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脖子上的牙印

   牛萌萌越是急着要从祁慕初的怀里逃出来,就越是手忙脚乱,身体不协调卡在椅子扶手和祁慕初的中间,双脚抬起,乍一眼看去,就好象她正侧身搂着祁慕初的腰,在他的怀里撒娇。

  祁慕初见牛萌萌窘的满头大汗,鼻尖上都冒出细密的小汗珠,眼神慌乱,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第一次遇见传说中的大灰狼,想跑,但身体已经完全不受大脑控制,软在那里。。

  售货员们都羡慕的看着牛萌萌,窃窃私语,佯装收拾东西打包货物,眼神却如刀子般,刀刀扎进了牛萌萌的胸口。

  “快点扶我起来!”牛萌萌压低嗓音求祁慕初,她全身已经没有重心了,使不上力,全靠祁慕初的手扶着,被他半抱着同坐在一把椅子里,身体贴的这样近,近的,两个人的皮肤都快要融合到一起去。

  这里是公共场合,不是祁慕初的办公室,祁慕初没有为难她,慢慢的将她扶起,看着她红着脸蹬着那双高跟靴子,恨不得把鞋跟给扭下来,直跺脚,生着闷气。

  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而且哪里不掉,专门往祁慕初的怀里掉,真是丢脸丢大了。

  “祁总裁,这是您的信用卡。”售货员见牛萌萌脱离了祁慕初的拥抱,赶紧的上前,恭敬的将一张黑色信用卡递给他,露出一个谄媚的甜笑。

  牛萌萌留心到,她们喊他是总裁,而不是主任。可见,他祁家继承人的身份比主任精贵。别人眼红,大约也是眼红这些吧。

  祁慕初看都不看她,接过信用卡之后,招手示意牛萌萌过来:“走吧,去看你成勋哥去。”

  “不是说不许看嘛,怎么现在又说要去。”牛萌萌扬起小脸,一提起季成勋,她暂时忘记了刚才的窘态,把注意力都放在季成勋的身上了。

  祁慕初不满意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说:“你不去看,会放心?”

  牛萌萌抿着嘴没有反驳,到底是自己的哥哥,明知道他发高烧还不去看看,别说过不了自己这关,假如让郑素芬知道了,肯定也会骂她的。

  祁慕初见牛萌萌难得温顺的跟着自己往前走,只是不习惯穿这么高跟的靴子,走的有些歪歪扭扭,伸手,牵着她,然后目不斜视的边走边说:“刚才李主任打电话来,说已经给你的成勋哥输液了,正在物理降温。他还年轻,明天白天应该就能退烧。”

  “哦。”

  “以后,只许穿我给你买的衣服,以前旧的全扔了。”

  “那是我自己花钱买的……”牛萌萌不甘心的辩解:“花的是我的钱……虽然是刷了你的信用卡,但花的是我的钱……”

  祁慕初被牛萌萌不停的重复着“花的是我的钱”的模样逗笑了,他忍不住的停下脚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抬头正眼看自己:“后悔了吗?后悔了我们可以马上一拍两散。”

  “就知道拿成勋哥压我。”牛萌萌还在肉疼刚才花的那笔钱,如果这个时候叫停,不但不能打消季成勋要娶自己的念头,还白白的花了这么多钱,从成本管理的角度上来看,也是大大的不划算。

  祁慕初见她不说话,这才道出他的目的:“你没有改变,你的成勋哥就会认为你不想改变。你从打扮上先改变自己,再改变平时的言行,你的成勋哥才会相信,人是由内到外的……只喜欢我。”

  牛萌萌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知为何,听到祁慕初说她喜欢他,有种怪怪的感觉。不想承认也不能否认,只能怪异的看着祁慕初,说不出来的神情,就好象看到一题超级难解的数学题,苦恼又无奈。

  “知道了吗?”祁慕初很不满意牛萌萌给他的反应。

  “知道了。”牛萌萌怕他又立刻翻脸不认人,赶紧的答应下来,然后向他提意见:“你以后别总说‘你的成勋哥’,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感觉好奇怪。”

  祁慕初才不会承认,他说“你的成勋哥”时语气有多酸。他含糊其词的算是答应了牛萌萌的要求之后,带着她,重新回到了季成勋和马启丰的出租房。

  牛萌萌一身新装出现在马启丰面前时,他刚好在吃方便面,差点连汤带面带佐料一起喷到牛萌萌的身上去。

  左芝看见时,也愣住了,然后露出会心的微笑。

  “来了。”左芝推开发呆的马启丰,径直走到牛萌萌的面前,冲着祁慕初颔首示意之后,拉着牛萌萌来到厨房里,倒了杯开水给她,然后轻声说道:“你哥稍微清醒了点之后,就问你在哪里。”

  “你怎么说?”牛萌萌捂着茶杯,没有喝,低头望着那冒着热气的水,只觉得脚底寒气阵阵。

  左芝想了想,说:“我只说是你请来的医生,正在楼下感谢祁主任。剩下的,我没有多说。”

  “咳咳咳!”牛萌萌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她一听到左芝说她在感谢祁慕初,就想到刚才在专卖店里,自己被他卡在椅子里,所谓的投怀送抱,是不是就是左芝说的感谢呢。

  左芝拿不准自己哪里说错,敷衍的笑笑,没有再说下去。左芝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牛萌萌和祁慕初不对劲。

  她见牛萌萌一提到祁慕初就浑身不自在,下巴扬了扬,说:“祁主任在跟你哥说话。”

  这下子,牛萌萌死活也不肯走出厨房了。

  鬼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特别是在这么特殊的场合下,说什么,牛萌萌都觉得不自在。

  祁慕初一进门,马启丰就狗腿的给他搬凳子。要知道,祁家的生意就是一大块肥肉,随便扔给谁,都够吃十年。假如能巴上祁慕初,马启丰又能再开一家分公司了。

  “好点了吗?”祁慕初纯属寒暄,明知道季成勋不可能这么快退烧,但为了扮演好牛萌萌男朋友这个角色,他不得不用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开场白来打破僵局。

  李主任简单的把检查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指着输液瓶说:“刚做完过敏测试,没有问题,这才挂上的。”

  祁慕初看了一眼输液瓶和输液的速度,专业的说道:“这至少要滴两个小时,马总一个照顾他,累不累?”

  “不累不累,都是兄弟,别说两个小时,就是二十个小时,都不累。”马启丰立刻给季成勋额头上换了一块更冰凉的毛巾,然后屁颠屁颠的洗了洗手里这块,放在*边等着更换。

  祁慕初见马启丰因为高烧,双颊和嘴唇都变得通红,就连手指甲盖都泛着不正常的红,摇摇头,说:“多喝水,好好休息,李主任会负责上门复诊的。”

  “好好好!”

  “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我送萌萌回去了。”祁慕初一直都不是擅长跟陌生人聊天,他见没什么可聊的,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季成勋听到祁慕初说牛萌萌,勉强睁开了眼睛,喊了一声“萌萌。”

  牛萌萌这才从厨房走了出来,坐在旁边,跟季成勋说:“哥,我在这里。”

  季成勋顺着声音看向牛萌萌时,被她这一身穿着吓的眼睛倏的一下眼的圆圆的。

  牛萌萌以为自己吓着他了,不自然的扯了扯衣服,问:“哥,是不是我穿得不好看?”

  季成勋摇摇头,目光,从牛萌萌的身上移到了祁慕初的脸上,好像在问他,是不是他给牛萌萌买的新衣服。

  祁慕初很自然的伸手,把牛萌萌拉到他的身边,伸手解开了牛萌萌的围巾,说:“房间里有暖气,你竟然还围着围巾,难怪你哥看到了会觉得奇怪。快解下来吧。”

  牛萌萌心无城府的解开了围巾,忽然之间,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凝重,所有的人,都盯着牛萌萌的颈看。

  牛萌萌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这才想起,刚才换了一身新衣服,这件是低领,一解开围巾那牙印就露了出来。

  这么暧.昧的地方有牙印,再加上旁边的祁慕初阴阳怪气的笑着,傻瓜也能猜出牙印的主人是谁。

  季成勋的眼睛里闪烁着惊讶,惊讶之余,竟然是心灰意冷的萧瑟。正在输液的手,为了隐忍而用力的握成了拳手,针头险些就被他自己拨了出来。

  季成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拒绝接受眼睛看到的一切。因为高烧而通红的脸,泛起了清冷的灰白色,有那么一会,他差点背过气去,如果不是因为李主任一直在他身边观察他,吓的赶紧去按他的人中,他可能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窒息了。

  季成勋所有的微动作,只有牛萌萌一个人能看懂。但这次,季成勋受到的震惊已经不止有他隐藏的微动作。

  所有人都看出,季成勋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以至于他险些昏厥过去。

  牛萌萌狼狈的重新围好围巾,然后找了个理由,拉着祁慕初就离开了。她也顾不上等左芝,阴沉着脸,拽着祁慕初就下楼了。

  一到楼下,牛萌萌就控制不住的跟他吵了起来:“祁慕初,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看到我穿了高领,没办法把牙印露给成勋哥看,就故意带我去买新衣服!然后,故意解开我围巾,让成勋哥看到你的杰作,对不对!”

  祁慕初很不爽牛萌萌对他张牙舞爪的样子,他耐着性子,强压着火气,一对绿眸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但牛萌萌比他还火,压根没有注意到他在生气。

  “你太卑鄙了!我虽然不想嫁给成勋哥,但你也不能用这种手段来伤害他。成勋还在生病啊!你是医生,怎么能这样对病人!”

  “你说我卑鄙?”祁慕初终于出声了,他上前一步,低下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牛萌萌,又问了一句:“你刚才说我卑鄙?”

  此刻,牛萌萌也气疯了,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是你,你就是卑鄙!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牛萌萌,你清醒一点!”祁慕初终于发怒了,他低吼道:“你说我卑鄙,我问你,是谁求我帮忙演戏的,要我帮你骗他的?你穿着我的衬衣拍照再发给他看的时候,就不卑鄙了?季成勋多少岁了!三十五,比我还大五岁的大男人,故意喝了酒在外面流浪一晚上,然后发高烧给你看,他有什么目的你会不知道?如果你一直把季成勋当成了孩子来照顾,那他在你面前就永远不可能长大!牛萌萌,如果你不能理智一点,我们的约定就全部作废!”

  牛萌萌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不等她反应过来,祁慕初已经开车离开了,只留下她孤单的站在尾气中间。

  过了好一会,牛萌萌才发现,左芝正拿着车钥匙,远远的,站在公寓楼的门口。

  刚才的一幕,她全看在眼里。

  “芝芝姐……”牛萌萌喊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左芝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故作轻松的笑道:“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回到家后,专卖店竟然已经把货送到了家里。牛萌萌望着这大袋小袋的东西,心里特别郁闷,最后,她全都堆到了林过儿的*上,然后倒头,闷闷的睡去。

  半夜,牛萌萌隐约听到有声响,她倏的一直突然坐了起来,把正在收拾*上衣物的林过儿吓了一大跳。

  “过儿,你这次不错嘛!这么快回来了。”牛萌萌半梦半醒的,揉着眼睛,看着风尘仆仆回来的林过儿,真心觉得她这次只消失了一天,表现良好。

  跟祁慕初大吵一架之后,牛萌萌觉得很疲惫。她不是个心眼多城府深的女孩,她的思想其实挺简单的,所以在实施这些计划时,她才会觉得事情变得复杂又不受控制。

  她的内心是信任祁慕初的,对他所说的话,也是赞同的。只是,要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有些难度。

  牛萌萌很沮丧,忽然看见林过儿回来,空落落的心勉强有种找到了倚靠的感觉。虽然这个倚靠,有时候也不靠谱。

  林过儿费劲的把这些名牌袋子一个个的扔下*,然后,开始一个个的打开来看。当她发现全是奢侈品牌的衣服鞋包之后,林过儿狡黠一笑,问牛萌萌:“这是谁的?”

  “我的。”

  “祁主任给你买的?”

  牛萌萌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

  林过儿直接忽略了那个摇头,将那些衣服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笑道:“不错嘛!祁主任的眼光真好,给你挑的全都是精品!”

  牛萌萌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倒头蒙上被子,准备继续睡。

  林过儿却不肯,上前拉开她的被子,把牛萌萌推醒:“萌萌,我跟和尚们都约好了,就这个周末,让祁主任带队上山免费出诊吧。”

  这回牛萌萌彻底的醒来了,她触电似的坐了起来,曲腿抱膝,果断的摇头:“要说你去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了?萌萌,我可是看了天气预报的,再过几天就要下大雪了,正好明天是周五,你叫祁主任明天安排安排,周六我们去山上,周末回来,多好啊!”林过儿喜滋滋的说着,觉得自己的安排非常的人性化。

  “我跟他吵架了,翻脸了,我说没用。”

  “你少骗人,翻脸了还能给你买这么多奢侈品?”

  “那花的是我自己的钱!”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林过儿觉得牛萌萌说话前后矛盾,不禁生气了,翻身躺到自己的*上,气呼呼的说:“不想帮就不帮,别这么多借口!”

  牛萌萌犯难了,她想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讲给林过儿听,还没开口,就看见林过儿已经睡着了。牛萌萌无奈的重新躺了回去,睁着眼睛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想着想着,天亮之前,迷糊的睡着了。

  早晨,一如平常那样忙乱。急忙起来,洗漱干净之后,在楼下买了两个馒头叼在嘴里就往公司赶。

  左芝今天直接去现场,不去公司,牛萌萌没有顺风车搭。林过儿还在香甜睡梦中,牛萌萌也不想吵醒她。

  冷清的大马路上,牛萌萌边走边啃着馒头,一阵寒风吹来,馒头变得冰冷又干硬,牛萌萌也没有啃它的*了。

  饿着肚子一到公司,牛萌萌就投入到工作中。没有比工作更容易让她忘记烦恼的事情。幸亏她平时做事就很认真仔细,就算中间脱离了一段时间,再接上手也完全不受影响。

  云伊可为了假鼻子不得不在家里休养,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她的工作,被分配到其它人手里,当牛萌萌看到云伊可的手里竟然还有几份祁总的生意时,怔住了。

  她一直以为,祁域泽才是祁家的老大,祁慕初是接班人,所有的生意都会经过他们的手,得到他们的首肯之后才会答应。但很明显,签这几笔单子的时间,正是牛萌萌在酒店的时间,如果祁域泽他们知道的话,应该会把这几笔单子给牛萌萌,而不是云伊可。

  虽然这几笔单子不是大单,但看得出来,祁总肯定也私底下有些小动作。应该是云伊可没有抢到生意,整日缠着祁总撒娇,他受不了,又从祁家别处挪了些生意给她来做。

  祁家家大业大,随便挖挖,也是钱。

  牛萌萌有点琢磨不透马启丰把这笔生意给她的目的,牛萌萌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之后,觉得这些合同都没有法律上的问题,便不想多事,决定接下来之后自己跟进就是了。

  “萌萌,这是补充协议。”马启丰将一份协议递 她,歉意的说:“你也知道,这一直都是云伊可跟的单子。她现在正在火头上,如果让别人跟单,她肯定会从中作梗的。咳咳,你大人大量,以公司的利益为重,委屈你了,把这份补充协议签下来吧。”

  牛萌萌听出了马启丰的弦外之音。云伊可有不少生意都是靠关系拉来的,经常是在一些特殊场合之下签下来的。所以,很多合同里面的内容都是大概的内容,涉及到具体情况时,经常要再签一个补充协议。

  她这么做,除了最开始能省事,另一方面,也会迫使别人无法接手她的工作,稳定了她在公司的地位和影响力。

  其它单子还好说,只要多哄她几句,云伊可应该不会太过为难别的同事,只有这祁总的,摆明了只有她才能搞定。

  马启丰交给牛萌萌来跟,就是看中她和祁慕初的关系。他希望她能好好的利用这层关系,把这些单子全部拿下。

  牛萌萌面露难色,昨晚林过儿的事她都还没有解决,现在又是马启丰的。这两个人,与公与私,都不能不帮。

  马启丰怕牛萌萌会不答应,说完就想溜走。

  “喂,你先别跑。”牛萌萌叫住他,拉着他到角落里,悄悄问他:“我哥怎么样了?”

  “今天早晨稍微退了点烧,不过还是有三十八度。他非要来上班,我没办法,就带他来了。”

  “你怎么当朋友的,明知道成勋哥在生病,你还带他来上班!”

  “做你们两兄妹的朋友还真是难!你说不让他来,他非要来,叫我怎么办!小心我搬出去住,让你哥一个人住,你们爱干嘛干嘛!”

  牛萌萌见马启丰也在发牢骚,知道自己刚才的口气太强硬了,讪讪笑了之后,想了想,便求他:“下午你找个理由把我哥带回去休息吧,他总是这样熬着,身体吃不消的。”

  “你为什么不劝?”马启丰明知故问。

  牛萌萌瞪他,指着自己桌面上云伊可的单子,问他:“想不想让我跟这几个单子?想不想让我把补充协议签下来?不想的话,你只管跟我唱反调!”

  马启丰马上收声,举起双手说:“好好好,我马上就上楼,把你哥架回去!姑奶奶,麻烦你现在少刺激你哥,他过不好,我r子也不好过!”

  牛萌萌紧闭双唇不搭理他,转身回到办公桌前。

  她捧着脑袋,望着一桌子的东西,脑袋里想的却是林过儿的事。

  这时,手机响起,林过儿觉得这个号码有些眼熟。接通后,就传来陆谨辰的声音:“牛萌萌,我是陆谨辰,过儿回来了吗?”

  牛萌萌从来没有觉得陆谨辰的声音有这么好听,这个时候,他的出现,就像天使。

  “陆总,是你啊!”牛萌萌立刻堆起了笑容,在手机里跟陆谨辰打起了招呼。

  陆谨辰怔住,他一直担心牛萌萌会凶他,却没想到,她会这样的热情。

  牛萌萌也不给他机会再多说,不但把林过儿回来的消息告诉了他,还把她想请祁慕初这个周末去山里给和尚上门就诊的事,告诉了他。

  “陆总啊,过儿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哦。不过她脾气不好,所以比较难追。不过,如果陆总能帮到过儿达成所愿,就有机会陪着一起去山里走走。嗯,少说也要住一晚吧……山里又没有别的娱乐……”

  牛萌萌说到后面,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出卖朋友不是她的作风,但有的时候,朋友就是拿来出卖滴。

  陆谨辰心领神会,连声感谢牛萌萌,挂了电话就往泰安医院去了。今天不缠得祁慕初答应,他就赖在医院让他什么事都做不了。

  搞定了林过儿的事之后,牛萌萌心情愉悦,办事效率也快了许多。处理完别的琐事之后,牛萌萌重新拿起云伊可的单子仔细研究。

  其实,这事也很简单,就是要找到祁总让他点头同意补充协议里面的内容就行了,签字盖章,一锤定音。

  只是,前面这么多是是非非,牛萌萌可以公私分明,怕是别人不会同意。

  牛萌萌拿着单子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给祁总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明来意,并且想预约见面签字的时间。

  牛萌萌以为秘书汇报之后会找个理由搪塞,十分钟之后,她再打去,秘书竟然说已经替她约好了周末晚上,在祁总的办公室里,他有大约一刻钟的空闲,可以见牛萌萌。

  牛萌萌长舒一口气,刚有空喝口水,手机又响了。

  “妈,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牛萌萌见是郑素芬的电话,摁掉之后,用自己的手机重新打了过去。平时,她和郑素芬都有固定通话的时间,郑素芬也很少在她上班时间给她电话。

  郑素芬温和的嗓音,是牛萌萌最大的安慰。

  “萌萌啊,那钻戒是你给妈妈买的?”

  “啊,不是啊!是哥在国外出差的时候,给您买的啊!”牛萌萌把钻戒的事差点给忘了,郑素芬不打电话来,她压根不记得了。

  郑素芬一听到说钻戒是季成勋给她买的,有几分不相信:“你哥怎么会突然想到给我买这个啊!妈妈都六十多了,要这费钱的东西做什么啊!”

  “妈,你才刚过了六十岁生日!当时哥哥在国外,这钻戒就是他送你的生日礼物!”牛萌萌觉得自己现在撒谎的功力越来越深厚子,简单是应对自如。

  郑素芬嘴里说着花钱,心里却很高兴。她和牛萌萌又聊了会,才挂了电话。

  过了两分钟,郑素芬又打来电话。

  “萌萌,你哥哥是不是病了?”

  “嗯,哥哥有点发烧……”

  “刚才我给你哥电话,他说话有气无力。萌萌,你去看了你哥没有?他有没有吃药?生病了为什么还要上班啊?唉,要不要妈妈来照顾他啊!”

  面对郑素芬一连串的问话,牛萌萌快要招架无力。她耐心的把季成勋的情况说给了郑素芬听,安慰她不要太过担心,并且向她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季成勋。

  应付完郑素芬之后,牛萌萌也快崩溃了。郑素芬刚才给季成勋打了电话,肯定是去感谢他送了钻戒给她。

  季成勋本来就病着,听到这个消息,肯定是雪上加霜。

  如果是以前,牛萌萌肯定要去看看他。哪怕什么都不解释,也要见见才会安心。

  但昨晚和祁慕初大吵一架之后,牛萌萌开始认真的思考祁慕初所说的话。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去看望季成勋,只会再次给他一个错误的信息,而季成勋真的会像祁慕初所说的那样,越发的孩子气。

  牛萌萌再三考虑之后,收拾好东西,决定去外面跑跑现场,不留在这里,怕自己会一时冲动,真的上楼看季成勋。

  外面的天气放晴了,前一天下的雪早就全部融化成水,地面上湿湿的,踩在脚底有一种莫名的冰凉感。

  牛萌萌站在街头犹豫了会,想想还是应该把昨晚祁慕初买的东西全都退了。回到家后,才想起,这些衣服全都被剪了标签,根本不能退。

  林过儿见牛萌萌坐在一堆衣服里愁眉苦脸,不解的说:“既然买 了,干嘛要退?你朴素了这么久,也该打扮!”

  牛萌萌摸着这些衣物,就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只是一看到,就会想到昨晚的一幕幕。祁慕初的话,就像晨钟暮鼓,不停的在耳边敲打着她。

  牛萌萌抽了抽鼻子,自我解嘲的笑道:“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这里随便一件衣服,都是我家里一口人一年的伙食费!你真当我是富翁啊,花这些钱不心疼。”

  “这也是祁主任的心意啊!还是留下来吧。”

  “我还是想卖了找成现金。”

  “你卖了,不怕祁主任生气?”

  牛萌萌愣住,想了想,说:“他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我男朋友,凭什么管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