿就是那里对舔的我好痒啊好舒服好爽我快要疯了啊里好难过卓儿快快用的我要到底干我啊”

      一声声荡的刺激得龙翼爆发了野性,把坚硬粗大的庞然大物对准二婶许惠玲直流的,一挺一挺的在她的摩擦,二婶许惠玲自然分开玉腿露出鲜红的,一张一合的好似在有意在欢迎着庞然大物,龙翼用力一挺庞然大物,粗大的已滑入了她的。

      “啊卓儿慢点我的有点疼了你的太大了”

      龙翼一听,轻轻地摇动在她中拨弄,摩擦,直磨的二婶许惠玲全身兴奋不已,不由的放松了直流而出使的更加顺畅,二婶许惠玲娇喘着、微哼着,低低的乞求着,声声的叫嚷着:“好卓儿我难过死了别在逗婶婶了快点插哼”

      二婶许惠玲的娇媚和浪使得龙翼没有尽兴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再也把持不住猛力一顶,“扑滋”一声坚硬粗壮的庞然大物进根而入,粗大的一下顶在二婶许惠玲的上深处,龙翼轻轻的着,缓缓的摩擦着,口中吮着二婶许惠玲的香舌,挑逗着她的情焰,渐渐的二婶许惠玲扭动柳腰,摆动配合着龙翼的,不时的转动迎合。

      龙翼渐渐加快了的速度,庞然大物在二婶许惠玲的中不停的进出带的四处飞溅,许惠玲被干的舒服极了,忘情的:“啊恩好卓儿我的好夫君你的好大好长插的我我好舒服舒服极了亲夫君用力干干我的快点在快点好美好过瘾我好久没有被干得这么舒服哦”

      二婶许惠玲忘我的向上迎挺,头部不住的剧烈的摇动,双手狠狠的抓住龙翼的肩,手指因为兴奋而陷入龙翼的肉中,龙翼加快了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快的,粗大的庞然大物迅速的在二婶许惠玲的中出入,紧紧的摩擦壁,大次次都狠狠的撞击,阵阵的酥麻快感从里传遍全身,爽的二婶许惠玲四肢百骸都如同好似处在云端飘飘欲仙,更加放浪的疯狂的,丰挺饱满的兴奋得涨大了不少,紫红的硬硬的挺立。

      二婶许惠玲疯狂的扭动,长期被压抑的彻底的爆发出来,那种深闺怨妇的媚、放浪劲刺激的龙翼更加兴奋,庞然大物又胀大了不少,龙翼凶猛的,不时的死命的抵住用力的研磨,粗大的狠狠的磨着,直磨的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直入心田,爽的二婶许惠玲两手紧紧搂着他,牙齿咬住龙翼的肩膀来发泄自己那种的快感,自己拼命的把向上迎合,使得紧紧的凑着,时一丝丝的空隙也没有,她浪声的叫着:“啊卓儿顶死人了好卓儿你好大劲乐死婶婶了啊哦好爽呀用力干我的用力插烂我的我好幸福被卓儿的干爽死了啊”

      放肆的声和“扑滋扑滋”的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二婶许惠玲兴奋的全身疯狂的迎合着龙翼,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娇喘嘘嘘,一阵阵的快感注入心田,添满了她孤寂的心田,不由的一阵痉挛,疯狂的向上迎挺发出急促的尖叫:“啊好卓儿快快用力干啊爽死了顶顶的好痒好麻快好卓儿插重些插深点用力我啊好就是这样干干我太妙了爽啊我不行了啊”

      二婶许惠玲的一阵剧烈收缩,一阵蠕动,吸吮着龙翼的大,一股股滚烫的直泄而出,浇在大上,一阵酥爽传上龙翼的身上,庞然大物更加坚挺,龙翼更加用力的。

      而二婶许惠玲则回味着醉人的快感,这种自己好久没有感受到的快感,全身仍处在兴奋之中,看到龙翼仍在不由的暗呼“厉害”不一会二婶许惠玲的性又被激发起来,她扭动迎合龙翼疯狂的,龙翼疯狂地干了数百下,庞然大物每次都撞击,使得一阵阵的收缩,受到连续不断的攻击,二婶许惠玲已被干的酥麻,庞然大物狠起狠落,每一次干都发出“扑滋扑滋”

      的声音。

      “啊好卓儿用力啊撞到了啊好美啊用力干好公公婶婶以后都让让你干干太爽了啊磨磨的好好舒服太厉害了啊人了我爽死了啊”

      龙翼把中的庞然大物借着腰力旋转了又旋转狠狠的摩擦,阵阵酥麻直入心脾,爽的二婶许惠玲放浪的迎合,同时双乳被龙翼捏弄的又麻又胀,口中不由的放声浪呼:“啊好卓儿亲夫君啊我的好爽用力干干穿我的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啊好卓儿好能干美美极了用力顶顶到了快快我又受不了了啊要飞了”

      二婶许惠玲疯狂的抬起加速向上,细腰扭的好似要断了,死命的摆动,龙翼将庞然大物“扑滋扑滋”的大力的干了二、三十下后,二婶许惠玲突然将紧紧抵住庞然大物的根部,身体一阵颤抖,口中不断的娇呼,一股股的黏黏的泄了出来,浇在龙翼的大上,一夹一咬的收缩着,龙翼发出低切的呻吟,泄了两次。

      龙翼抱起二婶许惠玲让她趴跪在床上,把雪白的肥嫩的臀部高高耸起,龙翼伸手从背后在二婶许惠玲的双乳上捏弄了一会之后,在那浑圆的香肥的上慢慢分开臀肉,把庞然大物对准那仍然洞口大开直流的用力的插了进去,双手按住,用力的,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快,次次庞然大物都深深的,大都狠狠的撞击在上,直撞的又酥又麻又痒又乐的,二婶许惠玲向后极力的耸动使得庞然大物更加深入,弄的她发出一连的颤抖,也一阵阵的猛流,那种酸痒、酥麻的滋味又一次把她的欲提升到了顶点,她左摆右摇,嘴里狂喊个不停。

      “啊美美死了被你插坏了啊好夫君以后婶婶的是卓儿的哦用力好好舒服婶婶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

      听着二婶许惠玲的,龙翼的更始剧烈,越发凶狠,庞然大物狠狠的,把二婶许惠玲撞的向前猛伏,爽的她双手抓住床单用力的撕揉,丰满硕大的双乳剧烈的前后、左右的晃动,划出美丽的弧线,胀胀的挺立,四肢百骸都兴奋不已,,疯狂地摆动迎合汹涌而出,弄的两人全都湿了,滴到床上白白的一片,二婶许惠玲乐的:“哦啊用力用力干干我的好爽卓儿你好会玩我从没有被这么干过太舒服了用力干太妙了啊我又不行了啊用力啊我太爽了又哦”

      龙翼只觉得二婶许惠玲的一阵蠕动,用力的收缩,不由的狠狠的干了十多下,一股美妙的感觉涌上二婶许惠玲的心头,她不要命的,热流从里汹涌而发,全身酥软的向前趴去,龙翼用力拉住,庞然大物仍在凶狠的,把二婶许惠玲一次又一次的推上的颠峰,泄的她四肢无力,只有张大了嘴喘着粗气,龙翼仍在猛抽,大起大落,突然龙翼疯狂的顶了几下之后,身子伏在二婶许惠玲身上,大一胀一胀的一股滚烫的射入了她的里,爽的二婶许惠玲低声呻吟,又开了泄了出来,两人亲吻着享受的快感。

      过了好一会龙翼双手搂着二婶许惠玲,双目欣赏着她,他要彻底将二婶许惠玲征服,二婶许惠玲全身赤裸,一对肥白丰满的大丰满极了,两粒红艳的挺立前面,全身成熟丰满,雪白细嫩的肌肤,修长的粉腿,浓密乌黑,又粗又长有点弯曲,将整个包的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上已经缀了水珠,小一张一合,龙翼双手在二婶许惠玲的身上、上抚弄,含住一阵吸吮同时左手渐渐下移抚摸着她的、脐眼最后停在她的上面,食指按着上方的软骨缓缓的揉动,弄的二婶许惠玲全身无力,痒痒的,双手不由的抓住庞然大物用力,身体不安的扭动,龙翼将手指下移,中指伸入中扣弄起来,二婶许惠玲双腿大大张开,直流,龙翼忽然低下头,伏在她的上,嘴对准舔了起来,舌头不断的向里舔着,用力击打四周的肉,不时的舌尖紧紧的围绕着温柔又猛烈地撩弄它,用手分开二婶许惠玲的两片肥厚的用嘴含住她的用力的吸吮着,舌尖围绕着打转,舔的二婶许惠玲兴奋的嘘嘘喘气,无法忍受传来的阵阵强烈的刺激:“哦好卓儿坏夫君对就这样舔我的好好舒服啊好痒用力吸把我的水吸出来啊好爽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好卓儿再一次的给我啊”

      龙翼见二婶许惠玲的之中又一次泛滥,知道她急需庞然大物的安慰,于是他双手扶住自己的巨棒,对准二婶许惠玲一张一合的,庞然大物用力一挺,大没入了之中,二婶许惠玲只感到之中又胀又满的把胀的大大的,龙翼又用力的一挺庞然大物,“扑滋”一声进入了三分之二大顶到,爽的二婶许惠玲一抖,龙翼全身一用力全根而入,大重重的撞击在上,爽的二婶许惠玲:“好卓儿你好大好长插的婶婶舒服极了真是美美极了”

      二婶许惠玲只感到之中被塞的满满的,龙翼不时用力的大就紧紧的顶到,又充实又酥痒,龙翼一见二婶许惠玲的浪样,抽动起来,这一抽动庞然大物狠狠地刮弄又痒又麻,大次次撞到又酸又痒,全身都快感频频,二婶许惠玲掀动美臀迎合,龙翼只觉得二婶许惠玲的紧紧的咬着庞然大物又舒服又温暖,不由的加快了的速度,庞然大物在有力的出入把撑的大开,壁的随着翻进翻出,大量的流出使得中更加润滑,庞然大物出入的更加快更猛,干得二婶许惠玲疯狂的迎合,双手紧紧搂着龙翼的身体,娇喘嘘嘘,媚眼如丝,大不住的摆动好似要掉了似的,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的呻吟声:“啊好卓儿顶顶死人了好夫君你好厉害这么大乐乐死婶婶了用力干婶婶今天让卓儿你个够好美好舒服的婶婶好过瘾用力”

      龙翼听着二婶许惠玲放浪的叫声更加兴奋,庞然大物凶狠的抽动,一次比一次快,“扑滋扑滋”声不绝于耳,干得她,全身乱抖用力的挺臀迎合,使得两人的结合的更加紧密,中不断的收缩夹紧的咬着大,阵阵快感从传遍全身那种舒爽令二婶许惠玲好似飘在云端,龙翼一阵阵的猛起猛落大插大抽,干的二婶许惠玲又酥又痒意阵阵双腿酸软,粉脸嫣红,二婶许惠玲陷入疯狂的状态中,大声的:“太美了美妙极了被卓儿的插的太爽了用力的我的好卓儿亲夫君用力干婶婶的啊太太舒服了啊卓儿了不行了受不了”

      龙翼搂紧二婶许惠玲,拼命急抽,庞然大物直上直下雨点一般冲击着她的,干的二婶许惠玲剧烈收缩一开,大股的急泄而出,随着庞然大物的而被带出,弄湿了两人的,顺着流到床单上,二婶许惠玲香汗淋淋,肥大的剧烈起伏,她又一次了。

      龙翼拉起二婶许惠玲,抱住她一翻身来了个女上男下,二婶许惠玲坐在上面,只感觉庞然大物更加深入,撞击的更舒爽,不由的收紧,柔软的肉紧紧贴在棒身,上层层叠叠的褶皱不断的摩擦着棒身,令龙翼更加兴奋,而她则长舒一口气。

      “啊好卓儿我爱你的大它是那么啊的大又硬又长把媳妇的都塞满了好充实啊我的好卓儿啊”

      一边说二婶许惠玲一边用双手按住龙翼的肩膀,身体开始上下,尽心尽力的庞然大物,两只肥乳随着上下左右的翻飞,摇的龙翼全身沸腾,伸手抓住双乳用力的揉动,一会双手又滑到二婶许惠玲柔软纤细的腰部,按住她又白有丰满的,向上用力的,干的她放声:“哦哦太美了啊插插哦好卓儿哦婶婶的好热哦好好充实夫君哦亲亲侄儿的插的婶婶舒服哦婶婶受不了了哦用力好卓儿狠狠干我快点卓儿在快点用力的插烂了最好啊哦”

      二婶许惠玲拱起身子,疯狂地扭动着,又湿又热的紧紧吸住庞然大物,的颠动低垂着头,披肩的长发凌乱的垂下来,胸前的双乳摇动的更加厉害,一颠一颠地看的龙翼口干舌燥,禁不住伸手又用力的揉搓起来。

      “哦婶婶了婶婶喜欢被卓儿啊好卓儿插的好哦哦婶婶的要被你插烂了哦我的好热卓儿的插在的感觉真好啊哦再快点哦用力婶婶的要被卓儿插坏了”

      龙翼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次都深深的顶撞,二婶许惠玲此时已经陷入狂乱的状态,声浪语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的扭动。

      龙翼用力揉搓二婶许惠玲丰满的,用力左右拉动,手指使劲揉捏她尖尖挺立的,二婶许惠玲的已经开始剧烈收缩,身体也已经在开始痉挛,里闹的天翻地覆,剧烈地蠕动,紧紧的夹咬着身体,几乎是本能的上下疯狂的着大,身体抖动的厉害,龙翼用手指捏着她的,二婶许惠玲口中浪哼:“哦哦用力用力用力婶婶了卓儿你要婶婶了哦亲卓儿哦插的好哦亲卓儿再大力点呀婶婶好快乐好好舒服太美了”

      “要来了啊哦卓儿婶婶好舒服婶婶忍不住了哦哦啊婶婶来了哦婶婶泄泄泄了”

      二婶许惠玲的剧烈的抽搐着,一股灼热的直泄而出,她的身子一软伏在龙翼身上急促的喘息享受着。

      龙翼并没有让她休息,把二婶许惠玲拉成跪姿,雪白向后高高翘起,他来到二婶许惠玲的身后双手在她那圆滑、香肥的上抚摸着,慢慢分开缝,手指在大开的上尽情挑逗了一会,把庞然大物从臀后对准了泛滥的用力的插了进去,庞然大物全根而入,二婶许惠玲更是主动把往后凑着,庞然大物狠狠撞击在上,爽的她一阵浪吟:啊哦好卓儿太厉害了干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泄啊哦婶婶了哦好爽好舒服用力干婶婶的”

      龙翼疯狂的,力道由轻而重,速度也越插越快,大好象吸食一般,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的撞击,弄的二婶许惠玲快乐的发出一连串的颤抖声音,也一阵阵的猛流,二婶许惠玲摆动迎合使更深入一些,那种酸、酥、痒、麻的舒服滋味,早把她的欲彻底地激发了出来,疯狂的耸动两只大白的剧烈的晃动,粉脸埋在床单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龙翼从背后伸手抓住双乳用力的揉弄,弄的二婶许惠玲放声:“好卓儿被你干干的太爽了好卓儿的太大了干的婶婶太太舒服了用力用力贱的婶婶的啊哦要开了太爽爽极了天啊被卓儿插的好爽不行了我要飞了”

      听着这,龙翼的更猛烈越发凶狠,二婶许惠玲的一阵子蠕动,一股美妙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她不要命的挺了又挺,热流从汹涌而出,人也发软向前扑倒,庞然大物从中滑出,急泄而出,流到床单上白白的一片,龙翼正处于兴奋中,哪里会让她休息。

      龙翼令二婶许惠玲恢复成正常姿势,庞然大物用力的插了进去疯狂地的,狠干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推上了,泄的她全身无力的晕了过去,紧紧夹咬着,龙翼只感到一阵快意,下意识的快速的抽动了几下,用尽全力往里一插直抵口,硕大的没入之中,不一会大全根而入,两人结合在一起,二婶许惠玲只感到中塞的满满的一点空隙都没有,硕大的紧紧顶在上又充实又酥麻,她不由的浪哼:“恩恩太大太粗了把婶婶的都塞满了好舒服”

      二婶许惠玲的越流越多,龙翼向上庞然大物迎合使得更加深入,干的她放浪不已,二婶许惠玲时而左右;时而前后;时而又会用紧夹着磨转起来,顿时两人如怒涛中的小舟,摇摇荡荡,中的如水箭般四溅。

      龙翼向上大,干得二婶许惠玲口中又:“啊好卓儿太舒服了唔唔这样插的好好深好深好大把都塞满了恩好美恩恩好卓儿恩你插的婶婶好爽太美了恩啊好”

      庞然大物一挺一挺的不断往上干着,龙翼一手在二婶许惠玲垂下的上不停的捏弄,时而玩弄那两粒,一手伸到两人的接触点揉搓着她的,二婶许惠玲此时娇喘连连,香汗淋林的:“啊恩婶婶好舒服好舒服唔唔好美美死了好卓儿用力干婶婶的啊不行了婶婶啊”

      一阵猛烈的收缩,一股股的淋到上,二婶许惠玲整个人一松伏在龙翼身上喘息着,龙翼坐了起来,使得二婶许惠玲坐在他的大腿上,大仍插在之中,龙翼搂住二婶许惠玲的腰,下面的着,这姿势使得更加狠狠的直抵,一直套到的根部,两人都觉得非常舒服。

      此时屋中回荡着二婶许惠玲的声,两人陶醉在男欢女爱的醉梦之中,龙翼看到二婶许惠玲两颊绯红,媚眼如丝,一副浪的模样知道她又快到了,于是使劲的猛抽,大次次重重的只搞,干的二婶许惠玲声:啊好卓儿我的心恩被你顶的好好舒服也好好爽恩亲夫君婶婶美亲侄儿你真要搞死婶婶了恩好会插啊亲侄儿你再用力点使婶婶更痛快些好吗亲夫君”

      龙翼听道二婶许惠玲叫着在用力点,于是猛力的,口中叫道:“婶婶你真真浪我要搞的你叫饶不可”

      “恩侄儿婶婶被你的搞的快要上天了你的顶死我了好酸呀婶婶”

      龙翼一听拼命加紧猛抽,只见二婶许惠玲身体往后倒,大从中退出,急射而出流到床单上,仍然大开不住的流水,此时龙翼下面的更硬更挺,心中的欲火熊熊的燃烧着,将二婶许惠玲的身体一翻身,将硬挺的从她身后,二婶许惠玲被干的忍不住:“唔好爽哎呀卓儿恩顶死啊哦好爽恩好夫君恩你的真凶猛恩用力恩快快的亲婶婶干婶婶的恩婶婶爱死你了”

      说着,二婶许惠玲摇起配合着龙翼的,将直往后送,并把头往后转,将那香舌伸入龙翼的口中去吸吮他的舌尖,龙翼则一手搓揉二婶许惠玲的双乳,一手伸到两人的处去扣挖着她的,这时二婶许惠玲蠕动的更厉害,忍不住的浪呼:“恩恩卓儿我的好侄儿婶婶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插过恩我好爽太好了婶婶离不开你了恩婶婶要卓儿的好好舒服天天插卓儿的恩我好爽太好了太美了恩”

      意乱情迷的二婶许惠玲只有拼命的,她的手抓着自己的一对豪乳猛力的搓揉,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龙翼狠狠地顶撞,同时摇动,使的象钻子似的在上研磨,二婶许惠玲雪摇着嘴里呻吟着:“恩亲侄儿好夫君你你真行恩干的婶婶美美上天了唔快快恩我我啊恩”

      说罢二婶许惠玲的如同婴儿的小嘴紧含着,两片的也一张一合的咬着大,一股随着流了出来烫的龙翼的一阵酥麻,拼命的,两人变换不同的姿势干着,二婶许惠玲泄了一次又一次,直至乐的差点晕了过去。

      而龙翼觉得还不够,他猛然的用力一挺,“扑滋”一声大全根而入重重的撞在上,疼的二婶许惠玲紧咬牙根,嘴里叫道:“啊好狠心的侄儿”

      此时紧紧的被玉户包住,一阵从没有过的快感由玉户传送全身,二婶许惠玲象在云里,是痛是麻是痒,几种混合的滋味难以形容,忽然那挤压在阴的粗长的,慢慢的向外撤离中一阵,痒的钻了心,那种极美的空虚使她无法忍耐,她好需要那充实涨满的感觉,使得二婶许惠玲抬起粉白的向上挺。

      “卓儿婶婶我要快我受不了”

      二婶许惠玲不顾羞耻的喘息着,她无法忍受这种空虚,她需要。

      “你需要什么啊,说出来。”

      促狭的龙翼知道二婶许惠玲已是欲火高涨,却忍耐性的挑逗,轻轻的向外抽动。

      “啊婶婶要卓儿要卓儿的大”

      这荡的呼声刺激的龙翼爆发了原始的野性,龙翼搂起二婶许惠玲的玉臀对准一张一合的猛力的向里插。

      “啊哼好卓儿”

      二婶许惠玲梦呓般的呻吟着,两条粉臂象玉蛇般的缠在龙翼腰上,银牙紧咬着他的肩头上的肉,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快意和喜爱混合的情绪。

      一阵兴奋的冲刺,碰到二婶许惠玲底部最敏感的地方,猛颤,让她尖呼出声,这时她的娇躯如烈火在燃烧,周身颤抖,口干舌燥的使的呼吸加速,又象是在发哑,她用力的在动在拥抱,在挺,口中歇斯底里的尖叫。

      龙翼渐渐的越抽越快,她的呼声更高了,“快痛快死我了婶婶要浪死了我的心肝亲侄儿我好久没这么爽过用力干我的你要我的命了”

      二婶许惠玲被干的,直冒乱跳,口中浪声频呼,她的浪哼声激的龙翼象疯了一样,更象野马奔腾地紧搂着瘫在那的二婶许惠玲,用足了力气一下一下的狠入,急抽猛送,大如雨点似的在上撞动,含着的随着向外翻动,一阵阵的外流,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这一阵急猛的狠插,直接把二婶许惠玲干的死去活来,不住的打着寒噤,跟着小嘴直喘气。

      二婶许惠玲此时已筋疲力,她那养尊处优的玉体哪里经过如此的疯狂,龙翼看着二婶许惠玲的样子,怜惜之心大起,忙停了,粗壮的庞然大物仍然满满插在之中。

      此时的二婶许惠玲得到喘息的机会,轻轻的吐了口气道:“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死在你手里。”

      “那你累不累啊”

      龙翼坏笑着问道,“侄儿干得你舒服不舒服啊”

      “还说呢,骨头都要让你揉散了。”

      二婶许惠玲娇羞的嗔道。

      “那你喜欢不喜欢呢”

      龙翼这一问,问的二婶许惠玲粉面通红低头轻声的道:“我喜欢,我都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今天真的好快乐。”

      “好婶婶,以后我天天来陪你。”

      龙翼说道。

      “你这坏侄儿,真是坏死了,看我不打你。”

      二婶许惠玲羞涩着轻抬玉手,做出要打的样子,最后竟然一搂,两个人又吻在一起,良久才分开,这时那庞然大物被温暖的浸的更发涨了,还不时在里面跳动。

      龙翼伏在二婶许惠玲身上不停的揉动,口中说道:“好婶婶,再给我舔一舔吧。”

      二婶许惠玲羞涩的点了点头,此时春药的药性其实已经过了,但是由于龙翼给予二婶许惠玲的实在是太舒服了,让她情不自禁的陷进里面,二婶许惠玲推起龙翼,让他仰躺着,她则伏在龙翼的腰际,用一只玉手轻握着粗壮的庞然大物,棒张开小嘴含着红涨的大,塞的小嘴满满的还不时用香舌舔着,不住的吸吮。

      龙翼被舔的心里麻痒,只见二婶许惠玲象一只白玉的小绵羊含着自己的大,那种娇美的样子真爱的要命,喜的发狂,龙翼故意逗着她说:“好婶婶,真会玩,和什么人学的呀”

      “坏卓儿,你要死了,不替你含了。”

      二婶许惠玲羞的就要起身。

      “好婶婶,对不起我错了,快帮我舔吧。”

      二婶许惠玲看龙翼的样子,于心不忍,忙又用手抓着俯下玉体送入口中含着,龙翼见二婶许惠玲含着,然后一面伸手在她的玉臀上抚摸,慢慢的又移到口,手指不住的在上搓揉,揉的性起更支起身子,用手分开二婶许惠玲的玉腿头低下去,伸着舌头在她的上。

      “啊坏卓儿你又要逗婶婶哼我不要嘛好美好舒服”

      二婶许惠玲被舔的再次浪哼起来,小嘴还含着肿胀的大,腰部以下因受龙翼舌尖的不时的前挺后缩,里面湿湿的,象决堤的洪水一样不断的流出。

      “好卓儿婶婶要死要死了”

      二婶许惠玲感到象无数条小蛇在蠕动,龙翼舌尖舔过的地方产生高度的麻痒,欲火更燃的如火如荼,心里急剧的跳动,那高凸的肥白隆起的用力的向前挺着。

      “啊亲夫君我的好卓儿舔的我好难过难过死了就要不行不能再舔了婶婶要”

      二婶许惠玲也顾不得羞耻,翻身起来,就伏在龙翼的身上,握着大就向里套,连着了五六次,才使大全根而入,胀的满满的,二婶许惠玲嘘了口气,粉白的玉臀在一耸一耸的上下,又象发狠似的低下头就咬住龙翼的肩肉,下面的更急。

      二婶许惠玲用力的,龙翼不停,一阵收缩一股股的直泄而出,龙翼正感到无比的舒服,这突然的停止,使他难以忍受,忙抱着二婶许惠玲一个大翻身,娇美的玉体被压在下面,这时龙翼象匹野马,两手抓住二婶许惠玲的两个大,下面的大狠命的。

      龙翼把二婶许惠玲推上一个又一个的,二婶许惠玲连泄数次,此时已筋疲力尽,头躺在床上东摇西摆,乌丝在床上乱动香汗淋漓有气无力的。

      不知换过了多少个姿势、也数不清热吻了多少次,两个人由床头干到床尾,再由床尾跌到床下继续翻云覆雨,然后又爬回床上颠鸾倒凤,一次次的绝顶、一次次的痛快,让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声,已经转变为沙哑的轻哼慢哦。

      龙翼毫不客气地和二婶许惠玲进行着,那异常紧密的包覆感,让他爽得连灵魂都想跳起舞来,当龙翼终于痛快地将最后一滴发射到二婶许惠玲的桃源深处以后,两条湿淋淋赤裸裸的胴体,亲蜜而恩爱地交颈而眠。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军婚也缠缠

    最新章节:经典番外 3
    他是精英中的精英,她是父母双亡的小孤女,他的战友受伤,她初出茅庐站上手术台,术后竟丢下病人逃得不见踪影。第二天,他以玩忽职守罪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本以为这是他们初次结下梁子,却不曾想早在六年前他们之间就有了恩怨,甚至是七年前……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去……可偏偏我还爱着你。

    安染染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