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终得娇媚

      “啊”一声痛呼从龙翼的口中发出,却是叶秀云竟然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

      而龙翼也由着她,刚刚他只是随口喊一声而已,就凭叶秀云的力度还真的难以伤到他分毫,一只手臂被咬着,这不要紧,龙翼他还有另一只手,只见他五指成爪,来了围魏救赵,丰满坚挺的雪峰被擒于爪下

      而叶秀云居然好像毫无知觉一般,依然紧紧地咬着龙翼的手臂

      龙翼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道:“你再不放口我可要将你的衣服都剥光了哦”

      叶秀云瞥了他一眼,还是没有松口美人在怀,龙翼实在无法抗拒她的诱惑,又用力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低头在她的娇靥上、额头上、粉颈香肩上亲吻着。可是,当龙翼问在她的脸蛋之上时却感觉湿湿,咸咸的

      仔细一看,原来叶秀云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龙翼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叶秀云也没有反抗,小嘴松了了他的手臂,还真的被她咬出一些血丝出来了

      龙翼也不顾她的放对,低头就吻上她的朱唇,叶秀云没有反抗,却也没有迎合,倒好像一个木头人似的,但是,那种痒的、酥酥的却让她满脸红霞

      龙翼不禁用手拥抱着美丽的可人儿,将她的身体扳过来,右手轻柔地捧着她的脸,温柔地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珠

      叶秀云再次瞪了龙翼一眼,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龙翼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他轻柔地在美人的脸上轻吻,从脸颊到粉颈,然后再轻轻的吻到了紧紧抿着的性感红唇之上

      两人的四块唇片贴在了一起,龙翼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了,他吸吮着温柔热热的红唇,然后想要将舌头伸入她的檀口中,可是叶秀云就是紧紧地咬着牙关

      “乖,张开嘴。”

      闻言,叶秀云张开了双眼,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邪恶的男人,可他毕竟是

      叶秀云紧紧地咬着下唇,好象在做着一个重大的决定

      龙翼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再一次吻上了那微微张开的嘴唇,轻易地突入重围,舍尖慢慢地搅动着,鼻子端上呼吸着尽是她身上那种成人特有的芳香,感觉上好象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让他兴奋无比

      渐渐的,两人的体位慢慢地改变着,随着两人的热吻,龙翼的全身已经压在了叶秀云的身上,而叶秀云的双臂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缠住了龙翼的颈项,她从开始的被动到了现在的微微迎合

      她头上那如云的秀发已经披散下来,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锁闭,尖挺小巧的鼻子急促地的喘息着,时不时呼出温热的气息

      他们的舌头在檀口之中相互搅弄缠绕,时而又将战场引渡到龙翼的嘴里,这一对男女好象完全忘记了周边的一切,只知道相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吮吸着对方的津液

      长吻过后,叶秀云躺在龙翼的身下喘息着,那一张俏脸因为闭气的关系憋得红扑扑的,她的鼻子里,她的樱桃小嘴之中尽是因为情动而呼出的火热气息,一双丰满的雪峰在她急促的呼吸之下上下起伏,外衣里面的肚兜轮廓清晰可见

      而龙翼则是整个身体覆盖在她的上面,双手撑在她蝶首两侧,自上而下地凝视着她那正在荡漾着一池秋水的大眼睛,龙翼从她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两颗最明亮的星星,这让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在她的眼睛上留下了一个浅吻

      龙翼的双手摸到了她的腰带上,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而是望向身下的叶秀云,声音有点沙哑地问道:“可以吗”

      叶秀云的娇躯明显地颤抖着,她看着龙翼好一会儿,最后却将自己蝶首别开,扭到一旁。

      龙翼得意地扯开了她的腰带,双手虽然迫不及待想要跟她的雪白肌肤来一个亲密接触,可他还是忍住了。他的动作很温柔,就像是一个呵护妻子的男人般

      掀开她的罗裳,龙翼握着她的手臂,道:“来,把手伸出来。”

      叶秀云好像不再挣扎了,却也不配合他,无奈之下,龙翼惟有自己动手了,不得不说龙翼脱女人衣服的手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看着眼前这一具温软如玉,白如凝脂的成熟胴体,龙翼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处于火山口之中,那炽热的气息仿佛要将他融化一般

      电光火石之间,龙翼的衣服好像自己长了翅膀一般飞离他的身体,他轻轻地伏体,一口含住了雪峰上的一点嫣红

      “呀”叶秀云仿佛触电般轻轻地娇吟了一声,那声音中有几分羞涩、几分期待,还有几分不知道是什么的异样情愫

      龙翼轻轻吻住了饱满的,舌尖在雪白而轻轻颤抖的山体上来回轻扫着,然后慢慢地攀上峰顶的那一点娇柔粉嫩的花蕊,用舌尖细细地感受着那敏感地带的温度,而后又开始用舌尖轻扫粉红的花蕾了,或画着圆圈,或上下扫荡,或左右轻舔,顺时针扫一圈,再逆时针扫一圈,最后就开始用力的吮吸

      叶秀云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呵气如兰的樱桃小嘴开始了轻声娇吟:“嗯噢”这声音犹如仙乐般悦耳动听

      龙翼的双手也没有腾出来,而是开始了猛烈的上下扫荡,身下的这一具雪白胴体成为了一所新的战场,叶秀云被龙翼压在身下,可是她的娇躯却时不时地左右扭动,她小嘴中那无意识的娇喘越来越沉重了

      龙翼再一次封住了她的嘴唇,双手揽着她的大腿往两边分开,火热的巨龙触势待发,仿佛感受到这重要时刻的到来,叶秀云的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我来了。”

      龙翼双手固定在她的柳腰之上,分身微微用力地向前突进

      叶秀云却在此时闭上了眼睛,她的眼角边上渗出了一丝温热的泪水,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

      “噢”叶秀云双眉紧蹙娇呼一声。

      一声娇呼,这一对男女再一次地结合在一起

      火热无比的巨龙与圣道每磨擦一次,叶秀云的娇躯总会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圣道里也会跟着紧缩在一起。每当这个时候,龙翼总是用力往里面刺去,巨大的神器几乎整根没入了她的身体之中,仙境之门就好像一张小嘴似的含吮着侵入之物。

      龙翼再缓缓地把下令巨龙往外撤退,直到只剩一个龙头含在她的体内,而后有再用力地急速进入,每次都深到她身体的最深处

      这种方式让叶秀云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猛筛,全身像蛇一样地紧缠着龙翼的身体

      龙翼开始了一轮云雨的艰苦耕作,在他的身下,叶秀云媚眼微闭、樱唇半张,娇靥一片红霞,一副沉迷陶醉的模样

      龙翼怜香惜玉的轻抽慢送,可是那撞击的力度却在逐渐的增加,叶秀云的臀片也随着撞击好像波浪般的抖动不已

      龙翼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微微娇喘的樱桃小嘴,手搂住的她的香肩,开始了大力的

      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皎洁的月光倾斜下来,映照着两具赤裸的胴体

      龙翼半跪在叶秀云的身后,以后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

      柔和的月光的轻轻地抚摩着他们的脸颊,为这月亮之下的原始运动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镜头一转,来到了叶秀云的房间里,此时叶秀云正站在大床下面,双手撑着床缘边上,一下撞击,一声娇呼,他的身体向前冲来,她的身体则是向后迎去。

      水乳相融,灵欲,一翻云雨袭香闺

      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大地,透过窗缝,几缕调皮的阳光呼唤着大床之上相互紧拥着的一对男女

      两人从熟睡中醒来,叶秀云娇躯微微一颤,想起了昨晚的疯狂,她脸红似火,娇靥飞霞,温软雪白的胴体一丝不挂地缩在龙翼的怀中,久久不语

      最后,叶秀云还是叹了叹气,双手撑在龙翼的胸膛上,抬起螓首,轻轻地说道:“我们快去来,他他要回来了”

      龙翼微微一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结实的胸膛挤压着那一对玉兔,道:“再让我好好疼疼你。”

      说完,也不顾她的放对,双手抄起她的双腿分开瘩在肩上,双手揽着她的香肩,早已经巨龙准备好了冲锋陷阵,轻车熟路地进入了昨晚的战场

      中午时分,叶秀云的丈夫刚好采药回来,而龙翼却已经重新回到那个木桶之中了

      王辰拿出了一排的银针,道:“恩公,现在我以银针将你的经脉封住,你喝下这一碗药之后再睡一觉,那么你体内的毒素便可以完全清除了。”

      听到他的话,龙翼有些内疚,自己偷了人家妻子,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依然被梦在鼓里,还开口闭口都是“恩公”睡过一觉,龙翼的精神大好,体内毒素已完全清除了,他感到浑身一阵舒畅。

      “恩公你醒了,先来吃饭吧”

      王辰热情得不得了,他见到龙翼从房里出来便连忙招呼他坐到自己妻子的旁边。

      龙翼有点尴尬地说道:“你就不要再叫我恩公了,就叫一声龙兄弟吧。”

      “如此,王某便却之不恭了。”

      龙翼笑着对旁边的叶秀云问道:“嫂子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脸色这么红”

      “没没事,可能天气有点热吧”

      叶秀云此时的脸颊上一片淡淡地红晕。

      王辰道:“也不是很热啊”

      “王兄,请问你到底是很何人,我看你的医术不像是山野村夫”

      龙翼转移话题道,他一边说着,桌子下面的魔爪却沿叶秀云的大腿攀了上去,轻轻地触摸着那神秘的仙境

      叶秀云如遭电击,小嘴差一点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呼,她偷偷白了龙翼一眼,双腿用力夹着他侵入自己双腿之中的魔爪,让他动弹不得

      王辰没有注意妻子的异样,而是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道:“龙兄弟说笑了,我只是一个山野村夫中的郎中而已,没有什么其它的身份。”

      龙翼听完王辰的话收回魔爪,却从他看不到的死角抚上了他的妻子叶秀云的香臀之上

      龙翼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不愿意说实话,但他也不好追问,就放弃了。

      “嗯”这时,叶秀云却突然娇喘一声。

      “娘子,你怎么了不舒服的话那就早点休息一下吧。”

      王辰倒是以为是女人的那个来了,稍有不适。

      叶秀云红着脸答道:“那我回房间去了。”

      不过,她还没有站起了,门外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隐隐若若听得到一个男人的叫声:“王大夫,王大夫”

      “怎么”

      龙翼不解地问道,但是他的一只魔爪却是被叶秀云按在她的,时不时地挪动手指动上一下

      王辰马上站了起来,道:“可能是有什么急病,我出去看一下。”

      说完便不顾龙翼他们的反应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房间之内只剩下了龙翼跟叶秀云,龙翼也没有了顾忌,只见他另一只没有侵犯叶秀云的魔爪猛然从她的柳腰环了过去,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别,别这样会被他发现的。”

      叶秀云双手推拒着龙翼的胸膛,樱桃小嘴吐气如兰:“你快放手”

      龙翼微微一笑却并没有放手,而是伸过头一把吻住叶秀云的朱唇。

      “唔”当龙翼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开始吸吮的时候,叶秀云并没有多大的反抗,被吻住的小嘴儿发出了含混不清的声音,她的丁香小舌慢慢地伸了出来,主动的纠缠着龙翼的舌头,并伸到他的嘴中任他蹂躏

      龙翼怀里紧紧抱着这具丰满成熟的娇躯,双手开始了上下摸索,最后停留在那一对饱满的玉兔之上,一手握一个,轻轻地揉捏着,即使隔着一件衣服与一个肚兜,触手还是那么富有弹性。

      嘴里含着两片柔软湿润而且异常性感的唇片,舌头舔着她光滑坚硬的牙齿和滚烫跳动的丁香小舌,吸吮着她檀口之中的甘美津液,口中感到无比的馨香甜美

      这阵阵的刺激让龙翼心猿意马,食指大动,揉捏双峰的魔爪不觉加大了力度

      “哦”叶秀云娥眉紧皱,身体打了个哆嗦,小嘴痛呼一声。

      龙翼停下手来,附在她的耳边轻柔地问道:“弄痛你了”

      叶秀云双颊绯红,有点羞涩地所在他怀里点头道:“有点痛。”

      龙翼抓了抓手指,笑道:“那我这一次会很温柔的。”

      叶秀云“嘤咛”一声,双手推开了龙翼,娇嗔道:“你坏死了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完便转身小跑而去,龙翼站在原地傻笑道:“背影看上去都是那样的美,蜂腰,身材实在完美”

      邪笑一声,他也跟着跑了出去一看究竟

      走出房间,却见门口处围着一大群人,走近一看,却是一个年约十岁的小男孩被放在地上,他的身上尽是血迹,那些血来自于他的双腿上,右脚那里好象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王辰稍稍为他包扎了一翻,道:“快点抬进去。”

      看着他们忙里忙外的,龙翼走到叶秀云身边,偷偷在她的翘臀之上摸了一把,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秀云白了他一眼,道:“小虎子他跑到了村外的山上玩,却没有想到会遇到一群山贼,他是被那山贼从山上扔了下来的,不过幸好被一棵小树卡住而捡回了性命,不过他的腿还是因为被砍了一刀而流血不止。”

      “山贼”

      龙翼大惊,“这里不是靠近市镇的吗怎么山贼还敢来这里作案”

      叶秀云娇笑了一声,道:“你啊真的是孤陋寡闻呢那些山贼当然不敢在这里作案。可见,他们只是从这里经过而已。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龙翼一把搂着她的柳腰,道:“那既然如此,为什么官府不派人前去剿灭他们呢”

      “官府倒是多次派兵,但是山贼狡猾无比,他们的山寨也不知道建在哪里”

      见此龙翼也不去多想,而是偷偷地拉了叶秀云一把,示意她跟着自己往走

      叶秀云一看龙翼的表情就知道了他想要干什么了,可她的双腿似乎不受控制一般,偏偏抬起了脚步,跟在龙翼后面她的心却在剧烈地跳动自己的丈夫就在他旁边的房间里,如果一想到后果,她的心就一阵后怕

      可是,自己心中的渴望已经越来越强烈了,尽管她不想再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了,但是她的却已经不能回头了

      因为,她发觉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前面这个坏坏的男人了

      龙翼打开了放门,见到叶秀云跟着他进来后双臂马上一张,将她拥入怀中,一脚轻踢房门,一手插上门销,他弯腰就将这一个美艳俏妇横抱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向床塌

      “不要不能在这里”

      叶秀云似乎有点害怕,她的双手不停地拍打着龙翼的胸膛,叶秀云还在捶打着他,可是对于龙翼要脱她的衣服倒是半推半就

      不消片刻,一具成熟而不着片缕的胴体便呈现在龙翼的眼前,女人的本能让叶秀云有点羞涩难堪,她一手护住,另一只手则是覆盖着神秘禁地

      可是,这样依然遮掩不了外露的春光,只见洁白而透红,并无一点瑕疵的冰肌雪肤如一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

      小巧而菱角分明的性感红唇,微微张着,光洁柔嫩的粉颈上呈现一点点的红晕,浑圆修长的大腿紧紧闭合着,由于仰卧着的关系,那凹凸分明高挑匀称的身段曲线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享受一下着散发着阵阵成人所特有的馨香

      龙翼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欣赏着叶秀云的裸体,不是发出“啧啧”的靡赞叹声,直羞得她无地自容

      而隔壁传来的阵阵喧闹声已经她丈夫王辰的安慰声,那更加刺激着这一对偷情男女龙翼的目光落在了仙境大门之上,只见那里已经作好了迎接自己的准备了。

      想不到她这么不堪挑逗,自己都还没有真正动手她就已经流水潺潺了,实在是一个绝色尤物

      龙翼站在床下,伸手抓住她的两条玉腿,抗在肩膀上,也不急着进入,而是双手各自握住一个雪白饱满的玉兔,雪峰上那两点幽香花蕾娇艳粉嫩,散发着阵阵乳香

      叶秀云不停的轻轻扭动着娇躯,她的眼睛妩媚得快要滴出水来,一眨一眨的,甚是勾魂。一张俏脸红霞密布,娇羞可人

      而她的双腿虽然是搭在龙翼的肩膀上,可却时不时地夹紧他的脖子,好象是催促他快点进入正题似的

      龙翼俯体,压在高耸的玉兔之上,嘴巴含着她的耳垂,道:“跟我走吧”

      闻言,叶秀云好象觉得不可思议,却又有点欣喜的看着龙翼,最后却是叹气扭头,不与他对视

      “你还有顾忌”

      龙翼轻轻抚着她的发丝,温柔的问道。

      叶秀云幽幽地说道:“你是知道的,我已经是”龙翼并没有让她说下去,而是用嘴堵住了她的樱唇,叶秀云的反应有点激动,她双手环住龙翼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丁香小舌先于龙翼,深入了他的口中与他的舌头相互交缠,毫不吝啬地送出自己的津液

      热吻中,龙翼忽然感觉到脸上湿湿的,睁开眼睛一看,却原来是叶秀云哭了

      “怎么哭了”

      龙翼温柔地为她抹去泪水。

      叶秀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爱我,好好的爱我”

      龙翼又一次深深地吻住了她,双手再次攀上了一双堪称雄伟的极品,分身在她的仙境门前轻轻碰触着,轻声道:“来,把它放进去”

      “嗯。”

      叶秀云并没有拒绝,轻轻应了一声,一双玉手摸向了火热的巨龙身上,只觉触手炽热无比,青筋尽露,仿佛有生命一般一跳一跳的,甚是吓人不过,叶秀云依然红着脸将它摆正,让它微微进入了了自己

      龙翼对她送去一个赞赏的笑容,依然抗着她的双腿在肩膀上,双手改为撑在她的身体两侧,腰部微微用力,让神器慢慢地进入,两人同时清晰地感受到在紧密结合的过程中的摩擦

      “噢”两人同时呼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可叶秀云却是高亢许多,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龙翼轻轻笑道:“瞧你吓成哪样子了”

      叶秀云娇躯扭动以示不依,娇嗔道:“都是你害的”

      龙翼用力来了个深刺,笑道;“那你喜欢不”

      叶秀云羞得别过头去,轻咬嘴唇,双手紧紧抓着被单,就是不看龙翼一眼,也不吭一声,默默地承受着他的冲击,不过,她的鼻息越来越沉重了,开始了轻微的胎动迎合着

      龙翼附在她的耳边,道:“你说,如果让你丈夫知道了他的妻子背着他在隔壁偷人,那样他会有什么反应”

      说话之间,龙翼几乎是每说一个此就深击一下

      “嗯我我不知道你不准再说了”

      听了她的话,龙翼果然也就不说了,他放下抗在肩膀上的一双玉腿,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啊”

      叶秀云吓了一跳,双手环住龙翼的脖子,双腿也紧紧地夹着他的虎腰:“你要干什么”

      龙翼没有说话,而是抓起一件不知道是谁的衣服披杂她的肩上,抱着她来到墙边,让她的粉背靠在床上,巨龙开始了另一种方式的进出。

      “嗯”

      摆好姿势后,的冲击便开始无情的侵袭着叶秀云,她紧紧咬着下唇,死命地抵制着。

      龙翼抱着她丰满的翘臀,身体向前压着她,急促,强大的冲击力仿佛震撼着她的灵魂,叶秀云依然紧咬下唇,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双臂紧紧搂着龙翼的脖子,后背靠在墙上借力向前迎合着,她蝶首左右摇摆,如瀑布般的秀发随着巨龙的冲击在脑后飘扬,丰满圆润的臀部承受着来自于情人勇猛的冲刺。

      “嗯”

      叶秀云的鼻腔里不时飞出一个个催情的音符,似乎在鼓励着龙翼,迭起的感觉几乎让她

      龙翼压在叶秀云那身曲线分明的娇躯之上,望著薄晕酡红、明媚动人的绝艳娇颜,两座丰满坚挺的随着她的娇喘而颤抖不已,龙翼忽然生起了一股强烈的男性征服感

      抱着全身酥软无力的赤裸美人,龙翼心里感到了深深的满足感,他双手轻轻的抚动着,在叶秀云的肌肤上轻轻扫荡,时而捏着花蕾,时而抚着腰肢

      叶秀云双手撑在龙翼的胸膛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快点让人家起来啦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

      龙翼轻轻吻着她的发丝,道:“帮我穿衣服。”

      叶秀云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十分温顺地先拿起龙翼的衣服,像一个贤淑的妻子般侍侯他一件一件地穿上。

      她的娇靥红扑扑的,眼光虽然刻意避开龙翼身下已经沉睡的巨龙,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看上一眼,一双小手偶尔碰上一下,她的身体就会颤抖一下

      好不容易让龙翼穿好衣服,他却又将一丝不挂的叶秀云拥如怀中,道:“我真是爱死你了”

      叶秀云娇嗔道:“快点放开人家啦等一下他会进来的”

      龙翼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紧了紧双臂,道:“跟我走吧我不会再让他碰你一下了。”

      叶秀云“扑哧”一声娇笑,她脸上的红霞却更加的红晕了,只见她伏在龙翼的怀中,缩了缩身体,细若蚊虫地说道:“其实,我跟他并没有夫妻之实”

      “什么”

      龙翼一时没有听懂,又道:“你是说你还是处子之身”

      叶秀云听后更加的害羞了,不过她还是摇头道:“现在不是了,人家的处处子之身早就被你这个坏蛋夺去了”

      “那就是说,你是完全属于我的了”

      龙翼十分欢喜地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不愿意跟我走”

      叶秀云黯然道:“他于我有恩,我又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仁不义之举”

      “那你为什么还是难道是他不行”

      虽然龙翼说的模糊不清,但是叶秀云还是听懂了,她的俏脸红得发烫:“他他以前那里受过伤的。”

      龙翼道:“我会找个机会跟他说明白的,你放心吧。”

      “嗯。”

      叶秀云道,“那你现在先让人家穿衣服嘛”

      当龙翼跟叶秀云二人从房间里出来不久,那个小孩子的家属刚好离去。

      王辰叫住龙翼,道:“林兄弟,在下有要事跟你商量一下,不知是否方便”

      龙翼偷偷地看了叶秀云一眼,心道:“我还没有来找你,你现在却找上门来了”

      他心里打定主意要跟王辰摊牌了,龙翼给叶秀云送去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又对王辰道:“请”

      可是,王辰却摆手道:“不急,龙兄不如先到客厅等我一下我也有事要先跟秀云说说。”

      龙翼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机,他心里暗道:“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不过,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直到王辰跟叶秀云走进房间之后,他也没有离开,而是在戒备着,只要叶秀云发出一声娇呼,他就会马上冲进去

      可是,他们进去了大半个时辰了,龙翼也没有听到一丝动静,正当他准备上前一探究竟之时,放门打开了,龙翼从门缝之中看到了叶秀云安然无恙的时候,他的心才松了下来

      王辰叫龙翼还在此处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而是道:“龙兄弟,这边请”

      进入客厅,王辰却突然跪了下来。

      龙翼一时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便道:“王兄,你这是干什么”

      王辰跪在地上,道:“我王辰恳求龙兄弟帮我一把”

      龙翼疑惑道:“你要我帮你什么先起来再说吧,你知道我脾气的,这样不好说话。”

      王辰顿了一下,想到龙翼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也便站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对龙翼躬了躬身,道:“龙兄请听我慢慢道来。”

      “其实,我本是天魔宫的一名大夫,因为看不惯他们的那种行事作风便私下脱离了天魔宫,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天魔宫”

      又是天魔宫龙翼心里咒骂着,露出了憎恨的眼神,嘴上说道:“你从何得知天魔宫已经找到你了那个受伤的小孩”

      王辰点头道:“那个小孩子受到的刀伤根本就不是什么山贼的所谓,因为我从他的伤口里发现了一种他们天魔宫专用的毒药,那是用来涂在刀刃上的。”

      龙翼叹了口气,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帮你逃到安全的地方还是帮你对付天魔宫”

      “不是”

      王辰摇了摇头,道:“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好好照顾我妻子秀云”

      “哦”

      龙翼心里一震,问道:“王兄此言何意”

      “我是说,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将她带走,到哪里都好,就是不要留在这里了,以后,如她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帮她找一户好人家,虽然她名义上是我的妻子,但她还是一个黄花闺女我不想看到她跟我一起受难,所以拜托你了”

      龙翼肃然道:“那你看我如何”

      王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龙兄的意思是说”

      龙翼道:“我是说,让她以后跟着我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吃苦的”

      “啊”

      王辰没想到龙翼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仔细一想,看龙翼的样子也不会是坏人,如果秀云跟了他也不会太吃亏

      “龙兄,坦白说,你的确是一个好男人,可你说的这事我也作不了主,还要问问秀云她自己”

      王辰说道。

      龙翼点头道:“那这事就先不提,你倒是说说,你要我什么时候行动”

      王辰道:“越快越好最好就是今晚刚才我已经跟秀云说了,她她也同意了。”

      看到他的表情有点痛苦,龙翼同情地问道:“你喜欢她”

      “嗯。”

      王辰也不否认,“可是,我已经不能说是一个男人了,根本不能给她幸福”

      龙翼略微叹气道:“我答应你,不过,你真的不打算逃走吗”

      王辰摇头拒绝道:“不了,我想得很清楚了,如果这一次能够大难不死的话,我也重新找一个地方隐居,自己过完下半辈子算了。”

      说到此处,他又道:“龙兄弟,事不宜迟,你马上带秀云离开这里吧”

      龙翼没有再说话,而是独自走到叶秀云的房间

      只见她正坐在床上,她的眼睛有点儿红肿,看来是刚刚哭过了,她一看到龙翼进来便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中,轻轻哭泣着

      龙翼抚着她的秀发,温柔的问道:“怎么了,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叶秀云连忙摇头道:“我愿意,我愿意只是”龙翼打断她,道:“别只是了,咱们趁现在快离开吧”

      叶秀云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龙翼拉着她走出房间,只见王辰刚好正要进来,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道:“拜托了”

      龙翼点头道:“那我们走了”

      说着便横抱起叶秀云,从地上一下子跃到了屋顶上,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本章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军婚也缠缠

    最新章节:经典番外 3
    他是精英中的精英,她是父母双亡的小孤女,他的战友受伤,她初出茅庐站上手术台,术后竟丢下病人逃得不见踪影。第二天,他以玩忽职守罪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本以为这是他们初次结下梁子,却不曾想早在六年前他们之间就有了恩怨,甚至是七年前……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去……可偏偏我还爱着你。

    安染染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