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心情很糟,惹我者必反击!

   牛萌萌抹干净眼泪,双手揉了揉,感觉干干的,很痛。

  “我……我先回去了。”牛萌萌没有急着下车,她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缩着肩膀,有种把自己包裹的感觉。

  祁慕初也放开了她,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能做的,就是等她消化接受,然后再做出选择。

  牛萌萌下车之后,没有立刻去公司。她藏在洗手间里,洗脸,用冷水敷着眼睛,直到眼睛不红了,才回到创辉。

  林过儿被陆谨辰带走了,牛萌萌也习惯了她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生活。左芝和季成勋都在工作,大家都是工作狂,一进入到公司所有的私人生活都要放在一边,为生活,为事业打拼。

  牛萌萌的脸上有伤,刚才哭过,咸涩的泪水熬得伤口又痛又痒。她搽了点露肤露之后,决定在脸伤完全愈合之前,不出外勤。

  每个人都在忙碌中,午餐叫了外卖,随便吃了两口,又开始继续工作。牛萌萌将手头上的文案工作整理之后,开始电话回访。一轮电话下来,竟然到了下班时间。

  “咳咳……”牛萌萌说的口干舌燥,连头到尾的算,她在创辉也做了五年,手上累积了不少的客户。牛萌萌一直坚持,每半年或一年回访一次,哪怕只在她手上做过一笔生意的人,她都坚持打电话问候一下产品的情况。

  也因为她这个好习惯,创辉公司也接了不少安装售后的工作,很多客户再一次购买时,也会选择先找牛萌萌。

  这个好习惯的唯一后遗症就是,太费嗓子。

  一口气,打了二十多个电话,做电话记录就够辛苦了,还要时不时的照顾客户的情绪,陪他们说几句与业务无关的事情,到了下班时间,牛萌萌的嗓子都哑了。

  “吃颗润喉糖吧。”马启丰见牛萌萌拼命的干咳,知道她刚做完电话回访,把润喉糖给她吃,说她:“你这段时间都不出去,总不能整天打电话吧。你还是省省力气,电话让前台去打吧。”

  牛萌萌捂着喉咙,摇了摇头。且不说这是她的业务和人脉,仅仅是前台的那个素质,牛萌萌就极不信任。她累积五年的资源,怎么敢轻易交给别人,万一中间出了差错,她要花费十倍的努力才能再重新得到,建立信任度。

  马启丰见劝她没用,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说:“你哥交待我,送你回家。”

  “我哥?”牛萌萌下意识的问他:“我哥干嘛交待你送我回家?”

  “我哥临时通知要去出差,他下来跟你说的时候,你正在热火朝天的打电话呢。你哥怕打扰你,就只好交待我来做护花使者喽。”

  “哦……可是我最近,都住在祁家庄园……”

  关于住宿这件事,牛萌萌有认真的考虑过。她觉得,自己现在和祁慕初的这种状态,她是不适合住在祁家庄园的。但她已经答应了祁域泽和林过儿,如果突然就离开,会显得她不够成熟和大气。

  就算她和祁慕初不是情侣关系,她和祁域泽之间还是有约定的。公事公办,她也应该住下来,坦然的面对祁慕初的存在,让他知道,她牛萌萌不是那种一失恋就会哭鼻子的小女生,也不是必须拥有了他才能活下去。

  马启丰愣住,尽管他们知道牛萌萌前一晚是在祁家参加了晚宴,但他们没想到,牛萌萌这段时间都要住在那里。

  牛萌萌见马启丰的嘴张的比鸵鸟蛋还大,真想把自己的包塞进去:“爷爷说我很可爱,邀请我在那里住一段时间。过儿也在那里住,我们一起做伴的。你要送,就送我去祁家庄园吧。”

  马启丰也想见见传说中的祁家庄园,爽快的当了车夫,开车送牛萌萌过去。

  一走进大厅,马启丰就没出息的哇哇大叫。其实,牛萌萌第一次看到祁家庄园的时候,也很震憾,只不过女孩子会更矜持些,看到了只是心里默默的赞叹,不像马启丰表现得这样直白。

  “小姐,你回来了!”小独见是牛萌萌,赶紧跑了出来,接过马启丰手中的包,冲着他微笑,却不知道该如何招呼。

  牛萌萌拍了马启丰的肩膀一下,说:“他是我老板,你叫他马总就行了。”

  “马总你好。”小独笑笑,很礼貌的跟他打招呼。

  马启丰见小独长着一张圆圆的脸,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一笑起来,深深的旋了进去,很是可爱,不禁感叹,有钱人家请来的佣人都是天姿国色。

  “小独,林过儿和陆谨辰回来了吗?”牛萌萌站在大厅望了望,这里空荡荡的,好象根本没人住。

  “没呢,刚才老爷还在问,今晚有谁回来吃晚饭。”

  “哦……”牛萌萌垂下眸子,她有意不去问祁慕初的行踪,转身看着马启丰,没有离开的意思,犹豫着是不是该打发他走,于妈扶着祁域泽走了出来。

  祁域泽看见马启丰很吃惊,牛萌萌猜祁家庄园应该平时没有陌生人能随便进出,赶紧的上前给他们两个做了介绍。介绍完了之后,牛萌萌想起祁域泽的病情刚刚稳定,万一突然糊涂起来,被马启丰看见了就不太好,便找了个理由,推着马启丰要他走。

  马启丰很不满牛萌萌的态度:“你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现在住到有钱人家去了,就不认我这个老板!”

  “你少胡说!这又不是我家,主人家没留你下来吃饭,难道我来留你吗?”牛萌萌伸手指着他的鼻尖,小声说道:“我警告你,不许在我哥面前胡说八道,要是我哥因为这事失眠了,我把你剁成肉酱!”

  “就知道威胁我!”马启丰嘟囔着打开车门,正准备离开,突然看见祁慕初的车子开了进来,停在他们身边。

  祁慕初先下车,把钱小晓从车上扶下来。门口,已经有佣人等候,从祁慕初的手里接过钱小晓,安排她休息。

  马启丰见是祁慕初,热情的上前,要与他握手。

  祁慕初见牛萌萌站在马启丰的身边,知道是他送她回来的,客套的点点头,跟马启丰握手之后,礼貌的寒暄了两句。

  牛萌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脚尖无聊的踢着地面。她倒是想找个石子踢两下,然后假装因为踢着石子飘走。可是,这庄园也太干净了,连灰尘都没有,更别指望找到石子。

  祁慕初的眼角轻瞟牛萌萌,见她很不自在,快速结束话题之后,与马启丰告辞,径直走进了大厅,上楼去看钱小晓。

  马启丰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又瞅着牛萌萌,阴阳怪气的问她:“怎么,你们有矛盾了?”

  “你怎么知道!”牛萌萌问完之后,马上闭上嘴。她怎么这么笨,一点心事都藏不住。

  马启丰先是笑笑,紧接着,重重的叹气。

  “萌萌,有些话,你别怪我多嘴。我不是说你一定要跟着你哥怎么样,不过……你哥最疼你,你是他的全部。小时候,你稍微受点委屈,你哥就会冲上去替你出头……”马启丰见牛萌萌露出哀求的眼神,便没有再说下去,话锋一转,说起了他自己:“好,不提你哥!就说我吧。我们是邻居,你也是我从小带大的妹妹,我也没少为你打架!萌萌,犯得着为了别的男人委屈自己吗?我和你哥拼命保护的小妹妹长大,不是为了让你去受别人委屈的。”

  “我知道了!马大哥!”牛萌萌推着他上车,就怕他再多站一秒,就能长篇大论的说到明天天亮。

  马启丰被她推到车上后,发动了车子。他正准备踩油门,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差点忘了跟你说,过两天,有个差是去C城的,你想不想借这个机会回去看看你妈妈?”

  “我脸上有伤,回去怕不方便。”牛萌萌摸着脸,有点担心。

  马启丰伸手撩起她有意遮着脸颊的头发,看了看,说:“只是轻微的划伤,过两天应该很淡很多。这次主要是去交一个材料和支票,邮寄我不放心才想派人去送。萌萌,不如你去吧,离开一下也好。”

  “嗯,好!”牛萌萌觉得这也是个好办法。这不是逃避,只是适当的避免相见。再说,就算没有祁慕初的存在,所有去C城的公差,马启丰也都是留给牛萌萌的。

  顺理成章的事,不去,反而显得怪了。

  马启丰走后,牛萌萌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出差的东西。祁家庄园的所有衣物,都是祁慕初亲自为牛萌萌挑选的。他真的很细心,选的都是经典低调的奢侈品牌,穿在身上,很显气质,也不张扬,简简单单的款式最适合牛萌萌。

  当然,价格不菲。

  房间里,除了有一大酒柜,还有大衣柜。

  牛萌萌站在衣柜里,这分明是一间卧室的大小,但装修成了更衣室,整面墙都挂满了衣服,就像掉进了衣服的海洋里。

  牛萌萌真想拎十个行李箱回去,偷几件回去给弟妹。

  “只待一天,好象不需要带这么多行李吧……”牛萌萌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不停的往行李箱里装衣服,每塞一件,她都跟自己说,这些衣服都是祁慕初送给她的,反正都是她的,她就有选择权,选择送给谁,或者是不是该当垃圾扔了。

  牛萌萌正收拾着,没注意到小独就站在她的身后。当她拿着一件外套正努力的往行李箱里装时,突然看见镜子上反射出小独的身影,吓得差点跳起来。

  “小独,找我有事吗?”牛萌萌问她。

  小独指着行李箱反问牛萌萌:“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哦,我要出差,在准备行李。”

  “要去很多天吗?”

  “不啊,就一天。”牛萌萌终于把行李箱盖上了,喘着气,问小独:“你来找我有事吗?”

  “小姐,该下楼吃饭了。”小独这才想起自己来找她的目的,她帮着牛萌萌一起把行李箱拖出更衣室,放在卧室的门边,然后一起下楼去了。

  她们刚走,于妈正巧从祁域泽的房间出来,她是上来帮祁域泽拿外套的。于妈听见牛萌萌和小独欢天喜地的说出差的事,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悄悄的推了一下牛萌萌的房门。

  牛萌萌没有防备心,门没关,大大的红色行李箱就放在门边。于妈好奇的将行李箱打开,见里面全都是外套,数了数,竟有五件。

  “小姐,你只出差一天,为什么要带这么多外套?”于妈隐约听见小独和牛萌萌在走廊的对话,她闪身躲在门边听见牛萌萌说她想带几件回去给家中妹妹穿时,脸上闪过一丝鄙夷。

  她悄悄的把行李箱又关上,不动声色的跟着下楼了。

  晚饭吃得很平静,钱小晓在楼上休息,没有下来。林过儿不知道被陆谨辰带到哪里去了,少了一对活宝逗嘴,没有噪音。牛萌萌和祁慕初分别坐在祁域泽的两边,安静的吃着饭,只有在祁域泽说话的时候,他们才会停下来搭腔。

  “老爷,您的外套。”于妈替祁域泽套上外套之后,瞟了一眼牛萌萌,问她:“听说牛小姐要出差。”

  “哦,萌萌你要出差?”祁域泽也问她。

  牛萌萌笑笑的放下碗,说:“是啊,公司安排我去C城出差一天。我正好可以回去看一下妈妈还有弟弟妹妹。”

  “真是个孝顺孩子。”祁域泽表扬她,扭头交待于妈,去准备些礼物,好让牛萌萌带回去给郑素芬,也算是他的一番谢意。

  于妈心不甘情不愿的哦了一声,憋了会,想想又不甘心,在祁域泽的身后不冷不热的冒出一句:“牛小姐准备了一个最大的行李箱,想必里面已经装满了礼物吧。”

  牛萌萌刚刚吃进嘴里的牛排,差点呛进了喉咙里。

  她不清楚,于妈是怎么知道她在行李箱里装了衣服回去,于妈的话,别人可能听不懂,但牛萌萌心知肚明。

  整个晚餐,她和祁慕初是零交流。马启丰都能看出她和祁慕初之间出现了问题,于妈是看人脸色吃饭的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所谓狗仗人势,于妈必定是看见牛萌萌没了祁慕初做后台,才敢当众说这种话,给她难堪。

  “于妈,我拿了你的东西吗?”牛萌萌笑脸盈盈的问她。

  怎么说,也是马桶销售的金牌销售员,在这个行当里混了五六年,她如果连个佣人都搞不定,走出去,还不被同行笑话。

  于妈被牛萌萌这么一问,怔住。确实,她拿再多东西,也不是拿她于妈的,干她何事。

  祁域泽见牛萌萌突然发威,有意无意的瞟了祁慕初一眼,见他好整以暇的吃着牛排,佯装无事。祁域泽第一次见牛萌萌发威,觉得挺有意思,也采取不干涉原则,想看看牛萌萌怎么对付在祁家多年的于妈。

  “牛小姐说笑了,牛小姐怎么会拿我们佣人的东西。只不过我于妈在祁家干了大半辈子,早已经把祁家的一草一木,当成了自己的东西而已。”

  “哦,听于妈的意思,我现在坐在这里吃牛排,割的也是于妈的肉喽。”牛萌萌一点也不生气,她今天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憋在心里,找不到发泄口。现在,于妈主动撞到枪口上,牛萌萌会放过她才怪。

  牛萌萌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用刀叉割着牛排,故意拿着叉子在瓷盘上刮拉出刺耳的声音,挑衅的看着于妈,然后,把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看着于妈,笑着咀嚼。

  牛萌萌的神情,仿佛在告诉于妈,我就是要吃你的肉,你又怎么样。我今天心情不好,别惹我!

  于妈在祁家何曾受过这种气,她见祁域泽不帮自己,祁慕初也是坐山观虎斗,不但不知道收敛,反而还有种放手一博的冲动:“牛小姐,请你放尊重点。我虽是佣人,但老爷和少爷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外人看!牛小姐又何苦咄咄逼人!”

  牛萌萌冷笑一声,明明是于妈没事找事,现在反咬一口说她欺负了她,真是黑白颠倒,信口雌黄。

  “于妈,看你说的,我不过是祁家的客人而已。”牛萌萌轻描淡写的说着:“于妈不必太过‘看中’我,祁家客人多了去,难道于妈每个客人都这么关心,连行李箱都不放过?”

  “你!”于妈气得怒火中烧,却又不能发作,一脸吃了闷屎亏的样子,小独在旁边看了都觉得很开心。

  牛萌萌愉快的把盘子里的牛排都吃光了,喝了一口水之后,她很欢乐的冲着小独招招手,说:“小独,帮我叫个快递来。嗯,叫他开辆车来。”

  “小姐,你要快递做什么?”

  “寄衣服啊!”牛萌萌笑嘻嘻的说:“我衣柜里衣服太多了,放着太浪费,我准备打包寄回家去。行李箱太少了,只能装五件,如果打包,少说也能带寄个二三十件,对不对。”

  说完,牛萌萌冲着祁域泽甜甜一笑,说:“爷爷,我吃饱了。我先回去打包衣服,行不行?”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片子,真是可爱!”祁域泽抚掌而笑,然后挥挥手,让牛萌萌上楼去捡衣服。

  牛萌萌看都不看祁慕初一眼,欢天喜地的拉着小独一起上楼,在大大的更衣室里,忙了一整晚,终于想带回去的衣服全部打包好,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美美的睡觉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反击了于妈的嘲笑,牛萌萌觉得天空都变得蔚蓝。再看见祁慕初的时候,也不觉得别扭,客套的笑笑,打声招呼,甚至还能很平静坐着他的车,往返在祁家庄园和公司两处。

  两天后,牛萌萌去C城出差。马启丰来接她送她去汽车站时,见她只背着一个小包,很奇怪。

  “东西我全部快递了,现在只要人去就行了。”牛萌萌兴高采烈的坐上了马启丰的车,去的路上,手舞足蹈的向他讲述这几天,她与于妈斗智斗勇的故事。

  可能是祁家太安静了,祁域泽特别喜欢看牛萌萌和于妈斗气的样子。于妈肯定也没少打小报告,只不过祁域泽完全是放任不管的态度,牛萌萌仗着是客人的身份,嚣张的不得了。

  马启丰听得也很开心,牛萌萌能很快的从低谷中走出来,至少能在表面上与祁慕初平静相处,很明显,她成熟了许多。

  “对了,你哥有没有和你联系?”马启丰问她。

  “联系了,我哥听说我要回家,调整了他的出差时间,说在家里等我,正好一起看看妈。”牛萌萌一想到能回家,心情特别的好。

  马启丰却没有她这么乐观:“知道你哥为什么急着在家里等你吗?”

  “回家看妈妈啊!”牛萌萌隐约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她想问马启丰,但他紧闭着嘴再也撬不开,牛萌萌无奈,只好抱着一肚子的问号,闷在心里。

  A城与C城只有四个小时的路程,到达C城时,季成勋已经在汽车站的出口等她。

  牛萌萌飞扑过去时,季成勋一如既往的将她接住,高高举起,带着她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圈。

  刚落地,牛萌萌就听到身后有一群叽叽喳喳的声音,纷纷叫嚷着也要玩飞飞。回头一看,十五个弟弟妹妹全都来接她了。

  季成勋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小巴士,请司机开车把他们全都带上。郑素芬也在其中,有几个月没见,又多了几根白发,看得牛萌萌很愧疚。

  牛萌萌挽着郑素芬的胳膊,牛萌萌旧事重提:“妈,要不我回C城吧,在这里找份工作,帮你带弟弟妹妹。”

  以前,每次牛萌萌这么说,郑素芬是坚决反对的。毕竟,C城只是一个小城市,郑素芬一直认为,牛萌萌是个优秀的女孩,她需要更广阔的天空去奋斗努力,哪怕嫁人,也应该找个配得上她的。

  如果留在C城,只会阻碍她的发展。

  可是这次,郑素芬竟然很爽快的答应了:“好啊!妈妈正准备让你相亲,如果合适,就留在C城吧。”

  牛萌萌身体一震,差点绊自己一跤。

  她望向季成勋,见他立刻阴沉着脸,但不吃惊。看来,他早就知道这件事,特地赶回家,为的也是这件事。难怪出差前,马启丰这样问自己,原来他们都知道了,只有她蒙在鼓里。

  “妈……我还不想这么早嫁人……”牛萌萌小声跟郑素芬说着。

  “只是相亲,哪里一相亲就马上嫁人了。”郑素芬摸着牛萌萌削瘦的肩膀,叹气:“唉,妈也不想逼你这么早嫁人,可是你看看我们这里的姑娘,二十五岁的就算没结婚也都有固定男朋友了。哪里像你,还在外面飘着。听妈妈的话,去相亲。”

  牛萌萌向季成勋投去求助的目光,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郑素芬。

  季成勋一路上都很沉默,他大概是觉得,车上还有其它弟妹,不合适说这些话题。

  回到家后,牛萌萌见自己快递来的包裹都没有打开,便急着拆开分礼物。她打包的都是些衣物,全是女孩子的,男孩们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瞪眼,而女孩们却兴奋的到处乱跑。

  把礼物派送完了,牛萌萌也累惨了。她刚坐下,季成勋就泡了一杯热茶给她。牛萌萌捂着杯子,问季成勋:“哥,你早知道妈妈要我去相亲,是吗?”

  “嗯。”

  “我不想去……哥,你帮我劝劝妈妈吧。”

  “劝过了……妈妈答应过我,说不强迫你,但你一定要去相亲。”

  “哥,你不会是也想让我去相亲?”牛萌萌突然问他:“你知道我最讨厌相亲了!相亲的男人都是极品!我不要跟这些极品相亲!”

  季成勋被她问得措手不及,张张嘴,却又说不出话来。

  牛萌萌见季成勋也没办法说服郑素芬,烦躁的把茶杯又放了下来,闷闷不乐的说:“去相亲可以,反正就在家里待一天,最多看两个男人就行了。到时候我回来大说特说他们的坏话,我就不信妈妈非逼着我跟他们继续下去!”

  “萌萌,其实妈妈要你去相亲,是有原因的。”

  牛萌萌不解的望着季成勋,问他:“什么原因?”

  季成勋很纠结的望着牛萌萌,许久才说:“我已经告诉了妈妈,我喜欢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