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奶嘴是给谁用的?

   牛萌萌没有立刻回答丹宜的问题,她望着祁慕初离开的那个出口,心里乱糟糟的。就好像没有预警就从海上刮来的龙卷风,把已经乱得没有章法的心吹得更乱。

  季成勋见牛萌萌双臂自然下垂,但双手却紧紧的握在一起,修剪干净的指甲不长不短,深深的抠进了皮肉之中,将手掌心活活的抠出了四个弧度优美的月牙。

  一排洁白的牙齿,用力的咬着下唇,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沉默。

  “我不知道他也跟来了!”季成勋完全是推卸责任的态度,不过,他所说的确实也是实话。

  在飞机上,他并没有看到祁慕初。有可能,是因为祁慕初坐的是头等舱,走的是贵宾通道,所以,他们坐了同一架飞机,却没有碰面。

  牛萌萌只觉得脑子嗡嗡直响,眼前所有的影像都变得模糊虚无,只有祁慕初的背影和他消失的那个方向的景物是清晰的。他的出现,太突然,牛萌萌猝不及防,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猛然之间在自己的胸口上狠狠的打了一拳,打完就跑,连个交待都没有。

  丹宜见牛萌萌没有出声,季成勋又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又说了一句:“公司没有通知说总裁今天会来啊!”

  “也对哦,如果知道他要来,应该不会准你的假。”牛萌萌小声喃喃着。她很奇怪,祁慕初看到她的时候,似乎并不认识她。他的眼底,高傲的连神都装不下,又怎么可能会装下她。

  牛萌萌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双手弄乱了自己的头发。

  她还在这里瞎想什么,祁慕初来不来F城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分手了,还分了一年。这一年期间,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尽管,报纸上时常有祁慕初的消息,牛萌萌都是尽量的避开不看。

  有些伤痛,不碰,不痛。碰了,就会痛得无法自拔。

  牛萌萌觉得自己现在过得挺好的,至少,她可以自由自在的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赚钱,痛快玩乐,冲浪飙车,喝酒唱歌,不为物喜,以不已悲,或许,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当初离开,是为了忘记他。现在,祁慕初已经成功的做到忘记了她,她又何必纠结过往。

  牛萌萌一边想着,一边静静的扯着头发。一根根一缕缕的,竟然也被她自己抚平了。

  “哥,你准备往哪家酒店?”牛萌萌突然问季成勋。

  季成勋正紧张的盯着她看,怕她崩溃怕她哭。却没想到,她静得吓人,眼神放空,只是痴呆了两分钟而已,就恢复了正常。

  “是啊,哥,你打算住哪家酒店?要不就往我家附近的酒店,这样方便!”丹宜识趣的没有再提祁慕初,而是跟着牛萌萌一起关心起季成勋的住宿问题。

  季成勋来得匆忙,只带了一个小包,里面装了两件衣服而已。她们买的这些礼物,足足两大袋,看来要给季成勋买个行李箱来装这些东西才行。

  季成勋伸手接过她们手里的袋子,说:“随便住哪,方便就好。走吧,我也有些累了,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牛萌萌挽着丹宜,笑脸盈盈的跟在季成勋的身后,一边问他家里的情况,一边脚步轻盈的往出口走去。出租车停靠点排满了人,他们三人一点都不急躁,排除时,欢声笑语的,牛萌萌还从袋子里拿出奶瓶子,做小婴儿喝奶的样子,特别的可爱滑稽。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舱,祁慕初正坐在里面,冷清的绿眸里,全是疑惑。

  男秘书就坐在他的旁边,噤若寒蝉。

  “萌萌怀孕了?”过了好一会,祁慕初从牙缝里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吓得那个男秘书连坐都不敢座,悬着屁股半蹲在祁慕初的身旁,哆哆嗦嗦的,不是很肯定的说:“私家侦探……他……他说……”

  “他说什么?”

  “他没说牛小姐有男朋友,也没说她怀孕了!”

  祁慕初收回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男秘书,又问:“哦?那她为什么在洗手间里洗奶瓶?她的手里为什么会拎着一袋婴儿用品?还有,季成勋怎么突然跑来看她……难道是因为知道她怀孕了?”

  祁慕初每问一句,那男秘书的身体就矮一截。祁慕初问到最后,那男秘书都快要趴到地上了。

  这一年来,祁慕初所有的重心都在寻找牛萌萌。找到她之后,不敢惊动她,只能派人盯着她。看见牛萌萌时,他紧张的,心都不会跳了,就好像吸入了过多的二氧化碳,憋得脸色发红,却还要假装不认识她,故做清高,与她擦肩而过。

  牛萌萌哪里知道,她不小心撞到他胸口时,祁慕初的双手差点就把她抱住了。祁慕初是用钢铁般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的冲动,硬生生的盯着满地的奶瓶没有发狂,咬碎牙往肚里吞的,躲到了外面接自己的商务舱里,焦急的等牛萌萌出来。

  其实,他是从郑素芬的嘴里得知,季成勋已经有了牛萌萌的行踪,要来看她。至于左芝有身孕的事,因为胎儿不到三个月,这个消息只有他们家里人知道,郑素芬没有告诉祁慕初,他自然也不知道。

  祁慕初也不知道,自己见到牛萌萌时该如何。他左思右想,决定跟季成勋坐同一架飞机来看牛萌萌。他怕季成勋会对牛萌萌旧情复发,万一季成勋一冲动,打动了牛萌萌的心,祁慕初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等牛萌萌回来。

  可是,他们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祁慕初的眼前,全都是奶瓶和奶嘴。他想不明白,牛萌萌到底跟谁怀孕了,又为什么拎着这么多东西来机场接季成勋,这么多婴儿用品,到底是谁的?

  关键时刻,他懦弱的不敢去问她。只能假装不认识牛萌萌,像一阵风似的,从她的身边飘过。

  “没用的东西!爬在我脚边能听到消息吗?”祁慕初见那男秘书还瑟瑟发抖的在自己的脚边,气得用力的蹬了他一脚,骂道:“还不快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男秘书屁滚尿滚的下了车子,他故意背对着牛萌萌他们,慢慢的挪了过去。

  牛萌萌似乎已经忘记了祁慕初曾经出现过的事,心情特别好,叼着一个奶嘴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一只手还摸了摸小腹,做了个孕妇样,和丹宜说了几句玩笑话,又拉着季成勋撒娇。他们三人乐呵了一会,终于排到了他们,便上了出租车离开了。

  祁慕初终于等到男秘书上车了,他一上来,马上狗腿的汇报:“总裁,刚才听到……牛小姐说什么三个月不出怀,看不出来……又说什么没有呕吐反应挺好的……”

  祁慕初浑身冒着杀气,冷若寒冰,快要把男秘书冻死。

  男秘书纠结了一下,心想反正都是死,如果不把事情说轻松,死的会不明不白。咬咬牙,又接着说:“牛小姐还说这些奶瓶奶嘴是她挑了很久的,她喜欢女孩,所以买了好多粉色的。牛小姐还说了,因为时间不够,所以只好拎着这些东西来接机,希望没把奶瓶摔坏了。”

  祁慕初越听越郁闷,牙齿咯咯响,恨不得把牙龈都咬碎。

  “她有说,孩子是谁的吗?”祁慕初问他。

  男秘书为难的看着祁慕初,小声说道:“这么**的事……应该不会在公共场所说吧……”

  祁慕初想想这话也有道理,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其实,他心里早有计较。昨晚,私家侦探汇报说牛萌萌和周正其约会,两人还约得很晚才分开。

  听说,分开的时候,闹得挺不开心的。私家侦探没有跟上他们的车,只好去牛萌萌家楼下守候。远远的看着周正其送牛萌萌回来时,他们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后来牛萌萌又在阳台上站了许久,感觉他们约会并不顺利。

  祁慕初的想像力,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颠峰。

  他估摸着,私家侦探事先并不肯定牛萌萌和周正其的关系,所以隐瞒不报。直到昨天,牛萌萌和周正其因为肚子里孩子是打是留的问题吵了架,私家侦探见瞒不住了,这才来告诉他。

  牛萌萌一定也是因为这个孩子的事,才主动告诉了季成勋她的行踪。季成勋一直爱妹如命,听到牛萌萌受了委屈,所以赶紧来看她。

  牛萌萌已经决定留下孩子,所以去买了很多婴儿用品。但是,时间赶不及,所以才拎着这些东西来接机。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来F城看她,更没有想到,会在机场遇见,所以,才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祁慕初越想越心烦气躁,一拍座椅的扶手,吼道:“还不开车跟上去!”

  男秘书忙不迭的叫司机开车跟着牛萌萌他们的出租车,自己则悄悄的缩到了一边,不敢出声,就怕祁慕初突然发现了他的存在,会更加的火大。

  牛萌萌和丹宜正在出租车上,跟季成勋大聊特聊左芝肚子里的孩子时,突然,牛萌萌的手机响了。

  “萌萌,你现在在哪里啊!快点回公司来!”同事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从扩音器里放出来的,整个车子里都听到了他们的大嗓门。

  他们就好像遭遇了九级地震似的,催着牛萌萌快点回去,说有急事,却又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牛萌萌本想着,今天她请了假的,可以不必理会。

  但丹宜和季成勋都劝她先回公司看看,反正他们也没急事,索性陪着她一起回去。

  无奈,牛萌萌只好答应了同事,叫他们在公司等她。

  祁慕初的车跟在后面,越开越觉得不对劲。祁慕初对F城并不熟悉,但是私家侦探给了他详细的资料,当他看到牛萌萌的出租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往左拐,而不是向右拐时,知道他们不是直接回家。

  “这个方向,是去哪里的?”祁慕初问男秘书。

  男秘书赶紧的打开导航看了又看,最后说:“这个方向,是往牛小姐的公司去的。”

  祁慕初狐疑的嗯了一声,吩咐司机小心跟着别暴露了,便没有再出声。

  果然,出租车开到了汽车城,这条路两边全都是4S店,一家挨着一家,牛萌萌工作的那家,在这条路上最好的位置上,也是最显眼的。

  因为,牛萌萌工作的这家4S店的门口,摆满了鲜花。有一个男人,满面春风的捧着红色的玫瑰,身后,还在地上摆了一大串爆竹,简直跟结婚现场似的,弄得红红火火,哪里像是卖汽车的地方。

  牛萌萌下了出租车之后,站在那里愣了半天,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丹宜和季成勋也相继下了车子,付完钱之后,季成勋打量着这家4S店,也愣住了。

  “二姐,你上班的地方……好特殊……”丹宜感慨着。原来现在汽车销售行业竞争这么厉害,就算是卖豪车,也不至于这么大阵仗吧。

  牛萌萌揉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看,是自己工作的地方,没有错。

  只不过,多了鲜花和爆竹,还多了一个男人——周正其。

  他穿着笔直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结,头发油光发亮的全部往后梳去,脸上,好像还擦了点粉,显得特别的……白。

  牛萌萌踌躇着往前走了两步,小心翼翼的问他:“阿……其,你这是做什么?”

  “萌萌,我很喜欢你!我们……”

  周正其手棒着玫瑰,一脚向前,本来想说“我们交往吧!”

  可是,他没有注意到脚下有块香蕉皮,这一脚迈去,正好踩在上面。活活的,在牛萌萌劈了个一字步,肌肉拉伤,痛得他吡牙裂嘴的,剩下的话也没说出来,双眼含泪的望着牛萌萌,整张脸都在抽搐。

  牛萌萌吓得往后一退,撞到了丹宜。丹宜没防着,手里的袋子掉到了地上,奶瓶奶嘴再次撒了一地。

  周正其抽搐着嘴角,指着那些奶瓶问她:“奶嘴是给谁用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