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年轻人身体好是好事,就是用力要悠着点

   祁慕初没想到牛萌萌会这样的主动,他略微的怔了怔,但很快就笑咧了嘴,连连点头。

  上次在办公室失利之后,祁慕初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事后有很多次,他都想引导牛萌萌的小手,往那个方向发展一下,牛萌萌都像摸到蛇似的,吓得花容失色。

  他知道,她是担心他会因此再次变得虚弱,所以死活不肯。

  可是,祁慕初才是最清楚自己身体的人。他强壮的像一头牛,盯着那块飘扬的红布已经快有一百年了,他恨不得冲过去,把那块红布给顶得支离破碎,用脚踩,用嘴咬,用一切的办法把阻挡在他眼前的所有都弄得灰飞烟灭,然后,他就能义无反顾的,去做他想做的事。

  可是,所有的阻碍,都是因为他在办公室那次,最为糟糕的表现。

  牛萌萌谨遵中医里的一切教诲,要他修身养性,养得他整天流鼻血,一张嘴就能喷出火来,半夜被自己的下.身痛醒,靠一双手解放自己的日子,终于可以在今天结束了。

  “可以!当然可以!”祁慕初殷勤的像酒店的门童,他不但连声说可以,还从此一举的问牛萌萌:“要不要我帮忙?”

  “啊!”牛萌萌在这方面完全是零经验,除了从书本上看到的那些知识以外,她真的不知道,干这事,还需要帮助。

  目前所拥有的智商,令她一时半会的不能消化这个信息。

  祁慕初见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怕牛萌萌会临阵退缩,也不管她怎么样,抓住她的一只手小,就往水里拽。

  隐藏在水里,彩色的泡泡下面,有着许多肉眼无法看清的东西。

  祁慕初的身材很棒,他跪立在牛萌萌的身上,结实的腰间全是牛萌萌刚刚玩出来的泡泡。祁慕初因为工作忙碌,几乎没有什么时候去专门健身,但他的身体,并大部分健身过的男人的身体都好看。

  紧绷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芒,一如他冰冷的气质,在任何时刻,都有些君王的气息。混血儿的五官,立体又深邃,他的一颦一笑,都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情。

  牛萌萌看痴了,竟忘了,自己的手被人带着,在水里缓缓划动着,然后,五指不由自主的张开,在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时,被祁慕初的大手一合,紧紧的握住了。

  祁慕初幸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仰起头,自我陶醉了一番,再长长的吐气。

  牛萌萌羞红了脸,这浴缸简直成了油锅,整个人,都被炸熟炸透,红通通,香脆脆,哪怕躺在那里不动,牛萌萌也能听到,自己身体的某处,正在悄悄的变化。

  噼噼啪啪,是心花怒放的声音,吱吱呀呀,是手指尖相互摩擦的声音,哼哼哈哈,是那张小嘴语无伦次的碎音。

  水,无声流动,心,无声跳动。

  牛萌萌紧闭双眼,手,悄悄的握紧。

  一只手,太小了,真的不够。另一只手,如水草般,悄然缠上,层层叠叠,不嫌累赘,轻盈美妙。

  “萌萌……”祁慕初感激的喊了她一声。他真的很感谢她,只有她,才能带给他这样荡漾的心情,如一杯咖啡的气息,芬香馥郁,又一种温柔又霸道的姿态,弥漫在整个空间里。

  牛萌萌小小的一个动作,就足以令祁慕初幸福的飞上天。

  牛萌萌这才睁开眼睛,尴尬的笑了一下。她现在,就像抓着一个把手,双手用力的握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牛萌萌甚至有种站在铁轨上拉板手的感觉,兴奋的全身都在哆嗦,眼看火车疾驰而来,却不知道该不该拉这把手。

  “你……动一下……”祁慕初小声的提醒她。

  牛萌萌又眨了一下眼睛,湿湿的浴室里全是水汽,在她长长的睫行上,凝结成了水珠。她一眨,那些水珠就掉了下来,有些流进眼睛里,痛痛的。

  她本能的想用手去揉,祁慕初的手快她一步,已经替替揉了起来。

  牛萌萌能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的刮着她的眼角,指腹,小心的按在她的眼皮上,在上面慢慢的打转。

  “萌萌,学我这样……你用拇指,按在顶端,然后……嗯……打转,再刮刮……”祁慕初说到一半,猛的吸了口气,牛萌萌能感觉到手心里的东西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又变大了一圈。

  牛萌萌吓得停住了手,她茫然的看着祁慕初,看见他短暂的失神片刻,再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就像结束了长跑之后爽快的淋漓尽致。

  他低头看着牛萌萌,嘴角轻扬:“小家伙,你得轻点。”

  原来牛萌萌忘记了自己的指甲比他的长,她刚才那样用力一抠,没把皮抠破就算是不错了。也亏得祁慕初够强壮,受得了,痛完之后并不觉得难受,反而有种莫名的舒适感。

  牛萌萌有点泄气,她想放弃,祁慕初不让。

  他一只手,覆在她的两只小手上,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嘴边,然后,轻声说道:“张开。”

  牛萌萌乖乖的张开了嘴,祁慕初的手指探了进去。

  祁慕初见牛萌萌还张着嘴,哭笑不得又命令她闭上。牛萌萌乖乖的闭上嘴之后,含着他的手指,无辜的看着他。

  “萌萌,感觉我的手指在你嘴里是什么样,你就知道……你的手该怎么动了。”祁慕初说得很正经,他的手指,缓缓的抽了出来,再慢慢的顶了进去,一进一出,不快不慢。

  牛萌萌似乎有点心得了,小手,有节奏的拉拉扯扯起来。

  “嗯,好!做得不错……萌萌,你可以再用点力气……对,真乖,真聪明……轻轻刮一下……哦……”祁慕初的梦呓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到最后,他已经不满意牛萌萌那慢吞吞的速度,他的手紧紧的抓着牛萌萌,带着她,快速的抽动着。

  牛萌萌惊骇的看着祁慕初,看见他的脸上,露出一个陶醉的表情,就好像他整个人都淹没在蜜糖的海洋里,哪怕是死,也要被甜死的义无反顾的,追寻着他脑海里涌出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慕初,不要了!”牛萌萌突然尖叫起来。

  她害怕祁慕初又会像上次在办公室那里,急急的抽回手来,摆手示意。

  祁慕初这才从他的欲.海沉浮中清醒过来,他停了下来,见自己把牛萌萌吓坏了,赶紧的抱起她,亲了又亲。

  牛萌萌乖巧的顺从着他,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肆意妄为。每一个身体接触的地方,都点燃了簇簇火花。体温在上升,水温也跟着沸腾,漂浮在水面上的泡泡逐个破裂,隐藏在下面的身体,也渐渐的显露出来。

  (自行想像吧!作者码字太辛苦了,写到吐。)

  当晚,牛萌萌发起了低烧。

  祁慕初在浴缸里尝到了甜头之后,到底还是没有控制住。

  这也不能责怪他,他被牛萌萌和祁域泽的爱心补品补的整个人都是燥火,整天仿佛就置身于太阳粒子的中心,每天冰天雪地的要冻上半个小时才敢回屋子睡觉的人,突然一下子释放了,立刻觉得全身上下都是力气,都是火焰,都是阳光和动力。

  一次不够,当然还要再来一次,洗干净之后觉得意犹未尽,就当再吃个夜宵,继续吃一遍。

  反正牛萌萌也昏倒了,她也不可能提意见。祁慕初抱着侥幸心理,偷吃得各种开心,全然忘记了,牛萌萌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样折腾。

  祁慕初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搂着牛萌萌的时候,还觉得她身上凉了些,怕她冷,抱着被子裹了又裹,担心她还不够暖和,把她搂在怀里搓了好一会,感觉她暖了才睡去。

  祁慕初的身体再好,累了这么多回,也需要休息。

  心满意足之后,人总是容易疲惫,一闭上眼睡下去,再睁眼就开亮了。

  直到天亮,祁慕初才隐约觉得牛萌萌的体温不对劲。

  她一直保持侧睡的姿势没有动,小手防御性的抱在胸前,光洁的背紧紧的贴在祁慕初的胸膛,一动不动整个晚上。

  祁慕初将她翻过来时,才发现,她双眸紧闭,眉头微微蹙着,好象很不舒服的样子。昨晚还红彤彤的小唇,此刻干干的,起了皮,泛着白色。

  但脸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额间发际处,稍稍有点湿意,但没有汗珠。

  祁慕初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点烫手。再摸她的小手,却冰凉的吓人。

  “萌萌,萌萌,你怎么了?”祁慕初吓出一身冷汗,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做完这种事第二天就生病的女孩子,他是一次遇见。

  牛萌萌仍然昏迷着,她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给祁慕初任何的反应。祁慕初抱她起来时,才想起她还没有穿衣服,手忙脚乱的找来衣服给她,刚一掀开被子,忽然发现,*单上还有淡淡的几朵梅花印。

  祁慕初一下子呆在那里,傻眼了。

  昨晚牛萌萌的出血量确实比较多,不过当时在浴缸里,太多的水,他也没有细看。他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结束后,他特地很细心的替她清洁过,他明明记得,那时候,已经没有血了。

  但现在,*单上还是有血渍。

  祁慕初喜欢用黑色的丝绸制的*上用品,所以,看不清那血渍是暗色的还是新鲜的。但无论如何,这血清,一定是在昨晚全部动作结束后,重新流出来的。

  这也就意味着,她里面是有伤的。

  祁慕初真想抽自己两刮子,他只顾着自己舒服,兴头上,完全忘记了她过于浅窄的身体构造。他是混血儿,在遗传上就有着傲人的基因,结果,他最骄傲的东西,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

  祁慕初不敢再动牛萌萌,他连忙找来睡衣,将牛萌萌的上半身套好,然后盖好被子,转身走到客厅,给自家医院的妇科医生打了个电话,要她立刻来家里看牛萌萌。

  很快,上次替牛萌萌看经痛的妇科主任,拎着一个医药箱,她的助力还带着便携式的检查仪器跟着来了。

  “你,在外面等!”祁慕初对那个助手很不客气,压根不让别人进家门。

  妇科主任见祁慕初脸色不好,知道这次情况肯定比上次痛经要厉害很多,所以,也没有反对,自己拎着东西进来了。

  祁慕初想跟着进去,妇科主任站在门外,咳嗽两声,说:“祁主任,你知道规矩的。”

  祁慕初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头,讪讪的退了出去。

  无论哪家医院,做妇科检查时,老公都不能跟着老婆进去的。妇科主任坚持不让他进来,一是怕他大惊小怪影响她的判断,二来,也是想着有不方便的地方,这才堵着不让他进。

  祁慕初在客厅里转了几圈,烦烦躁躁。妇科主任明明只进去了两分钟,他就觉得有两个小时那么长,长得他,想一脚踹开门,揪着那妇科主任的衣领问个清楚。

  又过了五分钟,祁慕初隐约听到牛萌萌的哭声。他急得真擂门,真有点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闹着要出去的架势。

  只不过,他现在是想进去。

  妇科主任又磨蹭了好一会儿,这才打开门。她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主任了,这次检查似乎特别费劲,她的额头上,全是汗。

  祁慕初见牛萌萌醒来了,冲了过去,抱住她,问:“萌萌,你怎么了?”

  “呜呜,好痛……慕初,我全身都痛,特别是下……”牛萌萌还没有说完,突然看见站在*那头的妇科主妇,声音戛然而止,她害羞的钻进被子里去,再也不敢说痛的事。

  祁慕初见她脸皮薄,先把妇科主任带出了卧室。

  “主任,萌萌她……”

  妇科主任看着祁慕初,嘿嘿一笑,话还没说,她倒先脸红了。

  过了好一会,妇科主任才说:“祁主任啊……年轻人身体好是好事……不过,咳咳,有时候要收点力悠着点……小姑娘,受不了折腾的……那个……那个地方有撕裂伤……好好休养几天,别乱动不要太激.情了,就行了!”

  妇科主任面对着祁慕初,哼哼哈哈的把这些话说完,赶紧开了一个药方,留下药,拿拎着东西就走了。

  祁慕初抓着一手的药,站在客厅傻呆了一会,心里琢磨着,自己该怎么向牛萌萌解释,他犯的美丽的伤害。

  祁慕初再磨蹭的回到卧室之后,倒了杯温水,让牛萌萌把妇科主任开的药先吃了。其中有一颗就是消炎药,一颗止痛药,还有一些维生素之类的保健药。

  牛萌萌靠在他的怀里,根本不敢动。

  她知道女孩子的初.夜有多疼,因人而异。但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痛。

  什么被拆了骨头重新装回去,什么被车碾了之后的酸楚,什么腿上无力无法站立不能好好走路,这些放在她的身上都不算什么。

  她直接发低烧,痛得地方,像被刀子剜了一块肉走似的,血淋淋的疼。

  “慕初……为什么会这么痛?”牛萌萌知道这药是刚才妇科医生开的,她皱着小脸,问祁慕初:“为什么要吃药?”

  祁慕初苦着脸,不敢说实情:“昨晚在浴缸里……你受了凉,所以感冒了,所以发了低烧。”

  “那我为什么这么痛?”

  “嗯……第一次,都有这么痛,过两天就会好的。”祁慕初哄着她,他担心牛萌萌会发现*单上的血迹,又说:“乖,刚才做了检查,我帮你清洁一下,然后好好睡上一觉,过两天就好了。”

  牛萌萌还在思考林过儿的第一次之后,似乎没有这么麻烦。但这种事她又不好意思去问林过儿,突然的听到祁慕初说要给她清洁,她羞的往被子里一滚,蒙着头就躺了下来。

  止痛药效一上来,牛萌萌立刻觉得舒服了很多。她见祁慕初一直躺在她的身边,紧张的看着她,还笑话他太过小心,自己又不是孩子之类的话。

  祁慕初也不说破,趁着她有精神的时候,细细的检查她的身体。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她不但身上青紫一片,胸口处有多处被他咬破的地方。

  祁慕初大惊失色,昨晚他简直就是恶魔附体,下手如此之重。她身上的牙印,比比皆是,他到底是想吃了她呢还是想吃了她,怎么会把她咬成这样。

  祁慕初愧疚的将她的衣服拢她,自己也不敢看。

  牛萌萌也注意到,自己一身的伤。她根本不记得昨晚后面的细节,只知道他如利刃般刺穿她身体之后,她就晕了过去。什么欢愉,什么美妙,她都没有感觉,只知道太过充实的感觉,有时候也挺可怕了。

  “慕初……”牛萌斮撒娇的搂着他,不让他看。

  祁慕初握着她胸口那颗刻着萌萌两个字的相思果,摩挲着。他在她耳边承诺着:“萌萌,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

  “嗯。”

  “我们结婚吧!”

  “啊!”牛萌萌惊讶的抬头看他。

  就算是情到浓时,他也没有这样冲动的向自己求婚。男人不是吃饱抹净就可以不用负责任了吗,他怎么还上敢着求婚?

  祁慕初见牛萌萌惊讶成这样,反问她:“你不想嫁?”

  “呃……不是不想,是……太快了点……”牛萌萌说了实话,她从认识祁慕初到现在,不能说没想过嫁娶的问题,但她确实没想到,会这样早。

  祁慕初担心自己如果太过坚持,会让牛萌萌误会以为是她付出了第一次的一种变相补偿。他想了想,又说:“萌萌,如果你觉得早了,我们可以先订婚。等你什么时候想嫁了,再嫁。”

  牛萌萌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好像对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的上心。

  祁慕初又追问了她一句,她才嘟着嘴,小声说:“妈妈回去之前,特地交待了……说终身大事一定要问过家长才行。我还没有问我妈呢,如果我妈知道我没问过她就答应你了,她会生气的。”

  祁慕初忽然有点恼了,牛萌萌只知道担心郑素芬会生气,压根没有想过,他会不会生气。

  要嫁给他的女人一排能排到月球上去,他巴结着想求牛萌萌嫁她,她竟然这样不把他当回事。

  祁慕初觉得自己深深的受挫了。

  牛萌萌瞟了一眼他,见他当真在生闷气,一双手调皮的钻进了他的衣服里,要痒他。

  偏巧祁慕初又是个不怕痒的人,玩了几下,牛萌萌见他没有动静,以为他在发脾气,便哄他:“你别气了,我又没说不订婚,我只是说要问问妈妈。”

  祁慕初骄傲的撇过脸去,不理会她。

  牛萌萌爬到他的上面,把他当成肉垫子,舒舒服服的窝在他的胸口,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咪,靠在窗边晒太阳似的,惬意的笑着。

  “好了,你又不是小孩,干嘛因为这个跟我堵气。”牛萌萌指着自己,说:“你昨晚把我弄得一身的伤,我也没有气呢。”

  一提伤,祁慕初就一点声音都没有。

  牛萌萌这是刚醒,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过两天她的伤没有好,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到那个时候,她肯定气得要吃了他。所以现在要乖乖的顺着她的意思,不能惹毛了她。万一气跑了,抓都抓不回来。

  牛萌萌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误会了,以为他真的在生闷气,自己也把持不住,忍不住的松了口:“其实订婚也没什么……我又不是说不订,只是觉得太突然了。”

  祁慕初斜眼看着她,他心里乐开了花,但他强忍着,不让这快乐的情绪泄露出来。

  “订就订呗,不过,能不能别弄得太隆重了……我不喜欢那种酒会……就请朋友和家里人吃顿饭,宣布一下就好。”牛萌萌恳求的望着祁慕初,她见他点头答应了,马上补充:“这样范围小点,万一咱们两个不合,要分手,也不会太难看。”

  祁慕初本来一听还挺高兴的,忽然听到后半句,立刻绿了脸。

  牛萌萌窝在他身上,咯咯的笑个不停,差点岔过气去。祁慕初这才知道,她是故意逗自己玩的。

  两个又耳鬓厮磨了一会,祁慕初才让她继续躺着,自己去做早餐。

  他虽然是大少爷,但在国外读书的日子,早就令他独立。做早餐对他来说不是件难事,牛萌萌又有些低烧,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祁慕初随便下了点面条,喂牛萌萌喝了大半碗面汤之后,感觉她出了点汗,这才放心。

  牛萌萌方才是吃了止痛药之后,感觉人舒服了才精神的。与祁慕初打闹的时候,已经觉得有点累,吃完面汤之后,就困得更厉害。祁慕初抱着她哄了几声之后,她就沉沉的睡去。

  她一睡着,祁慕初就跟做贼似的,从客厅里拿了一只药膏。

  用妇科医生的话来说,这药膏去腐生肌,连续用几天,效果显著。

  “萌萌……”祁慕初试着叫了她几次,见她真的睡熟过去了,这才悄悄的掀起被子,将药膏挤在手指上,然后慢慢的探了进去,为她上药。

  过程是漫长又艰辛的,牛萌萌睡得不踏实,有好几次拿脚来踢他,小脚丫踩在他的脸上,蹬得可有劲了。

  祁慕初先是躲闪开了,可是牛萌萌一踢空了,就好象要醒来。祁慕初无奈,只能把自己的脸凑上去,让牛萌萌一边睡着一边蹬着,她还吃吃的笑着,好象梦里在骑自行车似的,蹬得特别开心。

  祁慕初甘之如饴,只要牛萌萌开心,不管她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他都愿意。

  就在鼻子要被踩塌前,祁慕初终于将药膏抹好。他再也不敢有别的邪念,急急的抽回手来,洗干净之后,见牛萌萌还在熟睡,自己才去了书房,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

  为了牛萌萌,祁慕初没有去上班,医院的事,他几乎都停了下来,开始慢慢的办交接。祁家的生意,他脱不了手,只能通过视频会议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剩下需要他签字的,都由秘书送到公寓来。

  祁域泽那,他只能拜托陆谨辰和钱小晓他们帮忙照顾。他陪着牛萌萌,几乎足不出户,好象离开了一分钟,他都会生存不下去似的。

  牛萌萌是在第三天才感觉到不对劲,她悄悄的上网去查了自己症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不好意思去提这件事,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多穿一条裤子外,其它都还好。

  这天,祁慕初在书房里跟律师开会,牛萌萌不知道闯了进来。她突然看见一堆的人在那里,正准备离开,祁慕初却把她叫住。

  “萌萌,你来了正好,这里有份文件要你签。”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