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我们是不是情侣关系?(求订阅)

   牛萌萌吓得原地跳了起来,如果她脚下踩着弹簧,肯定能弹到楼顶上去,变成蜘蛛侠。

  “卧槽!哪个神经病半夜跑出来吓人!”牛萌萌在心里连骂了十几句三字经后,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气急败坏的骂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老娘要是死了……”

  牛萌萌刚骂着解气,忽然觉得这个的身影很眼熟。

  他站在阴暗之中,看不清五官。但是身材和祁慕初、季成勋有些相似,高矮胖瘦都相差不大。

  祁慕初刚刚开车走,不可能是他,难道是一直不知所踪的季成勋?

  尽管季成勋从来不觉得牛萌萌说脏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牛萌萌还是觉得自己刚才粗鲁了些。她十指交叉,正在酝酿该如何跟季成勋打声招呼,那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这回,牛萌萌可真是毫不客气的大骂了三字经。

  原来,走出来的,是陆谨辰。

  “你们是约好了,准备凑一桌麻将打,是不是!”一晚上,季成勋来找她,什么都不说,只顾着自己生闷气。祁慕初也来找她,把她当猴耍,玩弄一番喜滋滋的走人了。

  牛萌萌好不容易才能平复心情,准备回家睡大觉,又被这个陆谨辰吓得只剩下半条命。这种情形下,管他是谁,都不可能好脸色。

  牛萌萌推开用力的推开陆谨辰,凶巴巴的说:“好狗不挡道!过儿不在家,你别来骚扰我们!”

  “牛萌萌,过儿去哪了?我打她的手机她不回我,她是不是又在躲我?”陆谨辰找了林过儿大半天,手机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他真担心林过儿又躲到哪个庙里去,跟和尚吃斋念佛上了瘾。

  人家热恋,是天天粘在一起,跟连体婴似的。林过儿的热恋,就是三天两头的失踪,陆谨辰连个捕风捉影的机会都没有。

  牛萌萌已经走到了单元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听到陆谨辰这个大男子,跟孩子似的急切的要找林过儿,忽然觉得林过儿挺幸福的,至少是个正常人在追求她。

  不像自己,陷入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解释不清楚的麻烦当中。

  “过儿躲的是我,不是你!麻烦你以后别再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这么晚了你这架势哪里是来找人,简直跟捉歼似的。”牛萌萌摇着头,不咸不淡的应付了两句,缩着脑袋哼着小曲进了楼房。

  陆谨辰守了大半晚上的,连个鬼影都没看到,他不信牛萌萌的话但又没有别的选择。

  踌躇间,忽然想到刚才在小区门口隐约看到了祁慕初的车,当时以为自己眼花没在意,如今上下串联的想清楚了之后,觉得他跟牛萌萌关系不一般。

  于是,他又开车,风风火火的去找祁慕初了。

  牛萌萌回到房间之后,其它租客们都已经回来,吃饭洗澡忙碌完了之后,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板间房的隔音不好,在自己的房间里依然能听到隔壁的各种声音。

  应该是隔壁邻居的男朋友来了,一周一次的慰问,所以声音特别大,大的牛萌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睛冒火。

  裹上军大衣,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才找到去年抽剩下的烟和打火机,缩着脖子,悄悄的开门来到了走廊上。

  “咦,芝芝姐,你也在……”牛萌萌见左芝已经在抽烟了,尴尬的举起手中的烟晃了晃,然后,笨拙的点燃,深吸一口。

  一年没有抽了,技术生疏,吸的太猛,差点呛住。

  左芝见她憋红了脸,眼睛里血丝密布,突然笑了:“也是被隔壁吵的睡不着?”

  “嗯。”牛萌萌缓过这烟劲之后,体贴的说道:“生活艰辛,一周一次,可以体谅。我想再过半个小时,应该可以结束。”

  说完这话之后,牛萌萌忽然觉得自己年轻不大,但思想成熟的像中年人。自我解嘲的笑笑,再看左芝时,顿时觉得她真的很伟大。

  她完全有能力不必待在这种板间房里,但她为了她的爱情,甘愿受苦。而且,左芝从来没有带过男人回来过,牛萌萌越看左芝,越觉得她和季成勋是天生一对。

  “芝芝姐,你真的是很喜欢成勋哥!”牛萌萌由衷的感慨。

  左芝苦笑着,将剩下的烟抽完之后,抬头,将烟吐成一个又一个的圈,看着那青色的烟圈消失在头顶之上。

  过了会,她又点了一根,说:“我一直以为我戒不烟瘾,后来遇到你哥,听说你哥不喜欢女人身上有烟味,我二话不说就戒了。呵呵,没想到我也这么有毅力。不过呢,挺辛苦的。萌萌,我已经联系了我以前的房东,他说再过两个月就能腾出房来,到时候,我会搬走。”

  牛萌萌愣住,她知道,左芝说的搬走,就是真正的放弃季成勋。

  她确实很迷恋季成勋身上那种忧郁的黑暗气质,季成勋出色的外表和高智商的表现,也是左芝最为喜欢的。

  但是,一年来的努力都没有得到回报,放弃也是应该的。

  牛萌萌点点头,心想,现在祁慕初已经答应她会全力配合她,只要让季成勋看到了现实,相信他也会放弃自己的。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或许能亡羊补牢,让季成勋有所改变。

  牛萌萌想着心思,竟忘了抽烟,她见左芝在笑,这才发现,这烟放了一年多,不知什么时候受了潮,竟然自己灭了。

  左芝从自己的烟盒里弹出一根来,要递给她:“给你,试试这个牌子的。”

  “不了,我就是刚才突然想抽抽……”牛萌萌摆摆手,将烟和打火机全都扔到了垃圾桶里,不准备再抽。

  第一次抽烟的时候,牛萌萌还在读高中。那时候,季成勋已经出来工作,小有成就。他不但负责一家老小的温饱,还要供牛萌萌和其它弟妹的读书开销。

  那时候,牛萌萌想去打工帮季成勋减轻负担,但是全家都不同意。无形间,牛萌萌的学习压力变得很大,她总是担心自己不能考到好成绩,会辜负他们的希望。

  从那里起,她抽了第一根烟。

  牛萌萌没有烟瘾,但每每遇到烦心事,令其感到压力时,她就会想抽上一根,放松自己。这么多年,她总共也没有抽过十根,每次买一包,抽一根,剩下的就扔到抽屉里,不记得还有这包香烟的存在。

  现在算算,她已经有一年没有这样苦恼过,现在想抽烟缓解,才发觉原来烟已经受潮。冥冥中觉得,她赖以减压的东西都已经变质,只能振作起来,勇敢面对。

  两人又站在外面说了会话,算算时间,里面应该结束了,才进屋。

  林过儿没有出现,牛萌萌也懒得去管她跑到哪去,发了条短信告诉她陆谨辰来找过她之后,蒙头睡去。

  第二天醒来,牛萌萌搭左芝的顺风车,到公司来上班。

  牛萌萌的公司在五楼,季成勋则在二十楼办公。左芝的公司是最近两个月才搬来,就在季成勋的楼下。

  等电梯时,牛萌萌远远的看见,季成勋西装革履的走来。

  他素来都很注重外表,衣服不一定贵,但一定整洁干净,头发也梳得很整齐,今天还戴了副防辐射的眼镜。

  外人根本看不出,昨晚他曾经喝酒曾经郁结过,只有牛萌萌才知道,他之所以戴眼镜,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眼底泛着青。

  “哥。”牛萌萌叫了他一声,见他冲着自己挥了一下手,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这才放心下来:“哥,你昨晚去哪了?”

  “我回公司加班了。”果然如牛萌萌所猜测的那样,季成勋没有别的交际圈,除了她和马启丰,剩下的,就是公司。

  左芝见季成勋来了,只是礼貌的笑笑。她其实骨子里是个骄傲的女人,她也有足够令她骄傲的资本。私底下,在季成勋的面前,她会有些小女儿家的气息,但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左芝便是一个上市公司的策划总监,高级白领,很多令人眩目的光环都笼罩在她的身上,她不必为任何人低头谄媚。

  “早上好。”季成勋跟左芝打了声招呼之后,站在人群中,与大伙一起,静静的等着电梯的到来。

  牛萌萌悄悄的瞟着他们两个,季成勋内向,喜怒不形于色,就算前一天地震了,第二天他也是这个表情来上班的。左芝世故圆滑,做事细心认真,公私分明,就算昨晚哭得死去活来,第二天她也能平平静静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两人的性格明明南辕北辙,但却是异曲同工。

  “哥,我听芝芝姐说,你们公司接了芝芝姐公司的一个业务,做好了没有?”趁着电梯来之前,牛萌萌做着最后一番努力。

  季成勋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想了想,说:“那个软件是我同事开发的,我不清楚。”

  “哥,你就当卖个人情,了解一下嘛。芝芝姐说了,系统出了几次毛病,害得她掉了好多设计图纸。你是你们公司最能干的,不如帮帮忙,早点弄好。”

  牛萌萌说这话时,一板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左芝知道她的好心,但觉得当众如此说,不够厚道,正想开口婉拒,季成勋抬起头冲着她颔首示意:“好,我上去问问。”

  “芝芝姐,午餐之前我哥肯定能搞定,到时候芝芝姐请我哥吃顿饭,就当是感谢吧。”牛萌萌幼稚的拉拢他们,尽管双方都觉得别扭,但也都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三人没有再沟通,牛萌萌临时改变主意,走楼梯回到公司,把他们两个扔在那里等电梯。

  一进公司,牛萌萌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马启丰的秘书杨柳是个机灵的姑娘,她抱着一大堆的资料从牛萌萌的身边经过时,冲着她飞快的使了个眼色。

  牛萌萌顺着她的眼色往马启丰的办公室一看,隐约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如皮肤般紧贴在身上,栗色染发大波浪,长长短短弯弯卷卷的,遮掩着那个人的脸。

  牛萌萌犯着嘀咕,一般来说,杨柳抛来卫生球的寓意都不好。特别是看到马启丰的办公室里有熟悉女人的身影,就更加不好。

  果然,牛萌萌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开电脑,马启丰带着云伊可走了出来:“来来来,大家都过来一下!”

  别小看马启丰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凭着他的打拼,创辉公司已经开了五家分公司的。作为创辉公司的总部,少说也应该有六、七十号员工的,硬生生的被马启丰以节约成本为由,一人身兼数职的,挤压得只有三十人。

  而且,这三十人,全都集中在这半层的开放式办公室里。

  马启丰这么一叫嚷,连扫地大妈都围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熙熙攘攘的,跟菜市场一样。

  “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这个月的销售冠军,云伊可!”马启丰一说完,主动带着鼓掌。

  其它人,也跟着用力的鼓掌,谄媚的笑着,向云伊可道贺。

  牛萌萌抿着嘴没出声,这个月,她因为祁慕初和祁域泽,确实没有好好的跑销售。尽管抢来了三笔大单子,但剩下的时间都浪费了。云伊可确实有能力,在剩下的时间里,赶超自己。

  只是,看到云伊可拿到了这个月的销售冠军,牛萌萌心里还是怪怪的。

  “萌萌,别难过,那个狐狸精的销售额是没你多,只不过她替老板抢下了一个洁具的代理权,所以才把这个月的销售冠军给她了。”杨柳因为云伊可曾经“无意识”的*了她的男朋友,导致她至今单身而特别憎恨云伊可,果断坚定的站在牛萌萌这边:“你不在公司的这几天,她天天缠着老板,每次进办公室都带两瓶酒去,喝醉了就献媚装哭。老板也是男人……你懂的!”

  牛萌萌听罢,吃惊的看着杨柳:“云伊可在老板面前撒娇又不是一天两天,怎么这么快就沦陷了?”

  “谁知道……酒精作用吧!”杨柳耸耸肩,无奈的摊开双手。

  这时,马启丰的讲话也结束了,大伙散场。杨柳拍拍牛萌萌肩膀,说了句“好自为之”,便消失在人群中。

  牛萌萌转身也想混入人群中,却被马启丰叫住:“牛萌萌,跟我去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大门关上,马启丰就启动了他的唠叨模式。

  三句话不离本行,无非就是说牛萌萌没有专心工作,只顾着跟别人搞绯闻,以至于这个月业绩下滑,被云伊可反超,弄得灰头土脸等等。

  牛萌萌耐着性子听,反正每个月都要评销售冠军的,任何一个落败者,都要被马启丰叫到办公室去训话。

  这个月她是战败者,就是要如此受训的。

  马启丰见牛萌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训到一半收住了,转而开始唠叨别的事了:“我说萌萌啊,你跟你哥到底又怎么了?昨晚你哥根本没回家,是今天早晨才跑回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来上班的。大冬天的,你让你哥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哥不是在加班吗?”牛萌萌大惊失色,看着马启丰,说:“我刚才在楼下还碰到我哥了,他说他昨晚在公司加班!”

  “加个屁班啊!我昨晚打电话问过昨晚值班的保安了,昨晚根本没人在加班!你哥一个人冒着雪,在外面走了几个小时,直到今早才回来的!”马启丰气得一拍桌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云伊可站在外面,佯装复印资料,实际上是透过那玻璃窗观察里面的情形。

  马启丰的办公室,整面都是玻璃,上下两截是透明的,只有中间那截是磨砂的。云伊可看不真切,但马启丰拍桌子的动作她看得清楚,她以为他是因为销售的事在训牛萌萌,很是得意,用长长的指甲戳着复印机时,就好象在戳牛萌萌一样开心。

  牛萌萌突然觉得全身发冷,她本能的缩起了身体,坐在沙发里面,不出声。

  季成勋总是这样,痛苦的时候自虐。尽管他从不让别人知道,但总归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方才在楼下,他表现的越自然,牛萌萌现在心里就越愧疚。

  马启丰见牛萌萌变得沉默沮丧,这才相信她是真的不知情。

  “唉,你们两兄妹啊,真是……算了,这事也不能怪你,你哥就是那个脾气,让人不省心。”马启丰怕牛萌萌也会想不开,上前拍着她的肩膀,说:“回去好好工作吧。你哥的事,只有他自己想开了才行,我们谁也帮不上忙。”

  牛萌萌晕晕乎乎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望着电脑屏幕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终于,她有所动摇。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祁慕初的手机:“方便吗?我有事要说。”

  祁慕初正在巡房,身后跟着一堆的护士和实习医生。他本想叫牛萌萌晚些打来,听见她的声音低哑消极,有些担心,交待其中人接手之后,自己回到了办公室。

  “说吧。”

  “我不想把钻戒寄给我妈了。成勋哥流浪了一整晚,如果我把钻戒寄回去,我怕他会受不了。”

  祁慕初没有出声,他似乎在等牛萌萌给他更强有力的解释。

  牛萌萌揉着眉心,开始不停的忏悔:“我真笨,我想当然的以为我哥在加班,怎么就没想到他会在外面流浪。昨晚下雪啊,这么冷,他去哪里了我都不知道!他万一冻病了怎么办!我……我真的很担心他!刚才在楼下,我还有心去撮合他和左芝姐,叫他们一起吃午饭,成勋哥什么都不说,我还以为他答应了,原来……”

  “牛萌萌!”祁慕初终于受不了牛萌萌神经质的忏悔,他大吼一声,吓得牛萌萌呆在那里,忘了继续说下去。

  祁慕初的耳根终于清静了,他等了会,见牛萌萌没有再继续说话,这才问她:“牛萌萌,你哥几岁了?”

  “三十五……怎么了?”

  “你觉得,一个三十五岁的男人,还需要像孩子一样被人这样呵护照顾吗?”

  牛萌萌被祁慕初问的哑口无言,她苦思冥想着怎么回复这个问话,祁慕初又紧追着训她:“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和夫妻之间,才可能存在这种照顾。你们是兄妹,可是你总是越界,对他给予了太多的关心,他才会误会以为你们之间会有发展下去的可能。牛萌萌,你总认为,是你哥对你存了别的心思,你有没有反醒一下自己,是不是过于关心他,给了他某种暗示,才令他想偏了?”

  牛萌萌坐在办公桌前,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就好象突然被一道闪光击中,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飞奔而过,但还是被劈的外焦里嫩。

  幸亏祁慕初说完这话之后,有病人来找他,便没有再多说,挂断了电话。

  牛萌萌拿着手机,坐在那里独自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她想通了,想明白了,气势汹汹的又拔通了电话,也不管对方是谁,压低嗓音恶狠狠的吼起来了:“祁慕初,我跟你说,只有人性歪曲的人才有可能歪曲别人真挚的兄弟感情!你是独子,怎么懂得兄妹情深!我关心我哥很正常,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的情感了?!明明是你不懂,不懂别装专家给我分析!听到了没有!”

  “咳咳,牛萌萌你可真凶,祁慕初怎么受得了你?”电话那头,竟然传来陆谨辰的声音。

  牛萌萌下意识的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想想又不对劲,重新捡了起来。手机里传来祁慕初训陆谨辰的声音,牛萌萌屏住呼吸听了半天,大概明白了这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昨晚陆谨辰找不到林过儿,以为牛萌萌知道林过儿的下落但就是故意不告诉他。所以,当晚陆谨辰死皮赖脸的跑去找祁慕初,要他使美男计骗来林过儿的下落。

  祁慕初当然不理他发神经,但陆谨辰缠人的功夫了得。赖在祁慕初那里过了一晚,一大早的,还跟着祁慕初来上班。刚才病人找祁慕初,挂断电话就顺手放在桌上,自己到病房去了。牛萌萌打过去,陆谨辰见是她的来电,便顺手的,接通了。

  牛萌萌静静的听着祁慕初训陆谨辰,这才发现,祁慕初真是老夫人子上身,训陆谨辰的时候也不客气,愣是把他训得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牛萌萌,你听够了吧。”突然间,祁慕初的声音放大了,吓得牛萌萌把手机拿得远远的,好象祁慕初会从手机里冒出来似的。

  祁慕初从陆谨辰的手里抢过电话之后,见还是接通状态,就知道牛萌萌肯定躲在手机那头偷听。莫名的有种被人八光了偷看的羞耻感,所以,刚才语气不好,特别的凶。

  他见牛萌萌也不出声,装死,叹了叹气,说:“钻戒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你不愿意继续下去,昨晚我们的交易就取消。”

  说完,祁慕初便把手机挂断,把陆谨辰晾到一边,开始专心工作。

  牛萌萌也开始工作。她休息了一段时间,很多业务都暂时转交给自己团队伙伴去做了。现在回来,她要处理后续的事情。等她把这些都处理完,下班时间也快到了。

  牛萌萌把一些资料和需要送给客户的小配件都整理好,叫来杨柳:“跟公司合作的快递什么时候来?”

  “已经来了,云伊可那里刚打包了一些货物,正叫着呢。”杨柳冲着云伊可那边嘟嘴。公司里,谁要打包快递的资料、货物和礼品越多,就说明谁手上的单子越多。

  云伊可是销售冠军,自然叫的要响点。

  牛萌萌指着自己脚边稀稀拉拉的东西说:“有一些是本地的,我正好要回访,就自己带去。这些是外地的单子,除了资料还有一些小礼品,和定期赠送的小零件,等那边弄完了,叫快递过来到我这里拿包裹。”

  杨柳应了一声,去叫快递。

  牛萌萌从包里拿出那枚钻戒,握在手心,感觉那硬硬的小钻石咯在手心的疼痛之后,才放开手,将钻戒装回原来的盒子里,附上一张手写的卡片,找来一个精美的盒子装好,快递员走了过来,牛萌萌问他:“寄到C市,要多长时间?”

  “C市就在隔壁,很近的,最晚明天下午就能到。”

  “好,麻烦你了。”牛萌萌将手里的钻戒盒递给他,再三交待他:“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不能压坏了,你要小心。”

  “好的。”快递利索的将其它货物装在货物小拖车上,唯独只有牛萌萌手上的钻戒盒,他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云伊可刚泡好咖啡,捂在手里慢慢走过来。她看见牛萌萌将一个不太一样的盒子交给了快递员,还再三交待要小心不要压坏,直觉那东西与公司的业务无关,便娇笑两声,走到牛萌萌的桌子边,说:“牛萌萌,牛经理,你寄什么东西啊?”

  “我寄什么,跟你有关系吗?”牛萌萌翻了个白眼,她最讨厌云伊可有事没事的来找她麻烦。这种女人,得了势就嚣张跋扈,不得势,就拼命的找人傍,想办法得势。

  真正是非常讨人嫌的人渣。

  云伊可被牛萌萌呛了一声,很是不服气,她冲着快递员摊开手掌,说:“把东西拿来!”

  快递员为难的看着云伊可,又瞅了瞅牛萌萌,然后堆起笑脸,说:“云经理,你也知道我们是有规矩的。这包裹不是你的,我不能给你看,否则,就是违反了规定。”

  “谁说的!这包裹既然是我公司的,我身为公司的销售经理,自然有权力看看,是不是有人假公济私,利用公司职务之便,寄了私货!”

  “云伊可,你够了!”牛萌萌本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跟云伊可起冲突,特别是在她拿了销售冠军的节骨眼上。否则,别人肯定会笑话她,说她是嫉妒云伊可当了销售冠军才找她麻烦。

  可是,云伊可左一句以权谋私,右一句贪图便宜,就连人家快递员都觉得她小题大作了,更何况是牛萌萌。

  云伊可假装害怕的往后躲了几步,哎哟哎哟的叫唤两声,尖锐的嗓音整个公司都听得清清楚楚:“牛萌萌,别以为你凶我就怕你!这可是公司的规定!公司请的快递只能运送与公司业务有关的物品,如果是私人物品,必须自己另外叫快递,不能与公司的掺和在一起,免得瓜田李下,说不清楚。怎么,你傍上了祁家老爷,就可以无视我们公司的规定了?”

  云伊可这么一叫唤,全公司的人都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马启丰向来赏罚分明,从来不会让员工多占公司一分钱的便宜,也不会克扣员工的一分钱福利。所以,虽然有很多规矩比别的公司严明,但员工们都很能理解,并且遵守。

  牛萌萌刚才是被祁慕初的那番话弄得心神大乱,所以一时之间忘记了这个规定。没想到云伊可这么有心,时刻关注着她的言行,仅仅是看见包装盒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不是公司的物品,借题发挥。

  杨柳急得在云伊可的身后拼命的摆手,示意她不要正面跟云伊可起冲突,然后转身跑到马启丰的办公室,请他出来主持公道。

  马启丰走了过来,问快递员要了牛萌萌写的快递单,一看上面的地址和人员,笑了:“云伊可,你知道郑素芬是谁吗?”

  云伊可还当真仔细的回忆,客户当中是否有个叫郑素芬的人。

  马启丰扬了扬手中的快递单,对着围观的其它员工说道:“郑素芬是我干妈,我托牛萌萌帮我干妈买了点东西,让她帮忙快递,不知道还有谁有意见?!”

  员工们一听,老板给自己的干妈寄东西,便一哄而散。

  云伊可站在那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气得真翻白眼。

  “云伊可,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马启丰见其它人都走了,她还不走,便问她:“你不会要我拿出证据来证明吧。”

  “哪里哪里,我只是奇怪,马老板你干妈的礼物,怎么会叫牛萌萌来寄。其实挑礼物这种事,我最在行了,马老板为什么不来找我帮忙啊?”云伊可说的半真半假,眼角余光不停的在牛萌萌的身上扫来扫去,很是怀疑她和马启丰之间的关系。

  马启丰也不理会她,拿着快递单指着牛萌萌说:“你刚才不是说了嘛,牛萌萌现在攀上了祁家大老爷。牛萌萌现在是祁家一份子,她挑的礼物,肯定不错。”

  “你!”云伊可立刻听出马启丰讥讽奚落的意思,她想发飙,但一看对方是自己的老板,便把那股火气强压下去,扭着腰肢走了。

  杨柳在旁边看得各种解气,冲着牛萌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牛萌萌只是笑笑,将桌面清理干净,然后背起自己的包,准备出去吃饭。

  “一起去吃吧,我约了你哥。”马启丰拦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给我干妈寄东西,干嘛不跟我说一声,这样我也好提前挑份礼物,一起寄去。”

  “马老板,我给我妈寄东西是我的心意。你要给我妈寄,麻烦你自己去寄,别总是跟着我们搭在一起,每天买点地摊货,以次充好!”牛萌萌被云伊可闹得心烦,尽管马启丰出面替她解决了,但还是觉得有一口气没咽下去,很是烦躁。

  马启丰呵呵笑着,不以为忤。他现在是创业期,虽然已经小有成就,但是开源节流都不能少。马启丰不大方是公认的事实,所以,牛萌萌每次取笑他,他也都受了。

  “到底要不要一起吃饭嘛!”马启丰见牛萌萌当真要走,拉着她又不像样,便小声的嚷嚷了两声:“你不陪你哥吃顿饭,安抚他一下?”

  牛萌萌停下脚步,愣在原地。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满口答应下来,吃饭的时候,还会和马启丰一唱一和的说些笑话,逗季成勋开心。

  但,上午祁慕初的那番话,对她的触动真的太大了。

  正如他所说的,他们因为了解季成勋,所以总是对他不放心。担心他心情不好自虐,担心他会想不开,担心他总是闷在心里不能释放。所以,他们关心他,照顾他,替他做了这些事。

  牛萌萌理所当然的做着这些,从来没有考虑到,自己每一次在做这些事的时候,都无形间给季成员传递了一个错误的信息,让对方以为,她可以成为他爱的人,成为他的*,甚至有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如果牛萌萌自己不刹住车,又怎么能让季成勋清醒过来。

  “马启丰,你过来!”工作上,马启丰是牛萌萌的老板,但一回到私人关系上,马启丰素来在牛萌萌的面前,没有地位:“中午我约了人,你陪我哥去吃吧。对了,我记得把芝芝姐叫上,我在撮合他们两个。”

  马启丰傻眼了:“你干这种事,你不怕你哥生气。”

  “气不气我都在撮合,你愿意帮忙就帮,不帮别帮倒忙就行了!”牛萌萌说完了之后,顺手把门边的一沓宣传单抱在怀里,拍着马启丰的肩膀,说:“今天我免费帮你发传单!帮你省了请大学生的钱,够哥们吧!”

  说完,牛萌萌当真抱着那沓宣传单,到附近的路口去发放了。

  虽然创辉公司是一家洁具公司,但是马启丰做生意灵活机动,现在公司除了传统的五金类和陶瓷类产品,还与其它公司和品牌合作,卖起了瓷砖、隔断、吊顶等等产品。

  总之,只要是装修房子需要的东西,创辉公司都能帮客户拿到货,而且都是低于市场价格的好货。

  前期,马启丰一直想抢到某个高档品牌水龙头的代理,总是差那么一点。没想到,牛萌萌不在公司的这几天,云伊可竟然抢到了。

  牛萌萌手上抱着的宣传单,就是这个水龙头的宣传单。

  牛萌萌无心发放宣传,反正站在路口,见一个人就递一张,发了一会,见还有许多,便干脆跑到附近的停车场,每辆车子上都塞一张。这里是商圈,都是地下停车场,牛萌萌马不停蹄的跑完了一个又一个,终于,把手中的宣传单发完,肚子也饿了。

  她没敢在公司附近吃饭,又走过两个街区,忽然看见了泰安医院。

  原来,她竟不知不觉的跑到这里来了。

  牛萌萌在楼下小店随便吃了两口之后,双手叉在口袋里,慢悠悠的晃进了医院的门诊大楼。她一层一层的检查着门诊大楼里的厕所情况,然后,又跑到了住院部,全部检查完了后,才晃到了祁慕初的办公室。

  陆谨辰叫了披萨外卖,反正,他是打定主意要缠着祁慕初,不问到林过儿的下落不罢休。

  祁慕初素来对这些垃圾食品没有兴趣,勉强吃了两块之后,准备去休息午睡。陆谨辰怪里怪气的笑笑,整个人扑到了祁慕初的chuang上,大有这chuang是我的,你别想睡的架势。

  祁慕初真想叫保安把陆谨辰架走,但一想到这瘟神似的好友,就算赶走了第一次,还会来第二次,索性举了白旗。

  他退出休息室,赫然发现,牛萌萌正笑得阳光明媚。

  “你怎么来了?”祁慕初有种祸不单行的悲催感。

  牛萌萌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里,说:“我把钻戒寄给我妈了,明天我妈就能收到。”

  祁慕初略有些惊讶,他很满意牛萌萌听从了他的劝告,开始主动与季成勋划清界线。

  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冷冷的套上白大褂,坐在桌子的另一边,问她:“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直说吧。”

  “看你说的,是你叫我来主动追求你的!我现在来了,你干嘛拒人于千里之外!”牛萌萌嘿嘿笑着,但是那表情,看着有点碜人。

  就好象一只小狗看到了一根超大的狗骨头,为了不让别的狗来跟它抢,它强忍着笑意的脸,总是让人有种说不清楚的块感。

  祁慕初见牛萌萌大大咧咧的说出了他们之间的约定,赶紧冲着虚掩的休息室指了指。牛萌萌没有看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也懒得理会,从他桌上拿起笔,开始在纸上边写边画:“别说我这个做你女朋友的人不替男朋友着想啊!我刚才特地去看了一下你们医院,虽说设备什么的比别的医院都好,但还是有不足之处!”

  祁慕初见她直接从私事跳到了公事,愣住,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看,你们门诊大楼一共有二十层,每层设有男女厕。女厕里有十个蹲位,两个洗手台,我想男厕也差不多是这样吧……”牛萌萌一边说着一边做着简单的加法:“也就是说,你们医院仅仅是门诊大楼,就需要更换四百个马桶和八十个洗手盆以及水龙头!”

  祁慕初几乎被牛萌萌绕晕了,她眼巴巴的跑来,难道什么都不干,就是为了说服他,给医院一次大装修,专门换马桶和别的东西。

  “这仅仅是门诊大楼,假如把住院大楼也一并换了,就要……”

  祁慕初伸手将牛萌萌手中的纸张抢了过来,严肃的看着她,问:“你到我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我看你在这医院好像挺有地位的,不如,你们开会的时候,帮我说说。怎么也得帮我做笔单子,对不对?”牛萌萌咬着笔头,委屈的说:“我陪爷爷,你不给我看护费,还要我赔偿酒店的损失,上个月销售冠军已经被云伊可抢走了,我连奖金都没有……怎么着你也要补偿我一点吧。”

  “我没欠你!”祁慕初没好气的把那纸扔还给牛萌萌,训道:“你以为医院是什么地方,做生意做到这里来了?医院的厕所都是有规定的,该用蹲坑用蹲坑,该用马桶用马桶,你一个外行,跑进去看两眼就成了内行,说换就能换的吗?”

  牛萌萌觉得,祁慕初骂自己,就像骂孙子似的,太不给面子了。

  她刚在云伊可那里受气,好端端的,又被祁慕初骂,气得站起身来拎着包就要走人。

  “诶诶诶!牛萌萌,你先别走!”陆谨辰突然从休息室里蹿了出来,一把拉住牛萌萌,劝道:“你别跟这木头生气,他就是这样,整天不是说专业就是说责任,我都被他烦死了。其实,这医院就是他的,根本不用开会,只要一声令下马上就能重新装修!他刚才这样训你,连我都听不下去了,真不是好人!”

  “呃……”面对陆谨辰的倒戈,牛萌萌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祁慕初本来就烦陆谨辰在这里吵他,现在他拉着牛萌萌,大有要闹翻天的架势,立刻把皮球踢到了牛萌萌的面前:“我下午还有手术要做,陆谨辰急着要找你朋友,我没空,你陪他吧。”

  说完,就要把他们两个住外推。

  牛萌萌见这笔生意没有太大的希望,把注意力转到了陆谨辰的身上:“你想找过儿?”

  “嗯。”

  “她又不喜欢你,你干嘛找她。”

  “我不服气,这世界上还没有别人嫌弃过我的出生,只有她!”

  “越来越嫌弃就越招人追啊……”牛萌萌忍不住的感慨,紧接着灵光一闪,笑嘻嘻的拍着他的胸脯,问:“你有业务介绍给我吗?如果有,我可以考虑一下,告诉你过儿在哪里。”

  “上次祁总孙子过生日的消息,就是我告诉过儿了。结果,她一套到消息,就跑去和尚庙了。”陆谨辰才不笨,没有轻易的上当。

  牛萌萌眼珠子一转,凑上前去,说:“我跟过儿不同,她是自由职业者,跑了一样能工作。我在创辉洁具公司上班,跑了就没钱了。所以,你只管放心!”

  说完,牛萌萌还当真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陆谨辰。

  牛萌萌的说的陆谨辰真的有点动心,他接过名片想了想,说:“大业务我没有,不过我刚买了套别墅,正好要装修……”

  “你打算多少装修费?”

  “随便,不超过一千万就行。”陆谨辰从来没有仔细算过这些,他随意的说了个数字,就看到牛萌萌眼冒金星。

  “你这别墅的装修我包了,你把装修费给我,我负责给你装修。”

  “你不是卖马桶的吗?怎么也给你装修?”

  “这个你别管,我都有关系的。有空我就会接点装修的私活,反正保证质量,不会让你亏的。”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装修别墅的事开始商量起来,热火朝天,把祁慕初给活生生的晾到了一边。

  祁慕初本以为他们会出去聊,却没想到,他们一边聊还一边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里坐下来了。看来,牛萌萌不只一次接过这种私活,她很快从包里拿出纸笔,一笔一笔的给陆谨辰算。

  陆谨辰每次买了房,都是扔给装修公司去弄,他们给个报表,他也懒得看,付钱就是。牛萌萌算得细,就像电脑似的,每一样东西的品牌和单价,都倒背如流。

  她很快就列出了陆谨辰别墅装修所需的明细,成本价,以及她的利润和一些不可计算因素产生的费用。七七八八的一算,牛萌萌可以从中赚个十万块,但装修费却比外面便宜了近五成。

  “牛萌萌,过儿说你有本事,这话还真不假。”陆谨辰由衷的赞美起牛萌萌来了。他虽然不缺钱,但他看到这个价格对比之后,觉得那些装修公司简直把他当傻子宰,真正是太过分了。

  “怎么样,成交吧!”

  接不到销售订单,自己接私活赚钱也是一样的。牛萌萌期待的看着陆谨辰,希望自己不会空手而归。

  “可以,这笔单子就交给你吧!”

  牛萌萌怕陆谨辰反悔,立刻手写了一份简单的合同。

  陆谨辰爽快的签字之后,伸出手来,要跟牛萌萌握手。牛萌萌把那合同收好之后,喜笑颜开的跟他握了手,还很西式的与他拥抱了一下。

  “咳咳!”祁慕初用力的咳嗽起来,提醒他们,这是在他的办公室里。

  牛萌萌这才反应过来,反正拿到了生意,她也无所谓了。

  “我走了,你们忙!”人才刚站起身来,陆谨辰就一把把她拽住,怕她跑了:“牛萌萌,我们说好了的,我给你业务,你告诉我过儿在哪里。”

  牛萌萌压根不记得这事,她傻眼了。

  “你不会骗我吧!”陆谨辰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觉得牛萌萌又骗了他,拽着她不让她走。

  牛萌萌与陆谨辰推推搡搡起来,在祁慕初面前,你来我往,看得他火冒三丈,不声不响的走了过来,把牛萌萌从陆谨辰的手里救了出来,拖到他的身后:“谨辰,你够了!自己女人找不到就来医院里闹!萌萌说了她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别为难她。”

  “我哪里为难她了,我刚刚还给她生意做呢。”陆谨辰见祁慕初的手紧紧的握着牛萌萌,虽然他把牛萌萌拦在自己的身后,但他拽着她的力度之大,大得她整个人贴在祁慕初的身后,像只可爱的小白兔躲在老虎的身后,真有种热脸蛋贴冷屁股的模样。

  陆谨辰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外界传祁域泽黄昏恋,染指牛萌萌,陆谨辰百分百的不相信。现在看来,是他们搞错了对象,应该是祁慕初倾心牛萌萌,把她看得太紧。

  否则,刚才怎么会气得上前来拉牛萌萌。肯定是看到她跟自己拉拉扯扯,吃了干醋。

  “好了,斗不过你们这两个小*!”陆谨辰举起双手算是投降,晃晃悠悠的要走。

  牛萌萌从祁慕初的身后探出头来,凶巴巴的骂他:“谁说我们是小*的!你跟他才小*!”

  祁慕初见陆谨辰前脚跨出门,后脚就把门给关上,然后,一把扯过牛萌萌,把她搂在怀里,男性炙热的气息像太阳一般,把她笼罩。

  祁慕初低头,认真的看着她,突然问她:“牛萌萌,我们是不是情侣关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韩三千苏迎夏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豪婿08-18 连载中

  • 绝世武神

    最新章节:第2500章 章大结局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
    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03-11 连载中

  • 豪婿韩三千

    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七章 黑夜受辱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而我,只等她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新书期一天两更,上架后三更。喜欢的多多支持,点个收藏,谢谢各位大佬。

    绝人08-18 连载中

  • 特种军官的童养媳

    最新章节:番外——怀恩念娇 010:结婚吧(全文大结局!)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她成了孤儿。葬礼上,她没有哭,只因为父母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而她,已学会照顾自己。
    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放荡不拘,整个一贾宝玉的翻版。军区大院里称王称霸,班级学校里横行无阻,童年恣意潇洒。却不想,父亲忽然领回来一个小丫头,“石头,贝贝以后是你的小老师,也负责‘照顾’你。”
    男孩气的跳桌子,“我石磊落光明磊落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直,我不要一个黄毛丫头监视我!”
    “喂,茹小贝,你不怕我欺负你?”男孩挑着女孩的羊角辫,痞痞的问。
    “不怕,你打不过我。”女孩头也不抬。
    “喂,茹小贝,听说我爸领你回来做童养媳?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男孩自恋的问。
    “不会。”女孩脑海里浮现一个斯文俊秀的脸庞,“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时间荏苒,曾经的小孤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昔日的小痞子修炼为军区的年少英雄;一路争斗,一路戏谑,是他塑造了她的美丽,还是她成就了他的辉煌?
    敬请期待本文青梅竹马的青涩恋情!

    疏影清03-11 已完结