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一吻定终生

   073 一吻定终生

  林过儿见牛萌萌把话说死了,感觉她真的跟祁慕初翻脸了,便再也没有提他。她看着这一大推东西,想想牛萌萌是个死心眼的姑娘,会真的放在家里不穿,白白浪费掉。

  与其浪费,不如真的拿出去,折成现金。

  “萌萌,我认识一个老板,专门收货二手奢侈品的。你这些东西,他应该都会要,不如拿去那里卖了,还能换些钱。”

  牛萌萌一听能换成现金,立刻指着昨晚自己穿过一次的靴子和衣服,问林过儿能不能换。林过儿见那鞋底还算干净,几乎没有什么磨损,便和牛萌萌一起,整理干净之后,重新装好,打包成袋,一人拎了十几个,哼哧哼哧的下楼去了。

  刚走到单元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了陆谨辰在招手。

  林过儿本能的要躲开,牛萌萌却不让:“他有车,让他先把我们送过去卖了东西,你再嚷嚷分手都行!”

  “你真是见利忘义!”林过儿看得出来,牛萌萌现在的心情不好,她也不敢得罪她,只好勉强堆起笑容,冲着陆谨辰点了点头。

  陆谨辰就像一只发情的公鹿看见了母鹿似的,兴奋的跑了过来。他伸手从林过儿的手里抢过那些袋子,不解的问她们:“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去卖东西。”

  陆谨辰低头一看,这些袋子全都是他家代理的品牌,立刻上前来拍马屁:“这都是我家的,你喜欢就留下来,干嘛要卖。你还喜欢什么,过两天我带你去商场逛,看到什么拿什么!”

  “你不会带我去超市的纸制品货架前,让我挑那些女性用品吧!”林过儿白了他一眼,对他没好脾气:“你有车就送我们一程,没车就走吧,我们没空理你。”

  “有车有车,不过,我来是找你一起去山里给和尚看病的……你现在又要去卖东西,那可怎么办?”陆谨辰为难的看着林过儿,说:“慕初带着医生在外面等我们呢,他说他周末有事要陪爷爷,准备今晚连夜赶上山,然后周末一早他就要回城里来……”

  林过儿听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明白过来,是陆谨辰跑去医院,死皮赖脸的非要祁慕初亲自带队出诊。祁慕初被他缠的没办法,只好临时将那些正在休息的医生全都召了回来,又叫了几个可以排开时间的医生,和他一起去上山。

  泰安医院有自己的大客车,医生们都有习惯在医院里另备一套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所以都不用回家,很快就准备好,开着大客车来到小区门口,只等陆谨辰把林过儿带上,让她带路去庙里。

  牛萌萌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话,当她听到说祁慕初亲自带队上山给和尚看病后,牛萌萌便拎着东西往回走。

  “萌萌,你去哪儿?”

  “义诊要紧,是你联系的,你当然要去。”牛萌萌打开单元门说:“东西晚些再卖吧,你赶紧上楼带两件上洗漱用品,一起去吧。”

  说完,牛萌萌又哼哧哼哧的把东西全都带回了房间。

  林过儿经常玩消失,她有一个行李箱早就装好了所有准备消失必须的东西。一回去,林过儿拖着行李箱就可以潇洒的走。

  “萌萌,一起去吧。”林过儿拉着牛萌萌,想让她一起去。可是牛萌萌很坚定的摇头,车里有祁慕初,他们刚刚才吵一架,牛萌萌不想这个时候再看到他。

  林过儿劝不了她,便说:“你不想去也行,送送我吧。我又背包又拖行李箱的,怪麻烦的。”

  “好吧。”牛萌萌帮林过儿拖着行李箱,两人边走边聊天,陆谨辰殷勤的在前面带路,才走了两百米远,就看见一辆大客车在小区门口停着,没有熄火。

  牛萌萌一直垂着头,视线向下看着地面。她能感觉有,有两道目光像探照灯似的,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

  牛萌萌穿回了她自己的衣服,旧旧的羽绒服,简单的牛仔裤,还有那双不算保暖的运动鞋。她拖着行李箱,低着头,谁也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她握着拖柄的那只冻的通红的小红。

  司机见她们来了,立刻下车打开行李仓门,把牛萌萌手里的行李箱扔了进去。

  陆谨辰一直跟在林过儿的身后,嘿嘿傻笑。林过儿左右看他不顺眼,又拉着牛萌萌想要她陪自己一起上山。毕竟,满车都是男人,只有她一个女的,总觉得怪怪的。

  “不了,我真的不想去。你看我,什么都没带。”牛萌萌摇头,她指着自己的口袋,笑道:“我只带了手机和钥匙出门,什么都没有准备,就不去了。”

  “可是,一车的男人……看着烦。再说,只有我一个女的,我觉得不自在。”

  “你是看陆总看得烦吧,其实我觉得他人挺好的。你跑和尚庙都跑了两趟了,哪次不是一个人去的,现在有这么多人陪你去,有什么不自在的。”

  两个人站在大客车边,互相劝慰着对方。司机在祁慕初的授意下也不着急,慢慢等着。

  陆谨辰则不避讳的站在她们身边听着,就怕林过儿又一时兴起说不去了,他就亏大了。

  正说着,后面传来一阵喇叭声。原来,是小区里有车子要进出,大客车靠边占道令他们通行不便,拼命的按着喇叭提意见。

  牛萌萌推着林过儿要她快点上车,小区的保安见林过儿扭扭捏捏的,总是磨蹭不动,小区里里外外都排了三五辆车子在等他们离开,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一顿臭骂。

  林过儿刚想回骂过去,陆谨辰装疯卖傻的,把牛萌萌和她往前一推,把她们俩一起推到了车门口。车上,祁慕初已经站到了门边,一手一个往上一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们安在了座位上。

  陆谨辰飞快的冲着林过儿使了个眼色,林过儿立刻心领神会,敏捷的跑到了另一个空座位上,将牛萌萌身边的空位让给了祁慕初。

  牛萌萌刚站起来,想说自己要下车,陆谨辰已经喜笑颜开的上了车,忙不迭的叫司机快点开车,别拦着小区的大门。大客车本来就一直没有熄火,一脚油门,车子启动了,牛萌萌望着渐渐远去的小区大门,欲哭无泪。

  “师傅,麻烦你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我……我刚才上错了车。”

  明明是陆谨辰使坏,趁乱把她给推了上来。祁慕初也是忙中出错,明明只需要把林过儿拉上来就行,好好的,干嘛要拉自己。

  牛萌萌怕司机不会停车,站在车门边不肯动。祁慕初冷着面坐在那里,佯装没有看到她。

  陆谨辰腆着脸坐到林过儿身边,很关心的问她,牛萌萌和祁慕初到底怎么了。林过儿本不想理他,但一想到刚才多亏他牛萌萌才上车了,这才给了他面子,把他们两闹矛盾的事告诉了他。

  眼看到了可以靠边停车的路口,牛萌萌急的差点要去抢方向盘。司机惊恐的瞪着她,知道她是祁慕初的客人,又不好说狠话骂她。

  “萌萌,你这是干什么啊!车子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怎么能说下车就下车呢。不就是陪我去山上住两个晚上而已,你就要死要活的,真不够意思!”林过儿突然站起身,示意牛萌萌快点回到座位上,别骚扰司机开车。

  牛萌萌是有苦难言,她再辩解,都显得她矫情了。她站在车门边,下不去,又不愿意回座位,尴尬又难堪,百口莫辩。

  陆谨辰见状,悄声跟林过儿说:“再添把火啦。”

  林过儿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倏的一下站起身来,大叫道:“我不管,牛萌萌不陪我去山上,我也不去!停车停车,我们一起回家!不好意思哈,麻烦各位医生了!”

  这下子,车里的医生们都不淡定了。他们有的是放弃了休假时间,有的是特地调整了手头上的事才有空出来的,有的甚至刚下手术台连水都没喝,就跟着祁慕初出来准备上山看和尚。

  林过儿一句我不去了,就把这次义诊给泡汤了,这不耍着人玩嘛。

  牛萌萌怕会引起公愤,赶紧的跑到了林过儿身边,小心说道:“我哪里说我不去了,我这不是上车了嘛!”

  说完,就想和林过儿坐到一起。

  陆谨辰伸手推开牛萌萌,哈哈一笑,说:“萌萌啊,不好意思!过儿是我的女朋友,你可不能跟我抢。”

  车里发出会心的微笑,林过儿想抽陆谨辰一耳刮子,但为了牛萌萌和祁慕初能和好,她也只能忍着悲愤点头说是了。

  牛萌萌转身想去别的座位上坐,可是那些医生都是七巧玲珑之人,早就看出祁慕初看牛萌萌的眼神不一样。他们哪有胆子让牛萌萌和他们一起坐着,见牛萌萌走了过来,纷纷把手中的手机钱包什么的往旁边的座位一扔,算是占了空位,牛萌萌也不好一屁股的坐下去。

  牛萌萌走到了后面,发现有不少空座位,但是都放着一些常用药品和一些可以随身携带的仪器,七七八八的,占了大半的车位,只剩下最后一排连座,有三个空位。

  牛萌萌欣喜若狂,正准备坐下去,陆谨辰冷不本的来了一句:“萌萌,那个位置是人家司机大哥睡觉的位置。司机大哥有洁癖,不喜欢别人坐他的位置!”

  牛萌萌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无奈,又重新往前走。放眼望去,整个车子里,除了祁慕初身边的座位她可以坐,别的都别指望了。

  牛萌萌默默的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祁慕初一只手支着额头,靠在车窗边假寐。牛萌萌拼命的往车道这边靠,尽量不挨着他,可是也不知道司机是有意还是无意,车子总是摇晃,牛萌萌紧张的抓着扶手,强迫自己的身体不许晃动,与祁慕初保持一定的距离。

  天黑之前,车子终于开到了山脚下。牛萌萌绷紧的神经,也终于慢慢的放松下来。她保持一个姿势,已经是手脚发麻,整个人累的要虚脱。

  “我们还要再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大家注意了!”大概是为了赶最后一班缆车,司机开始在弯曲的山路中,加快了速度。

  这里是旅游胜地,进山的路修的不错,特别是快天黑了,沿途也没有别的车子,司机艺高人胆大,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牛萌萌到底没有绷住,随着车子的一个急拐弯,她没有抓住扶手,哎哟一声,整个人歪歪的往祁慕初前方倒去。

  正在闭目养神的祁慕初仿佛有先见之明似的,眼看牛萌萌整个人要撞向他正前方的椅背时,将她抱住,牛萌萌整个人,都被他抱了个满怀。

  车里,不约而同的,传出了吐气的声音。所有的人,都长长的舒了口气,包括林过儿和陆谨辰。

  “红色警报解除,可以放点音乐了。”陆谨辰给司机发了个短信,司机忙里偷闲的看了看,也悄悄的吐了口气,放起了音乐。

  有着音乐的伴随,牛萌萌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尴尬。山路弯曲,她就像无根的浮萍,被汽车甩来甩去。祁慕初抱着她没有放手,但他仍然是冷冷清清的,他不看牛萌萌,也不说话,就好象他怀里抱的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布娃娃,不敢放手,一放手布娃娃就会跑掉。

  牛萌萌想推开他,但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她也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怕被别人看见了会笑话她。她将头埋在祁慕初的胸口,紧紧的抿着嘴,莫名的,觉得很委屈,欢乐的音乐贯入耳里,仿佛在嘲笑她,感觉整个车里的人都在算计她,等着她投怀送抱的这个时刻。

  而最终的胜利者,就是祁慕初。

  祁慕初一直搂着牛萌萌,从她上车的那一刻起,他就在想该如何打破僵局。

  但是他太骄傲了,纵然是有全车人在帮忙,他也不肯轻易的表露出一丝善良。他冷漠的靠着车窗假寐,实际上却时刻在观察着牛萌萌。

  借着车子摇晃,他终于可以搂着她。如果是别的姑娘,肯定借这个机会搭讪,说些有的没的事,重新缓和关系。可是牛萌萌就是这样倔,推了他几次,祁慕初没有放手,但心里很不舒服。

  忽然,祁慕初觉得胸口热热的,他不由自主的放开了牛萌萌,见她红了眼睛。

  车里没有开灯,暗暗的,看不真切。牛萌萌感觉他放开自己后,立刻坐直了身体,伸手在眼底抹了两下,低着头再也不靠近他了。

  祁慕初也憋着一口气,他就不理解,牛萌萌为什么总是视他为洪水猛兽,对他这样避之不及。他对她的关心,她根本不在乎,甚至很抗拒。既然如此,他也不愿意再在她的面前展现自己的善意,祁慕初如冰山似的,将整个车里的气氛都冻住了。

  终于,他们晚上七点之前,赶到了最后一班缆车。

  医生们有条不紊的背上了行李,拿着医药物品上了缆车,祁慕初下了大客车之后,连看都不看牛萌萌一眼,径直上了缆车,缓缓而上。

  牛萌萌跟在林过儿的身后,陆谨辰粘着林过儿太紧了,她根本没有插足的机会。

  “过儿,听说这个景区有个徒步爬山的活动,特意在上山的路上挂起了红灯笼,到了晚上,一路蜿蜒而上,很漂亮的。”陆谨辰向林过儿建议道:“不是所有景区都有夜爬的活动,反正今晚也不可能义诊,不如我们慢慢的爬上去,欣赏一下夜景。”

  林过儿一听说有夜爬的活动,觉得很有意思。她见已经有不少背包客整装待发,开始夜爬,兴致勃勃的跑了过去,拉着陆谨辰一起夜爬。

  牛萌萌不声不响的跟在他们的身后,她不想坐缆车上去,因为上去之后他们还要汇合走一段路,才能到庙里。如果跟着陆谨辰和林过儿一起上山,她会自然许多。

  夜爬开始,近百号人一哄而上,开始沿着青石台阶,抬阶而上。两边的红灯笼里面都是通电的灯泡,透红火花的灯笼布,在黑暗的山里显得温暖又壮观。

  牛萌萌先是紧跟着林过儿,可是人太多,走着走着,就跟丢了。牛萌萌也不着急,反正这条路的尽头就是缆车的上站,陆谨辰和林过儿到了那里如果没有看到她,应该会等她,或者,打电话给她。

  周边全都是跟自己年轻相仿的男男女女,他们热烈的讨论着,夜爬之后到哪里露营,几点看日出,会不会遇到松鼠或者猴子来觅食。大家聊的热火朝天,牛萌萌跟在他们身后也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觉之中,牛萌萌恍然发觉,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

  原来,这些背包客并不打算按照原本的路径上山。他们每走到了个分叉口后,就会离开石阶开始走那些羊肠小道,甚至另辟蹊径。

  牛萌萌始料不及,刚爬到山半腰,才发觉,竟然只剩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台阶上。一阵风吹过,牛萌萌缩起了头裹紧了羽绒服,但山中寒气逼人,渗骨入心。

  牛萌萌不是个怕黑的人,但也不是个胆子大的敢夜里在深山中独行的人。她憋着气,就怕喘气喘大了,会把山里的野兽招来,但长长蜿蜒的石阶路上,只有她一个人,方才还觉得好看的红灯笼仿佛成了招魂灯,时刻要把她的灵气和生命都吸走。

  牛萌萌鼓起勇气,悄声的喊了句:“有人吗?”

  空谷中,传来萧萧风声,和她的回音。

  牛萌萌忍不住的抽鼻子,手伸进了口袋里,才想起带了手机。她急忙拿了出来,却出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没有信号。

  原来,她跟着大部队往上走时,不知不觉的走了另一个岔。这个分岔路口也是通向缆车上站的,但却是另一条更远的路线,绕行到山的背后,在一处山窝窝里。

  如果是盛夏,山窝窝中清凉静谧,但现在是冬天,前几天一场大雪,山中冰冷,冰雪未融,到了夜里,就显得更加的寒冷。

  牛萌萌瑟瑟发抖,开始沿着台阶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狂奔。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爬到山顶,与林过儿他们汇合,否则,她一个人在这里,就算不冻死,也会被吓死。

  牛萌萌也不知道自己爬到了哪里,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泪珠子就像坏了的水龙头,控制不住的流,挂在脸上成了冰渣渣。

  “过儿,你在哪里!过儿!”爬到后面,牛萌萌双脚发虚,遇到陡峭的地方,她不得不手脚并用。尽管为了组织这次夜爬,景区管委会早已经安排了人将台阶的冰雪除去,但到了夜里,台阶上又重新铺上了一层薄薄的冰,牛萌萌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放低重心,真正的像只可怜的找不到家的小兔子,慢慢的往上爬。

  突然,亮着的灯笼啪的一声,统一关闭。

  牛萌萌刚爬到一半,眼前一黑,脚底一滑,整个人滑到了台阶边上的草丛里。

  “啊!”牛萌萌尖叫一声,眼睛一时不能适应黑暗,只觉得手和脸都被划破了,整个人斜斜的躺在草丛中,也不知道下面是万丈深渊还是结实的山洼。

  牛萌萌吓的不敢哭,不敢叫,不敢说话,不敢呼吸。整个世界,只剩下她剧烈跳动的心脏,和在黑暗中寻找一丝光明的双眼。

  不知过去了多久,牛萌萌终于渐渐的平静下来,她想起,口袋里还有手机。

  她试着动了动胳膊,还好,没有扭着也没有骨折。费劲的从口袋里找到了手机,调到手电筒功能时,牛萌萌才看清自己的处境。

  原来,在灯黑的那一瞬间,牛萌萌一脚踏空整个人往山外面滚下去了。这台阶边上原本是有栏杆的,但栏杆的缝隙太大,牛萌萌滚过去时,不偏不倚的正好从最大的空档中滚了出去,但她穿的羽绒服够泡,被旁边的铁丝挂住了,身体一歪,整个人都掉到了一个斜坡上。

  这斜坡太斜,牛萌萌一半身体被铁丝挂住,一半身体斜斜的躺在斜坡的草丛上,全身都没有可以用力的地方,重点悬空,摇摇晃晃的,就像秋天树枝上的落叶,随时有滚下山坡的危险。

  这回,牛萌萌真的不会哭了。

  因为一哭,身体就会随之抖动。只要她一抖动,就有可能就势滚下去。

  手机的光线照不远,牛萌萌目光所及这处,全是草丛和斜斜长出去的碗口大的树杆。

  牛萌萌乐观的估算了一下,假如她这样滚下去,不死也是高位截瘫。

  牛萌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缓慢的扭动了一下颈,利用手机的光看了看那铁丝,够粗够结实,但整个羽绒服因为它而被撕出一个大口子,里面的鸭毛被风刮的四处风。这么脆弱的布料,根本不能坚持太久,如果不是因为有这草丝帮忙垫着身体,她肯定死定。

  “有信号……终于有信号了……”牛萌萌哆哆嗦嗦的拿着手机,四处晃动着,寻找信号。终于,她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寻找到了信号,她毫不犹豫的拨通了祁慕初的手机。

  “萌萌,这么晚你去哪了?!”一接通,祁慕初就劈头盖脸的凶起了牛萌萌。

  但这个时候,牛萌萌已经顾不上冷战,听到祁慕初的声音时,她先是怔住。原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给祁慕初电话,生死之间,她本能的找他,或许是因为他是医生,可以在第一时间急救的原因吧。

  牛萌萌的脑子已经想不别的,祁慕初的声音,仿佛清晨东边的第一缕阳光,给了她无限的希望和温暖。

  “慕初……呜呜呜,你快来救我……我快要死了!”牛萌萌再也绷不住,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掏心剜肺的痛哭起来。

  此刻,她全然不记得自己正摇摇欲坠的挂在斜坡上,双腿之下全是虚空,就像一个武林高手一样,半挂在半空中。

  祁慕初到了上站之后,一直在旁边的小店坐着,静静的等牛萌萌。他虽然和她闹别扭,但到了上站后,祁慕初才觉得他决定连夜上山是个错误决定。

  黑夜中的深山一点都不安全,甚至有点可怕。祁慕初无所谓,但他心里立刻想到了牛萌萌。他担心她上来之后,看不到人会害怕,所以,没有立刻带着大队人马去庙里,而是在这里,等她和林过儿一起归队,再往庙里去。

  谁知,陆谨辰和林过儿手牵着手,慢悠悠的爬上来了,却没有看到牛萌萌的影子。林过儿和陆谨辰看见祁慕初时,才意识到,牛萌萌是跟着他们上山的。

  山顶上,也乱成一团,他们竟然把牛萌萌给弄丢了。

  就在祁慕初准备给牛萌萌电话时,她的电话先行到达,不等祁慕初说话,牛萌萌已经在电话那头哭的稀里哗啦。

  “萌萌,乖,先别哭……”祁慕初倏的一下站起了身,他冲着那些医生做了个动作,只见他们都训练有素的重新背起了装备,然后等待祁慕初的吩咐。

  祁慕初一边安慰着牛萌萌,一边问她的地点。

  牛萌萌哪里记得自己在哪里,她只能回忆着自己一路来时遇到的景点名字,一一的告诉了祁慕初。

  陆谨辰已经找来了景区的工作人员,他们听到景点名字之后,大概的确定了牛萌萌的位置,立刻组织人员,带着祁慕初和几个急诊医生,往她那里去。

  “萌萌,你受伤了没有?!”往牛萌萌那里赶去的路,变得漫长。祁慕初恨自己太小家子气,竟然跟她置气,害得她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跟着不靠谱的陆谨辰和林过儿上山。

  如果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祁慕初也不会原谅自己。

  牛萌萌听到了祁慕初的声音之后,安心了许多。她听到祁慕初问她是不是受伤了,试着悄悄的动了动手指和脚趾,见没有问题,这才又哭哭啼啼的说:“手和脚都能动……可是我不敢动,铁丝挂着……我要掉下去了,呜呜……”

  牛萌萌已经吓得语无伦次,她的脑子一会想到自己滚下斜坡直落地狱的恐怖样,一会又想着被铁丝挂着的羽绒服突然彻底撕裂的惨状,脑子里乱成一锅粥,除了对着手机哭,她已经什么都不会了。

  祁慕初的心也被她哭乱了,景区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她摔下去的地方离他们不远,十分钟就能到。

  但是,牛萌萌哭的这样凄惨,一声声慕初的拼命喊着,嘶声力竭的,听得祁慕初的心神俱乱,跑在队伍的前头,一边跑一边安慰她:“萌萌别哭,我马上就来了,你千万别动,知道了吗。”

  “呜呜呜……你不是不理我嘛……”到了这个时候,牛萌萌还在跟他别扭。她一想到如果在大客车与他相处的那个时刻,是他们最后相处的最后一刻,心里就很后悔。

  她不应该之样倔强,顽固的不接受他善意的教诲。

  他明明在客车对自己表示出了和解的意思,为什么还要这样坚持的跟他拉开距离。难道,是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牛萌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思绪惊呆了,她忘记了哭。她冻僵的手固定成握着手机的形状,屏幕亮亮的,照着她漆黑的瞳孔,照亮了身边的如鬼怪似的树叶。

  她喜欢他——她真的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拒绝他,讨厌他,想跟他保持距离。但又在生死之刻只想到了他,在以为自己就快要死的那一瞬间,责怪自己没有好好的跟他相处。

  祁慕初跑着跑着,突然没有听到牛萌萌的声音。他紧张的停了下来,狂吼了一声:“牛萌萌!”

  “啊!”牛萌萌被他的声音叫醒,茫然的应了一声。

  祁慕初听到了牛萌萌的回应,这才放心。他真的很担心,在自己赶去之前,牛萌萌滚下山坡,尸骨无存。

  “你凶我干嘛……”有了祁慕初的声音伴随着自己,牛萌萌已经不再惊慌,她甚至有点享受,祁慕初挂念自己的感觉。

  祁慕初听出她在撒娇,心也渐渐的安定下来。他加快了脚步,当景区工作人员告诉他,牛萌萌就在前面拐弯的栈道前十米左右的台阶下面时,祁慕初欣喜若狂。

  十几个大男人,全都围在台阶边,探照灯亮起时,祁慕初倒吸一口冷气。

  牛萌萌用手机看时,看不清也看不远,她天真的以为,自己双脚是踩在软绵绵的草丛上,有半边屁股坐在土洼处。

  当探照灯一照,众人才发现,牛萌萌的羽绒服整个后背都被撕开了,两根用来捆绑栅栏的粗铁丝,一半勾住了羽绒服的下摆,一头挂在领子上,牛萌萌是靠着这两个支点,像只风筝在悬崖上腾空飘荡。

  幸亏她瘦小,她够轻。否则,羽绒服再破裂三寸,牛萌萌只能来生再见祁慕初。

  牛萌萌见祁慕初来了,兴奋的冲着他挥舞双手。她一动,只听到吱的一声,勾在下摆的铁丝突然脱勾。

  眼看牛萌萌整个人的身体只靠挂在衣领上的铁丝支撑着,祁慕初不顾一切的长腿一跨,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祁慕初整个人全都站在了栏杆的外侧。

  他一只手抓住栏杆,另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牛萌萌的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羽绒服的衣领也烂了,牛萌萌失去重心,整个人以决然的姿态直往下冲。

  祁慕初只觉得手臂一紧,双手紧紧握牢,他的手指就像深深扎进泥土里的树根,将牛萌萌的手死死的扣住。

  牛萌萌彻底悬空了,除了祁慕初的手,她整个人都悬在悬崖之外。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绳索套在祁慕初的身上,生怕他会被牛萌萌给拽下去。其它人也套上了安全索,纷纷爬到了栏杆的外面,伸手将牛萌萌抓住,一起用力,把她拎了上去。

  牛萌萌落地之后,足足有五分钟,都没有回过神来。

  探照灯熄灭之前,她终于看清楚了自己刚才所处的地方,九死一生之后,她仍处在深深的惊骇之中。

  祁慕初的胳膊因为突然受力,有些拉伤。祁慕初忍痛脱下自己的大衣,不由分说的将牛萌萌裹住,揽在怀里。

  同来的医生镇定的在现场替他们检查了一下身体,祁慕初除了拉伤之外,并没有其它的问题。而牛萌萌,除了无法回魂,和一些轻微擦伤,也平平安安,大难不死。

  “萌萌……”祁慕初伸手,隔着大衣不停的揉搓着牛萌萌。她吓出一身冷汗,风吹来时,抖的更厉害。她根本无法站稳,双腿筛糠似的颤抖着,她双手紧紧的环着祁慕初的腰,不说话,也不哭,只是抱着,紧紧的抱着,不肯放手。

  众人见牛萌萌还没有回过神来,悄悄的退到了十米开外的拐角处等他们两个。

  祁慕初也不忍心让她这个时候就赶路回去,他只是静静的抱着她,说:“别怕,没事了。”

  “我怕。”牛萌萌摇头,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命悬一线时的感受,除了像抱住他,她什么也做不了。

  祁慕初低头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牛萌萌,她哭红的双眼,已经肿的跟核桃似的,冻成了碎渣渣的泪珠子还挂在脸上。惊魂未定的她,面如死色。

  “傻瓜,我不是在这里。别怕,就算去了阎王那,我也会追你回来的。”祁慕初从不信什么牛鬼蛇神,但为了安慰他,他还是选择了这种安慰方式。

  牛萌萌勉强的笑笑,在他的怀里,拼命的发抖。

  祁慕初叹气,将她抱起,低头,唇,以攻城掠地之势,覆在她娇嫩的花.唇之上。

  一声嘤咛,全都被他吞进了腹中。

  这里,此刻,都不适合温存。可是,除了这种方式,祁慕初不知道该如果来宽慰牛萌萌,给她力气,让她继续嚣张快乐起来。

  一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冰冷石崖。

  祁慕初将牛萌萌抵在自己和石崖之间,一只手,体贴的抚在她的背上,将她与冰冷的石崖隔开,弯腰,低头,托着她的后脑勺,将自己火热的温度,通过唇与唇的拼死相抵,传递到她的身上。

  牛萌萌早就手脚瘫软,在他的怀里,除了乖巧的接受,没有别的办法。

  吻,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浓郁。他的气息,霸道的侵占了她的呼吸,盘踞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祁慕初才放开了她。

  牛萌萌恍然之间,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为了配合他,踮起了脚尖。而祁慕初为了配合她,也低下了高傲的头,弯下了他笔直的腰。

  “慕初……我……”被吻的红红的唇,张开又闭合,芬芳清甜中,全是他的味道。

  原来,这是男人的味道。很好闻,很好吃,也很温暖。

  祁慕初尴尬的别过头去了,他竟然趁虚而入,在这个时候吻了她。

  在她的地盘里扫荡时,祁慕初发觉她很笨拙,不懂得回应,也不懂得拒绝。这似乎是她的初吻。

  “萌萌,你还怕吗?”

  “你在我就不怕……”

  听到她娇气的真心话,祁慕初喜不自胜,他将她一把抱起,大步向前走去:“你睡吧,我会陪着你的。”

  牛萌萌紧张的揪着他的衣襟,不说话。亲吻过后,她明显镇定了许多,但是,她还是害怕。瑟瑟抖动的身体,泄露了她心底的脆弱。

  祁慕初低头,轻轻的咬了她的唇一下,心满意足的笑道:“安心睡吧,我会陪你一晚上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