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终于报了这一脚之仇

   牛萌萌一听,气得直拍桌子:“怎么能这样,公司不是规定了,如果要提前结算必须要提前半个月通知我们的嘛!怎么能临时通知?”

  经理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说:“老板的要求,我们也没办法。公司这个月有很多人差任务呢……对了,你不是差一辆,是差两辆!”

  牛萌萌气得快要掀桌子了,总共才说了不过半分钟的话,突然一下,从差一辆变成差两辆,这是什么世道。

  “上次你朋友带来的朋友买的那辆,那天你休息,结果你突然跑来抢单子,别人有意见了。没办法,只好把这单挂到别人身上去,所以你还差两辆。”经理见牛萌萌气得面红耳赤的,一口要咬死她的样子,不禁声音也大了许多:“牛萌萌,你别瞪了!瞪了我也没用!我已经够照顾你了,你看看全公司,有谁像你一样,说上班就来上班,说请假就休息的。你一会上班一会请假,大家刚刚安排好的班全都被你打乱了。如果别人跑来抢了你的单子,你乐意嘛!”

  “我……”

  牛萌萌来没来得及辩解,经理又说了:“老板交待了,这个月没有完成任务的人,今年过年的奖金按比例扣,最少也要扣到一半啊!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什么大客户老客户的,赶紧叫来买车!”

  经理说完,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职场如战场,管你是孕妇还是神婆,一切靠业绩说话。

  牛萌萌辛苦一年,除了每月佣金之外,图的就是这年底的奖金了。牛萌萌在这里还没有做满一年,但她早就听说,老板很大方,每年的奖金给得都不少。

  如果因为这个月没有完成任务就扣了奖金,那就真是亏大发了。

  牛萌萌真恨不得拉着季成勋买两辆,帮她完成任务。但这也只是想法,只剩下五天的时间,牛萌萌必须想办法。

  一整天上班,牛萌萌忙得晕头转向,不停的打电话,想拉些客户。可是,一天下来,没有任何进展。

  下班后,丹宜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今天在推介会上的表现,季成勋也为她有所成就而感到高兴。牛萌萌不想扫兴,对自己没有完成任务的事只字不提,打起精神,陪着他们。

  季成勋还记挂着左芝,所以在F城只停留了两天便回去了。

  从机场回来的时候,牛萌萌心事重重,丹宜还跟打了鸡血似的,处在异常的兴奋之中。

  “二姐,我请你去吃自助餐吧!最近公司发了一笔奖金给我,说我在新项目推介会上表面良好,而且计划书做得也不错,给了我一个新人奖!”丹宜搂着牛萌萌的胳膊,坚持要请她去F城最贵的酒店吃最贵的自助餐。

  现在就是红烧龙肉给牛萌萌,她也提不起劲来。丹宜的提议,牛萌萌只是蔫蔫的应了一声,并没有放在心上。

  “二姐……二姐……你去不去啊!”丹宜推着牛萌萌,见她心神恍惚,问她:“那周正其又来烦你了?你不是装怀孕把他吓走了嘛!”

  “跟他没关系……吃自助餐,是不是?走吧,再不去自助餐都要结束了。”季成勋选的是傍晚的航班,她们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天已黑了。牛萌萌见丹宜这样有兴致,也不想泼凉水,两人从着出租车径直来到了自助餐厅。

  这里最有名的,是海鲜。但她们来晚了,很明显海鲜的供应不足,牛萌萌端着盘子,在那些平常就能吃到的食物面前晃来晃去,突然的好像患了选择困难症似的,不知道该吃些什么。

  丹宜趁着这个时间,悄悄的给祁慕初通风报信。

  “丹宜,好样的!年后有个到国外出差的机会,我会安排你的。”祁慕初在电话里承诺着,然后,快速的赶到了自助餐厅。

  刚到餐厅,就看见周正其在门口晃荡。

  祁慕初下意识的躲到了拐角处,忍不住的想偷听他们的对话。

  “阿其,你为什么总是追着我不放?”牛萌萌走出了自助餐厅,拉着周正其躲在消防通道那里小声的说话。祁慕初就在消防门外面偷听,听起来,牛萌萌特别的无奈和郁闷。

  祁慕初很喜欢牛萌萌这样对周正其,这个男人,本来就不该成为他和牛萌萌之间的绊脚石。

  周正其紧张的抓着牛萌萌的手,就怕她会突然离开。他结结巴巴的,等了半天也没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祁慕初等得不耐烦,牛萌萌也变得焦躁起来。

  “萌萌,我不介意你有孩子。我想跟你结婚!”

  “什么!”

  牛萌萌尖锐的嗓音在空空的消防通道里回荡,祁慕初也在心里大喊了一声“我.靠!”

  追女朋友拼是应该的,但要不要这么拼啊!

  牛萌萌不可思议的望着周正其,她真的没有见过会主动当别人后爸的男人。周正其又不是缺胳膊断腿或者神智不清,急不可耐的打电话来说非要见她,就是为了告诉她,他不介意当她肚子里孩子的爸?

  “阿其,是这样的……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跟……怀孕没关系,真的……我……我觉得我们还是没有缘份的……”

  牛萌萌的回答,听得祁慕初心花怒放。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刮弄着下巴,就好像以前他总是用下巴去蹭牛萌萌的脸似的,有种幸福的感觉。

  可是,周正其没让他开心到哪里去。

  因为周正其非常坚定的说:“萌萌,我想娶你,跟你是否有孕也没有关系。我就是喜欢你!以前,你因为有男朋友,我不能做第三者,所以只好退让。但现在,你是自由的,我也是自由的,你又有了孩子……我们一结婚,就是完美的一家三口!这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牛萌萌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她怎么觉得,周正其不但不介意她“有孕”的事,反而还特别的期盼她“有孕”似的。

  “等等!”牛萌萌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如果说,怀孕都不能赶走周正其,牛萌萌一时半会的,真的想不到,该如何拒绝他:“周正其,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结婚?”

  周正其的脸倏的一下变得通红,他有些害羞的望着牛萌萌,那神情妖娆如花,哪里像男人。

  牛萌萌似乎明天了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个GAY!你想利用我跟我结婚,来掩饰你是GAY的真实面目,对不对!”

  “呸!你才是GAY!”周正其气得想说脏话,不过,他还是憋了回去,看着牛萌萌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纠结了好久,说:“我就是喜欢你,我想跟你开始。”

  “那你能买两辆车吗?”牛萌萌想都不想的问他:“我还差两辆车完成任务,如果你能买两辆,我考虑考虑。”

  一文钱急死英雄汉,更何况是两辆豪车。

  周正其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打击。

  牛萌萌见这招有效果,继续打击:“上回你带的你的那个同事叫什么来着?我看他挺有钱的,立马买了一辆。可惜,他买的不算我的任务,唉,早知道那天就不帮他办手续了,买不成,改天到我手上买来能算任务。你要是能像他一样,或许,我会考虑跟你处处!”

  “牛萌萌,打人不能打脸!你怎么能这样!”周正其终于发火了,他双手抓得牛萌萌的骨头都要裂了,五官全部扭到一起去了:“我是没钱!我是买不起豪车,但我一样有爱的权力!”

  牛萌萌被他这么一晃,晃得有点内疚。她当时只是简单的想把周正其吓跑,忘记了这话的杀伤力。

  莫名的,牛萌萌对周正其有了些许的好感。不管怎么说,他不介意她“有孕”,对她的冷嘲热讽还有男子汉的血性反应,客观的来说,周正其也不是很糟糕。

  最重要的是,他是真心实意的。

  牛萌萌摸了摸瘪瘪的肚子,真诚的说:“对不起,我刚才那么说是过分了。阿其,其实有件事你误会了,我没有……”

  周正其见牛萌萌摸着自己的肚子,以为他刚才摇她摇得太厉害了,弄得她肚子痛。周正其赶紧的放开了手,然后,紧张的直搓双手,问牛萌萌是不是动了胎气,要不要送她去医院。

  牛萌萌的肚子,突然咕噜叫了一声。丹宜因为没有看到她,也打来了电话,催她快点去吃自助餐。牛萌萌看着周正其那诚恳的脸,忽然的不忍心拒绝他,也觉得美食当前,填饱肚子比坦白更重要,便问他:“你吃了饭没有?”

  “没有。”周正其快速的回答:“我一下课就联系了你,你总不接我电话,我心里烦……后来你说你在这里,我就赶来了。”

  “这样吧,我请你吃自助餐!就当是我刚才说错话给你陪罪吧!”

  周正其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应该男人请女人吃饭才对!”

  “这都什么时候了,男女平等!”牛萌萌笑着冲着他眨了一下眼睛,说:“过几天,等我把我的事忙完了,我们去海边散散步吧。我有事要跟你坦白,等你听完我的坦白之后,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开始看看。”

  周正其兴奋的原地蹦得老高,然后双手拍着大腿,明明是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脑后,但一点声音都没有。他的滑稽样,把牛萌萌逗笑了,她上前拍了他胸口一下,说:“走啦,丹宜在餐厅里面等我呢。我再不去,她会发脾气的。”

  周正其激动的上前来拉牛萌萌的手,牛萌萌下意识的避开了一下。周正其再接再厉,走到牛萌萌的另一边,要牵她的另一只手。

  牛萌萌避之不及,被他捉住了,不等她抽回手来,周正其已经推开了消防门,拉着牛萌萌笑嘻嘻的往自助餐厅去。

  祁慕初等他们走进了自助餐厅之后,才跟着进去。

  丹宜已经拿了不少食物在桌上,她看到周正其牵着牛萌萌的手走过来,呆在那里。

  周正其绅士的帮牛萌萌拉开了座椅,牛萌萌的手终于得以自由,她赶紧的缩了回来,坐下,然后拿着筷子,随便夹了一块蛋糕就往嘴里塞。

  “萌萌,吃自助餐要先吃点水果,润润肠胃……对胎儿也有好。”周正其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牛萌萌的丈夫了,他自作主张的把牛萌萌筷子里的蛋糕夹走,然后,端来一盘水果放在她的面前,说:“火龙果很新鲜,芒果也不错,快尝尝。”

  丹宜神情古怪的看着牛萌萌,又瞟了一眼周正其,想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对牛萌萌“怀孕”如此感兴趣,还特别殷勤。

  牛萌萌食不知味,如同嚼蜡。她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冲动的松了口风,但转念一想,或许周正其是真的太喜欢自己的,所以才这样急着干涉她吃什么。

  一块火龙果刚刚塞进嘴里,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牛萌萌抬头一看,只见祁慕初端着一个空盘子,站在她的身边。

  牛萌萌再看了看四周,旁边还有不少空座位,祁慕初哪里不肯坐,要坐在她的身边。

  周正其本来是坐在牛萌萌的对面的,丹宜和牛萌萌坐在一起。他看到祁慕初过来了,丹宜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座位,想抢丹宜的位置,却没想到,祁慕初的迅速坐了下来,还理所当然的从牛萌萌的盘里,夹了不少水果到自己的盘子里,然后,施施然的吃了起来。

  丹宜为了掩饰自己做叛徒让座位的行为,恭恭敬敬又九十度鞠躬:“总裁好!”

  “嗯,坐吧。”祁慕初指了指周正其旁边的座位,说:“下班时间就不是上下级关系了,以后下班再见到我,喊我祁大哥就好。”

  “是!”丹宜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牛萌萌,见她拿着叉子用力的叉起一块芒果要往嘴里塞,祁慕初却抢了下来,然后很理所当然的说:“芒果这种水果虽然好,但容易引起过敏反应。你平时都不太吃这东西,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吃。”

  这边说着,哪边又自顾自的把牛萌萌盘子里的葡萄全都拨了出来,把周正其倒给她的葡萄汁拿了过来,一饮而尽。末了,得瑟的对着周正其说:“萌萌对葡萄过敏,你不知道吗?”

  周正其见到祁慕初,简直就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他见祁慕初这样熟悉牛萌萌的饮食习惯,而自己却处处踩了地雷,气得火冒三太。

  他又端来一杯热牛奶,笑道:“萌萌,多喝些牛奶。听说吃什么颜色的食物,孩子的皮肤就会变成什么样。多喝牛奶,皮肤白。”

  牛萌萌别扭的看着周正其,她真得不喜欢周正其三句话不离本行的说她怀孕的事。别说她现在没有身孕,就算有,也不喜欢像周正其这样,不管任何场所都说。

  祁慕初听到周正其的话之后,挑了挑眉毛,看着牛萌萌,问她:“难受吗?会孕吐吗?”

  “啊……”牛萌萌皱着眉头,一叉子叉了三块水果,全都塞在嘴里,慢慢的嚼着。她嘴太忙,吃了东西就没空说话,周正其和祁慕初见她都不回答,也不问,两人较着劲的对牛萌萌献殷勤。

  一眨眼功夫,牛萌萌的盘子里就堆成了山。

  “你不是喜欢吃春卷吗?来,给你。”祁慕初还真是有心,把春卷全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他用筷子把春卷全都夹到了牛萌萌的盘子里,最后一块,他示威的夹着,放在牛萌萌的嘴边,要喂她。

  牛萌萌冲着祁慕初翻了个白眼,心想,什么时候又跟你重新熟到可以这样喂食物了?

  牛萌萌的头往左边撇,祁慕初就夹着春卷往左边挡。牛萌萌身体往后靠,祁慕初索性探过身来,一只胳膊就搭在牛萌萌座椅靠背上,拦着她。

  从周正其的角度上看过去,祁慕初好像正搂着牛萌萌,热情过分的要喂她吃春卷。

  “祁慕初,你到底想干什么?”牛萌萌不敢张开嘴,就怕自己一张开,祁慕初就会见缝插针的把春卷塞进来。

  她见祁慕初今天的态度,和昨晚以及在机场那次都不同,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只好咬着牙小声的提醒他:“这里是公共场所,注意形像!”

  “没有你在身边,要形像有什么用?”祁慕初回答的慢悠悠的,他见牛萌萌一副银牙咬碎的样子,忍俊不禁:“不过是吃块春卷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我如果想亲你,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亲下来的。”

  “你……”牛萌萌被他这挑衅的话弄得忍不住想骂人,刚张嘴,那春卷就堵住了她的嘴。牛萌萌呜呜两声之后,急忙吐出春卷,然后推开祁慕初,想离开这家自助餐厅。

  她一站起来,祁慕初跟着也站起来了。周正其也反应过度的站起身,而丹宜,感觉到气氛变得凝重,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牛萌萌的身边,想劝她消消气。

  丹宜还没有开口,突然的,周正其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他一把将牛萌萌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拦着想上前的祁慕初,趁其不备之时,抬腿,曲膝,对着祁慕初的裤.裆狠狠的顶了一下。

  周正其踢祁慕初的时候,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叫你踢我,我现在终于报仇了!”

  “嗷呜……”祁慕初没防着周正其有这招,硬生生的被他踢了个透心凉。喉咙里,逸出一声狼嚎,听得牛萌萌毛骨悚然,心惊胆战。

  丹宜惊讶的看着周正其,她对他的了解不深,只觉得他长得有点娘娘腔,性格有点娘娘腔,做事也有点娘娘腔。

  真正是没想到,娘娘腔竟然也有这样豪放的时候。大庭广众之下,直踢祁慕初的要害处,整个自助餐厅里就餐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动静,好奇的看了过来。

  服务员站在不远处,尴尬的不知道,是不是该走过来劝架。不一会儿,餐厅的经理来了,客气的请他们出去解决私人恩怨。

  牛萌萌觉得他们的脸都丢光了,甩开祁慕初和周正其,拉着丹宜快步跑了出去。

  祁慕初也顾不上那里痛,夹着腿,利用腿长的优势,先行跑了出去。周正其见状,也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自助餐厅。

  牛萌萌带着丹宜在路边拦出租车,这个时间段的车子不好拦,所以,当祁慕初和周正其赶过来的时候,她们还在路边。

  祁慕初额头冒着冷汗,周正其刚才那一脚,真得没有给他面子,又快又准又狠,痛得祁慕初连站在那里都很勉强。但为了追回牛萌萌,再痛他也得忍。

  “萌萌,你能扶我一下吗?”祁慕初向牛萌萌伸出手,希望能搭在她的肩膀上,靠着她喘喘气。

  牛萌萌见他脸色发青,知道周正其下脚够用力,想推丹宜过去扶他。丹宜识趣的躲开了,她见周正其也赶了过来,趁机拦着他不让他靠近。

  祁慕初见机不可失,整个人往牛萌萌的身上倒去。

  牛萌萌无奈,只好扶住他。但祁慕初太重,他双手都压在了牛萌萌的肩膀上,害得她身体跟着晃了两下才站稳。

  “萌萌……真的好痛……”祁慕初抱着牛萌萌撒娇:“你送我回去吧。”

  牛萌萌见丹宜拦着周正其不让他过来,叹气,小声说道:“谁叫你上次踢了他,他现在报复回来,也是应该的。”

  祁慕初见牛萌萌就差说周正其踢他踢得好了,心一凉,越发觉得那里痛得厉害。再说话的时候,声音里多了些许凄凉:“我开不了车了……送我回去吧。”

  牛萌萌实在是不好再装傻,就算是一般的朋友,遇到这种情况,她也会答应送对方回去。可是,他是祁慕初。

  牛萌萌想了一下,冲着丹宜和周正其招手,说道:“你们都过来,帮我扶着他。我们一起送他回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